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1
2
  • 登录
  • 注册
  • 发现
  • 关于
  • -如此-

    实现
    2017-10-20 17:43
    正挠头写实习报告<br>突然接到个国外的电话<br><br>宿舍的信号屏蔽突显存在感<br>和对方hello hello几百遍,才开始了如下的友好国际交流——<br>展商:我刚回国了,你多保重<br>我:好的,你也多保重<br>展商:hello?<br>我:hello?<br>(五秒钟的沉默)<br>对方选择了直接挂断<br><br>字面意义的尬聊了?
    2017-10-20 09:12
    日语测验一90分没有了?
    2017-10-19 00:57
    以等假期为常态<br>以假期为生活标旗<br>敷衍眼下的一切,“假期结束再说”<br>——我是真的“生活在别处”了<br>活得太随便,还理直气壮<br><br>每一次总结都在生气<br>气死自己
    2017-10-16 01:57
    本来想早一点睡的 都准备关机了,发现Groove里小琴的歌少了两首,很着急,一番曲折找到live视频下下来转音频再传云盘,再抬头已经零点过后 夜阑人静,灯光暖黄,耳机里放着刚转好的歌,突然就难过 事情多到不敢捋 想写日程,发现每天都被拆分成支离破碎的几个小时,这些小碎片还一一被填满 吓得扔了笔 刚从实习里得到的一点干劲和喜悦 还想攒着在苦日子里一点点咀嚼呢,还没张口,就被冷冷的台风吹散 以前很不解: 为什么大人总是说没时间写日记?没时间记账?明明只要十分钟两分钟就可以做到了呀 现在自己也是“大人”了,也这样让小朋友感到疑惑,自己却没有答案 “写来写去都那几句,自己都烦” “流水账,写来也无趣” “手机不好玩吗,写日记?” 不写的理由千千万,写只需要一个——我想写 所以就是“我不想”了 这句话简直是自我判刑 我没有兴趣特长,连头发都短,从小到大用来应付这种提问的都是“爱好写作” 标签贴久了,胶水渐干,摇摇欲坠,我勉强按住 但迟早有天它要掉的 到时我就是一个没有任何标签的人了 像没有标记的泡沫粒,一旦被倒入大海,就再找不到 也没人想找 丧丧的泡沫粒子想不睡觉写作业 只有做完一点需要交给别人的事,泡沫粒才稍稍感觉到自己的存在 两点了 都怪小琴 他唱哭自己就算了,还要骗一粒泡沫说它也有眼泪 害它假兮兮地哭了
    2017-10-15 19:41
    戒糖戒油炸可以<br>戒奶不行
    2017-10-14 01:54
    "So ur my interpreter?"<br>"Yes."<br><br>第一次<br>三天半<br>总算是见识了,也有了点信心<br><br>很久没跟陌生人打交道<br>一下见了好多陌生人<br>还认识了很多人<br>原来还是很有趣的<br><br>以后要是更勇敢一点就好了<br>总是不相信自己可以比想象中更大方
    thing.php?id=958796
    确认
    取消
    list.ph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