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1
2
  • 登录
  • 注册
  • 发现
  • 关于
  • 花未眠:日常自言自语

    实现
    2017-05-25 23:14
    fz联动果然是给太太跟切丝发糖了……但为啥这糖里全是玻璃渣!???为啥TVT……
    2017-05-25 00:15
    不能累不能受寒不能精神压力过剩……已经虚到这个地步了呢_(:з」∠)_……感觉自己上了年纪估计也差不多没救了……(苦笑)
    2017-05-24 00:16
    #睡前总结点写作经(che)验(dan)#<br><br>其实为啥我一个都没谈过恋爱的死宅能写言情梗呢……因为我对社交方面的因果吃得还算透啊!而恋爱就是社交关系的一部分嘛……<br><br>正所谓合情理的关系必然不可能只是一方的,而是双方的。<br>从磨合期到相许期也通常都会有因为初期认知的失误而造成的很多问题……<br><br>毕竟多数人都是表里不一的……而即使是表里都一样的人也会因为看他/她的那个人的喜好与期望显现“被当做”的样子。<br><br>所以我坚信,认识——了解——理解是建立一段相对稳固的关系的必备步骤……恋爱之类的当然不会例外……<br><br>不过基于戏剧效果的需要,写两个角色的恋爱梗多数情况下都必须着手“矛盾”,不管是出自内因还是外因,总归要有那么一两个人更好地突出角色特性与可妥协或不可妥协的原则点的矛盾冲突才可以……<br><br>当然也得建立在对角色性情很有掌控的前提下,否则很容易出现写着写着就偏离预想的情况……即使有时候圆回来可能更带感……但多数时候一旦圆不回来就相当要命了……………………<br><br>对此我的经验谈是……下笔前务必先模拟一下角色遇到各种情况下的反应……这样对后续写作的基础印象会有很大的影响。——其实也就跟写同人前必然要看原作一样………………无法让这个角色在你的脑海里活起来,那么也就不要怪别人对这个角色没有感觉了……………………
    2017-05-23 10:12
    写完这次的外包了!!!!又是战到凌晨3点…………感觉自己已经在早衰边缘……………………
    2017-05-22 13:13
    再刷3根羽毛我就可以满破伯爵了!!!
    2017-05-21 02:49
    #摸个鱼#<br><br>其一<br><br>有时候她真的觉得,自己作为天下第一杀手组织“十七宴”首领的女儿,实在是有点不太称职。<br><br>虽然几个宴主见了她总归要恭敬称上一句“大小姐”,然而除了偶尔帮着解决一点明面上需要人出面的小事外,她基本无事可做。<br><br>论武功,几乎每个宴主都胜过她太多;<br>论智谋,她那点小心思也实在不够看。<br><br>唯一比多数人强上一点的,也只有在辩驳口才上有些天赋而已。<br><br>但他们是个主职杀人的组织,任她口才再好也解决不了生存问题啊。<br><br>所以呢,不光是组织上下的熟人,还是她自己都认为:<br><br>未来十七宴的首领轮到谁,都不可能轮到她这位徒有其名的“大小姐”的。<br><br>谁知道世事难料。<br><br>最后的最后,从她那个生前身后都爱给人留烂摊子的老爹那里接下首领一位的,还就是她这个大小姐。<br><br>这之中的原因有很多。<br><br>有的无奈,有的离奇,有的滥俗。<br><br>但最滥俗的一个肯定是——<br><br>为了一个男人。<br><br>一个恐怕这一生都不知道她为他做了什么的男人。<br><br>其二<br><br>所以她才常常感叹:<br>夏默尘这个人啊,一定是她叶寄音的劫数。<br><br>十七个宴主,偏偏就他武功差到跟她一样。<br>也偏偏就他从入行到收手都没亲手杀过一个人。<br><br>让她多在老爹面前问了一句,从此就没了抽身的机会。<br><br>说到底——<br><br>他也就是个比她惨了十倍,又比她幸运了十倍的家伙。<br><br>出身矜贵,却因为家族开罪了不可开罪之人,从小就被送到世仇那儿做了质子。<br><br>结果一不小心,被当成了世仇家的小公子为人拐走,沦落到在一个杀人的江湖组织里做童工。<br><br>要不是在易容跟医术上天赋异禀,以他那等的武功,大概早就死了几百次了……自然也更不可能当得上一宴之主。<br><br>可惜,即便他当上了宴主,命也没好到哪里去。<br><br>毕竟倒霉到要来劝一个浑身上下除了口才就没别的强项的顶头上司女儿,可以说是他流年最大的不利,没有之一。<br><br>其三<br><br>所以,虽然他把对家“铩羽楼”的那位小姑娘误认成了她,把她当成了一个普通卖花女。她也不觉得是多值得指摘的事。<br><br>谁让她当时戴的人皮面具那么好,好到大概只有制作之人,也就是他师父——上任的“无颜宴主”才看得出来端倪。<br><br>连她自己有时午夜梦回时,都有种这张脸就是自己模样的幻觉。<br><br>不过幻觉终究只是幻觉。<br><br>在她意识到自己对那个人有的心思后,就做了一个被他杀死的梦。<br><br>真实到她这个七岁后但凡流泪都是在演戏的家伙,十分认真且实在地哭了一场。<br><br>然后烧掉了那张她曾经最喜欢的面具,没留下半句话就独自回了“家”。<br><br>回来就听说,他被人打成了重伤。<br><br>下手的,似乎是对家一个伪装成了卖花姑娘的易容高手。<br><br>其四<br><br>她与那个人啊,隔得真的太远了。<br><br>即便他们都最讨厌杀人。<br><br>即便他们都最喜欢木樨花。<br><br>即便他们都最擅长自欺欺人。<br><br>——也没法走同一条路。<br><br>或者说,她跟他能有的路都太窄了。<br><br>窄得只能有一个人过得去。<br><br>……TBC
    thing.php?id=9349
    确认
    取消
    list.ph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