0
1
2
  • 登录
  • 注册
  • 发现
  • 关于
  • 围巾

    实现
    2017-01-10 06:04
    《ドーナツ?の一生》 ――我的人生齿轮,是在那个时候坏掉的―― 本来,我家住在有水有田的山脚下。虽然有些偏僻,但是阳光充足,雨水也毫不吝啬。那时候我最喜欢做的,就是躺在晒的暖洋洋的稻草上,睡个午觉。 虽然只用这点篇幅来介绍我的故乡实在是过于间接,但那也是我唯一仅剩的记忆了。 原本应该给我们带来富足的雨水,将山顶的石块冲了下来。一夜之间,无数房子都被砸的面目难辨。唯一能够到达外界的小路也被石块堵住,一时间,所有人都被困在了山中。虽然最初大家都彼此分享着食物,想要撑到外界的人来发现。但是果然太过乐观了,几个月之后,都没有任何人来解救我们。 村里发生了饥荒。 终于在离死只有一步之遥之后,有人崩溃了。不,是大家都崩溃了。他们开始厮杀家养的狗或者小鸟,像牛与羊之类的牲口,早就被食之果腹了。植物,山上结的野果子,最终能吃的或者不能吃的,都吃下去了。意识到已经没有了食物,他们又开始试图攀过岩石去寻找救助。只会耕种的农民哪里有攀爬的经验呢,于是他们一个个的摔了下来,摔烂在地上,再也起不来了。而那些尸体……也变成了别人的食物。 有人开始食用其他人了。因为尸体第二天就消失的干干净净,只能是被吃掉的了。意识到正有巨大的威胁潜伏在身边,所有人都拼命的向上攀爬着。 当时的我已经饿的不行,几乎是动弹不得的状态。村里的人走的走,死的死,也只剩下手无缚鸡之力的孩子还忍受着饥饿。 但在那时,“奇迹”发生了。 也许是某个已经逃离的人偶尔的良心发现,外界得知了在这里正有人挨饿着。他们排了十几个人,带着食物找到了我们。 我就是在那个时候,离开那里的。 许久未见的人类的食物,不由得让我流下泪来。在吃饱后,救助员开始安排我们,一个个的离开。我本以为我获救了。 我本以为,我能够获救了。 他们所谓的救助方法,就是把我们带到不认识的城市的下水道里扔掉。或许是因为人数比想象的要多,上面的人想行善也力不从心吧。我们立刻就逃了,逃窜到城市的各个角落。他们开始以翻找垃圾里的食物为生,而我无论如何都无法接受。 或许事到如今无法接受垃圾的我是十分怪异的吧,但在那时,我就是空着肚子一周,也没有去打开任何一个垃圾桶。 我蜷缩在一家点心店的门口,老板看我可怜,就会给我一块做坏了的面包。有时是生的,有时是焦的。是我一口就能吃完的量。 时间长了,老板也开始不耐烦,每天一次的面包逐渐变成三天一次,五天一次。 真的很难受。 在我习惯了什么都不吃之后,获得食物,又在我吃完之后,再次面临没有食物的现实。 这几乎比从前要难耐十倍。 我继续蜷缩在门口,看着笑的满面幸福的孩子们吃着我从未碰过的点心面包。 肚子里已经只剩下胃酸,连饥饿都只是一种麻痹的感觉。 我开始转移我的注意力,我看着他们吃的食物。 曲奇,巧克力,牛奶,水果蛋糕,夹心糖果。 我看着某个孩子拿在手中的甜甜圈,心中第一次产生了欲求。 ――真好啊,我也想吃一次试试啊―― 我闭上眼睛,仿佛死掉了一般,进入了梦乡。 在次日,又一次的“奇迹”发生了。 在紧贴着墙壁的那个地方,放置着一块有些脏的手帕。 而在那上面,放着的正是我想要吃一次的―― 挥开了在那附近打转的老鼠,我几乎是立刻就将甜甜圈拿了起来,然后塞进了嘴里。 味蕾慢慢的苏醒过来,感受着这感染了我的灵魂的美味。 本该是这样的。 在我狼吞虎咽的吃着的时候,几乎是我有生以来第一次,听到了别人的谈话声。 “最近店里闹老鼠,真的是太烦人了。” “你不做什么措施吗?” “这个嘛,我在甜甜圈上撒了老鼠药,等它们吃了就好了。” “我说你啊,要是被其他人给吃了怎么办?” “怎么可能啊。” 是啊。 怎么可能啊。 我在听到的那瞬间,停了下来。 “呕唔唔唔唔唔唔唔……” 我吐了。 我尝试把甜甜圈吐出来,尽管我知道这只是徒劳。 脑子里只回荡着自己的声音。 吐出来,快点吐出来。 不快点的话,我就会…… 眼前的一切都开始发光。 我躺在地上,看着比平时大了数倍的太阳。 我闭上眼睛,仿佛进入了梦乡一般,死掉了。 当我再次醒过来之后,我正身处宇宙。但是我能感受到,我与宇宙为一体。我在宇宙中寻找自己,并继续在自己中寻找宇宙。在宇宙中思考宇宙,宇宙也在我中思考我。我看着行星围着我的大脑旋转,看着新的生命在不起眼的角落诞生,看着一切我未曾预料过的一切。 我在宇宙中。当我真正的确信了这一点之后,没有任何惊讶或者疑惑。我已经除了思考,不再具备任何其他的行为了。就这样,我在宇宙中度过了我所有的时间。在某一个瞬间,我与宇宙的时间迎来了迟迟的最后一秒。 地球炸开,碎片毫无力道的飞舞着,擦伤了我的脸。宇宙毁灭了。 “您还好吗?” 谁? 我从白光中努力拔出自己的身体,并疑惑于自己还会产生疑惑这件事。 “您醒了?您醒了吧?” 在我面前的是全身纯白的人,它正皱着眉头看着我。看我有所反应,它像放下心一样叹了一口气。 “终于醒了……那个,您可否记得自己的名字?出生日期?还有……自己何时死亡,因何原因。” 我看着它,想办法让自己的嗓子发出一点声音。 “……我,死了吗?” 果然,就算是在宇宙中待了多长时间,我依然无法接受这件事。 “诶?呃、是呀,您已经死掉了,不然也不会见到我啦……” 它嘿嘿笑着,一副很不好意思的样子。 “那,回到刚才的问题,能否请您回答我啊……?” “名,名字……出生……已经忘了……” “诶诶……这就麻烦了呀……那死因呢?” “药?” “药……毒药吗?那就是服毒了。” 它在面前的本子上记下了什么,一边记一边说到。 “说来有点不好意思呀……我刚见到您的时候,完全以为您是饿死的呢……嘿嘿。” 它继续在本子上写着,我趁机打量了四周。 “这里是?” “这里是……死后的世界啦。啊,虽说不是什么了不起的事情,我就是死神,请多指教。” 死神对我微笑道。 “按照您目前的资料来看,您没法正常的进入下一个世界啊……那个,能否听听我的意愿呢?” “什么?” “能不能成为我的手下呢?” 它有点胆怯的将脸藏在袍子后面。 “那个,那个,被追问起来的话,会很麻烦的,所以……如果您愿意的话,我可以实现您的愿望的!” “愿望?……什么都?” “当然!啊不……还是在我力所能及之内吧!” 汗水在它的额头上滑落。我正被它紧张的盯着看。 “怎……怎么样呢?愿望之类的,总归有一个两个的吧?” “……甜甜圈……” “诶?” 我抬起头,露出了几乎一辈子都没露出的笑容,用高昂的语气对它说到。 “我,想变成甜甜圈!” 它明显是被我吓到了,反复的诶?了好几次之后,又重新问了我一遍。 “甜……这,这样真的好吗?” “真的好的真的好的。这就是我的愿望。” “甜甜……圈啊……” 它以难以置信的表情望向了天花板。 “好吧…… 如果这是你的愿望的话――” ――END――
    2016-12-05 04:06
    因为身为男性会被杀所以穿了女装的海盗后裔 因为母亲无法接受她的女儿死掉而穿上女装(成为姐姐的替代品)的小千金 虽然还没想好是什么原因总之就是穿上了女装的暴发户的孩子
    2016-12-01 04:09
    小孩子的纯真与小孩子的残忍
    2016-11-28 02:24
    罪恶女神
    2016-11-22 17:11
    人形町駅
    2016-11-19 03:42
    莉兰
    thing.php?id=976772
    确认
    取消
    list.ph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