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1
2
  • 登录
  • 注册
  • 发现
  • 关于
  • 横大江兮扬灵

    实现
    2017-04-29 22:22
    “游鱼乱水叶,轻燕逐风花”
    2017-04-24 01:26
    “层楼终究误少年,自由早晚乱余生”
    2017-04-24 01:25
    “平生不满百,常怀千岁忧”
    2017-04-23 01:13
    那应当怎么去死呢?“黄沙盖脸”是戏文中唱的,不知是怎样一种死法,每当她看到戏文中的杨延辉唱到“黄沙盖脸尸不全”的时候,就会激动得两腿发颤,涕泪交流,既然要死,就应当轰轰烈烈。昨天中午,她在上楼的时候,偶然瞥见从村中经过的官兵的马队,看到那些飞扬的骏马,漫天的沙尘,樱桃般的顶戴,火红的缨络以及亮闪闪的马刀,她都会如痴如醉,奇妙的舒畅之感顺着她的皮肤如潮水一样漫过头顶。她觉得自己的脑子里也有这样一匹骏马,它野性未驯,狂躁不安,只要她稍稍松开缰绳,它就会撒蹄狂奔,不知所至。——格非《人面桃花》
    2017-04-12 16:19
    加缪,“目的是没有的,过程就是一切。”
    2017-04-09 20:03
    而你不是什么 不是把手杖击断在时代的脸上 不是把曙光缠在头上跳舞的人。 在这没有肩膀的城市,你的书第三天便被捣烂再去做纸。 ——瘂弦《深渊》
    thing.php?id=622245
    确认
    取消
    list.ph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