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1
2
  • 登录
  • 注册
  • 发现
  • 关于
  • 日记本

    实现
    2017-03-18 11:14
    被自己蠢哭。特别是关涉到钱的时候。
    2017-03-13 09:03
    天气太诡异了。 昨天去外面走了一趟,出了太阳,天上还是有云,下着小雨。其实太阳雨也没啥大惊小怪的。但所有的地方都在洒水拖地,食堂的地面滑的可以溜冰,太阳照射下的塑胶操场草坪里还有水光,寝室过道上湿漉漉的。刚进门,挂式除湿袋里嘭的一声掉了一滴水下来,被褥被湿气压的重重的,而塞在被窝里的除湿袋已经吃满水了。晚上睡觉之前,用手按了按墙壁,隔着墙纸和蚊帐,手也沾上了湿水。睡了一觉起来,过道里的水还没有蒸发的意思。皮肤一直干到爆皮的室友终于不干了,拿出微濡的打底裤穿上。 这个太阳照耀下的湿漉漉的世界。
    2017-03-13 08:50
    一个追求真理的人不应该把心思用在打扮上。 ——柏拉图 这是老师上课的ppt内容,柏拉图批评他的学生亚里士多德。 orz
    2017-03-06 16:55
    有个老师喜欢同学们回答问题,毛遂自荐最好,否则就点兵点将。回答问题可算平时分。 我是个奇怪的学生,放着简单的问题不回答,每次都去回答难的,每次都答不到要点,每次都弄得老师很尴尬,只得给我一个中规中矩的分数。我还喜欢打破沉默,第一个举手发言。 嘛,虽然开学两节课我就只发过三次言,就已经开始给自己贴标签了,我想同学会觉得我不要脸吧,每次都答不上要点,还妄想得分。我是想要得分的,但不知为何就是不想回答容易的题。 对自己说下一次不要这样了,能力毕竟有限啊。 可还是得摊手毕竟不知道下周再上这个课我还会不会这样。 加上感冒更觉得难受。
    2017-03-05 09:13
    抗战时期时期很多文人学者南迁内地去了西南联大,新派旧派的文人都有。其中就有章黄学派的刘博平,他研究《庄子》,一如既往的继承了章黄学派的博学和保卫文言传统的决心和孤傲。 日军还是经常会来轰炸昆明。大家纷纷跑进防空洞,文人们也不例外。沈从文也匆匆的在路上跑,被刘博平看见了,他说: 这些用大白话写现当代文学的,研究这些玩意的,跑什么跑,炸死算了,省的浪费国家粮食!我可死不得,我死了谁能看得懂《庄子》? ——这就是语言文学学术圈内的某种分级。 但是,我还是想研究现当代文学,冒着被炸死的危险。 但愿国家能给我这个机会啊。౿(།﹏།)૭
    2017-03-01 23:36
    武亦姝天生就是为诗词而诞生的吧,她整个人都是沉浸在诗情画意里的。这一点可以很好的弥补她年纪小阅历学识还比较浅的缺点。至于心理素质问题,更显得无关紧要,赛场不过只是她诗情的一部分罢了。所以她才能百战百胜。 啊,考研……难道也要这样。呜。
    thing.php?id=699996
    确认
    取消
    list.ph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