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1
2
  • 登录
  • 注册
  • 发现
  • 关于
  • 日记本

    实现
    2017-12-31 19:39
    最后一天我在加班 这最后一天听起来怎么那么像世界末日了又 我把文件送到图文店装订的半路突然想起来因为昨天又吃撑忘了买的u盘 调了个头火急火燎地跑去超市 买了不能再贵的两个u盘一个送一个备用 跑去结账的时候顺手给自己带了两盒硬糖一包软糖 我承认我买的时候犹豫了一下我到底是买综合水果口味还是热带综合水果口味 然后我拿了可乐味道的 买软糖我没犹豫因为没有可乐味但是我看到了桃子? 这个emoji有点可爱阿??? 我把她们抱在怀里跑去结账 排队的时候我发现买年货的时候到了 我前面是两户家庭 最前面有两个小孩 我前面是有一个小孩的一家三口 我后面的那户人家 也有一个稍微年龄大一些的小孩 我一个人站在队伍里 抱着u盘和我的糖 一 几秒钟之后我闻到了咖啡的味道伴随着一位老妇的惊呼 我回头的时候她站在那里 想用儿童水壶里面的水给自己擦身上的咖啡渍 可是儿童水壶是吸管款式的 她倒的样子使整个场景显得更加窘迫 她一边攥着面目全非的纸巾给自己擦一边向周围的人解释 “诶呀旁边人倒是没有溅到 都溅到我身上了” “这个看起来好恶心啊像一坨屎” “没有没有这不是 这是咖啡” 旁边没有一个人理会她 只是看着 一边跟自己的小孩说着别过去 她手足无措地笑着 干巴巴的解释被咖啡的味道淹没了 二 队伍最前面那个家庭的妻子一直看着手足无措的老妇 她脸上有一种蠢蠢欲动的表情 我看着老妇手里的儿童水壶 觉得他们应该是一家人 可是她自始至终没有挪动过一步 她的丈夫站在购物车前 距离妻子两步 浅棕色的上衣和不是那么平整的板寸 盯着手机 天长地久 从未抬头 妻子就这么看着 直到老妇把那团七零八落的纸巾丢在飞溅的咖啡渍上 还拿脚示意性地蹭了蹭 然后站在那儿 花了两秒看完污渍 往她儿子儿媳的方向走了过去 丈夫依旧在看手机 妻子没有说话 老妇把水壶放进购物车 然后前面一家三口的小孩尖叫着入了画 三 年轻白净的妈妈拽着黑乎乎的小孩子 低头跟小孩说我们先出去 就带着走了 同样黑乎乎看起来不是那么年轻的爸爸靠在购物车把手上发呆 我望着出口的方向 突然看到有明亮眼睛的黑乎乎小孩又跑了回来一边尖叫着喊着爸爸 妈妈也跟了回来对着爸爸说 “他跟老三一样” 那个小孩又想跑 妈妈一个箭步冲过去拽着他的后领 把他安在购物车旁边 他扒着购物车 安静地盯着购物车里面 眼睛亮得我都以为他发现了在他离开时爸爸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扔出购物车的那盒好多鱼 四 “你能不能别去了就安静点!” 身后的父亲低着头盯着男孩子 因为那个男孩子贴着我站在我的身后 父亲教训起来就好像在我耳边吼叫一样 男孩子没出声 “你瞪我干嘛!有用吗!你瞪我有用吗!” 他还喊了很多 可是我忘记了 五 我买完单出门的时候突然想到 要是以后我的糖要分给自己小孩一半 我大概会有点不开心吧 一边想着一遍偷偷把糖塞到了驾驶室靠门那边的小槽里。
    2017-12-25 15:47
    我觉得我这个人真是太不浪漫了。 昨天晚上跑去跟妹妹抓了一袋娃娃回家 到回家之前最开心的时候是刚洗完澡的low坐着我的车回妹妹家 开心的原因是傻狗子的毛软软的香喷喷。 到门口跟吉总去买水果 我盯着那盒好看的草莓 耳边嗡嗡嗡的好像是店员让我买苹果 巨大。 但是对我来说 圣诞节应该是热红酒蛋酒树根蛋糕和仁慈才对。 苹果是啥。 讨厌苹果一万年 更何况你还这么大。 我连着说了三个不要不要不要 那就是九个 拒绝到店员都问我为什么。 可是我当场明明很想回家煮热红酒的啊。 回家之后我发了个想要小飞机的朋友圈 然后放下手机开始抱怨平安夜连个苹果都没有。 吉总一脸懵逼地看着我说刚刚都有点想买的啊那个大苹果,25块呢可以买一袋子了。 我看着他说 啥 那个苹果多少钱? 25块。 “那这个苹果唯一值得它身价的那一瞬间就是在你脑袋上砸一个坑。” -来自一个非常不浪漫的讨厌苹果但是巨喜欢白兰地烤苹果的矛盾的我。 其实也不矛盾吧毕竟生苹果和烤苹果完全是两个东西啊。
    2017-11-05 21:08
    你喜欢什么想要什么自己想要喜欢成为的样子离现在的自己有多少距离为什么有这些距离有什么主观的原因什么客观的原因什么强制性的规定什么隐型的因素能够解决吗是暂时的还是永久的解决的方案是什么有哪几种还是planABCDE你能够为此牺牲什么坚持什么为什么不能够牺牲坚持客观主观约束世界的你关心身边的人吗你为他想过什么吗刺激的约束的手足无措束手无策的身边的珍惜的人在坚持什么难过什么悲伤节制强迫焦虑毫无办法疲惫不已的。
    2017-10-22 02:11
    donny走了之后 来了新的客人 他们突然把他放在我的面前 我又想起了你 当时还在wf的时候 那天我感冒了 跟你喝了酒 我突然说 我想喝生命之水 给我自己消毒 我喝了一shot 我怎么会浪费最后一次可能能骂到你的机会 葬礼时的工作人员给了一张谏 我在上面不停地骂你 不停地。 一边跟你说想吃什么想喝什么记得跟我说。 你是不是个傻逼。 你逝世之后我没有睡过一次好觉 可能也是这样 我一次都没有梦到过你。 你知道我们都觉得很后悔 在最后的一段时间里 我们都没有陪伴你。 我们还幻想你可能坐在我们身边的那个空座位 喝着你喜欢的酒 用听着我们听不到的话跟我们说我也想喝。 然后我们都哭了。 我喝了你喜欢的马提尼 傻逼一样的酒 还有帮你喝了山崎十八 傻逼一样的酒。 朋友跟我说 你走的时候一封遗书都没留 在你葬礼的时候我就想 因为你这个傻逼一封遗书都没留 所以办了一场跟你风格一点都不像的葬礼 还有一张这么傻逼的小照片。 要是你留了遗书 可能也不会放佛经了 可能是魔力红呢。 我一直自我催眠说你那天是因为喝多了酒一时冲动。但是我今天才知道 你那天是清醒的。多悲伤。所有人都为自己自责。傻逼你真的太不负责 还是你希望这样 傻逼。 所有人最近 都不敢停下做事。因为一停下就会想起你。 你应该知道 记忆是一件多可怕的事情。看到所有的东西 都会想起你。都是因为你是个不怕麻烦又很烦的傻逼 会在我玩游戏的半夜到我家搏着我把我拽去喝酒。我当时就该意识到你是个多怕孤单的人。 对不起啊 对不起啊 对不起。 对不起。 对不起。 你好像希望所有好朋友都能住在一起。 也希望大家能好好珍惜对方 我知道了 我会好好珍惜身边的人的。 但是还是对不起 真的对不起 对不起。 一切都晚了 后悔也晚了 惋惜也晚了。 对不起。 对不起。 对不起
    2017-10-17 21:43
    我第一次看到他这个样子 朋友告诉我 你们都别来了 他应该也不想让你们看到他这个样子 我一定要去 好像我去了 他就躺在急症室里 裹着厚厚的被子打着点滴 看到我就会笑着说诶呀就是个玩笑而已 我在看到他之前一直都是这样幻想的 这只是个他和朋友串通起来的一个恶作剧罢了 要是朋友一定不让我去 我可能还在幻想里 可是他答应了 我赶到医院的时候 已经快不能走路了 我感觉越来越真实 越来越靠近现实 可是我依旧在心存侥幸 我所有的幻想所有的侥幸和希望 都在看到他的时候瞬间崩溃了 我第一次实实在在地感受到了崩溃 我所有生气疑惑不解急切悲伤的情绪 都在那一瞬间转变成为痛苦 我不想再去追问他是为什么怎么在哪 在他以我认识他以来最严肃的表情躺在那里的时候 不痛苦也不安祥 跟所有曾在电视上电影里看过的都不一样 他是灰色的青灰色的 他曾经说话的表情就那么一下子全拍进了眼睛里 很奇怪 他曾经做的荒谬过分让人生气的事 我都想不起来了 我努力地想 想让自己不那么痛苦 可想起来的 全是开心的事 今天的后来 我在断断续续地叙述 我不相信 的时候 我并不是不相信他已经回家了 而是我本不相信自己会那么痛苦 我发觉电视里总是会出现的那句 昨天还好好的 今天怎么就 被演员们念出来 总是轻飘飘的 好像死亡一直一直都是很遥远的事情 什么都迟了 我也说完了 也可以别再来过问了 如果能感受到我千分之一的痛苦 我能给予最好的祝福 就是好好活着 认认真真地活下去 车开得慢一些 海鲜不要和酸的水果一起吃 少喝点酒 多吃点蔬菜 多运动 难过的时候多找些人陪着 搭个伴儿过一段艰难的生活比一个人过好得多 我会给你带酒的 但是绝对不带山崎十八 托梦也没用。
    2017-08-06 23:21
    今天中午吃完饭 我兴致来潮把好几个房间的衣服全堆在床上 对着抱着被子正要去晒的徐先生说我想把衣服全归整到房间里面balbalbal说了一堆安排 开始动手整理到二十分之一的时候阿希突然扭着屁股走了进来扑通贴着我的大腿躺下了 然后我们拍了二十分钟狗子继续收拾 收拾到十分之一的时候我开始觉得好像空调吹冷的难受 窝在满是衣服堆的床上昏昏欲睡 我迷迷糊糊感觉到他拉上了窗帘给我盖上了小毯子 在我因为随手一躺所以感觉到脖子酸痛而醒来的时候 他拎着三个洗好的大抽屉 问我舒服点了没 一边叠了衣服 我发现他买好了水果查了我为什么会不舒服顺手给我买了果汁一边p好了照片发给了我收拾完了所有的衣服并且好像因为他的强迫症又收拾了所有桌面上的玩意儿一边说要不要买个收纳柜子架子小盒子 我看着他我觉得自己好像睡得有点久 刚刚我躺在被子里给他写东西他遛好了阿希洗好衣服走来问我在干嘛 我说“在给你写情书”他看了着我说 看你笑的这个样子好像有什么坏事 我答因为今天身体不大舒服打出来的东西特别流水账 然后我的制片人拿了件换洗的衣服说 重写! 我现在在想怎么把他扔出去比较轻松些
    thing.php?id=963665
    确认
    取消
    list.ph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