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1
2
  • 登录
  • 注册
  • 发现
  • 关于
  • 人间客。

    实现
    2018-01-16 16:46
    最近呢,其实很有一点儿丧。 有些事情悄无声息潜进心里,却没有出去的地方。 “买买买”可谓“致胜法宝”,开心了这一下~也主要是因为这个月有赚的比较多。 这套《阴阳师》不是我最想要的台版,但也能稍稍“画饼充饥”,顶一下饿。 最近纠缠些什么事呢? 算是正式养家了吧。 老外婆病总不好,病中爱说些丧气话。 我也不爱回家,回家久了还是那些鸡毛蒜皮大大小小吵吵闹闹没完没了。 在宿舍也呆不好。舍友都是好人没错,但类型和我不大对。有时候难免吵闹。 晓红妹很萌,可是好奇心很重,见到我总要问一句“你在干什么呀”“啥时候出门”“最近忙着什么呀”“有空吗”,问她什么事,“没有啊,就问问。” 如果不是晓红妹真的天真无邪天然呆,我真的会爆粗口哦。 林锦、汪烨、继泓属于疯狂学习组,学完了又要抱怨,为了学习把自己整得有点疯,特别是汪烨,状态总不好,甚至可以说是很糟糕很躁郁了,而且是劝不动的那种。可以说…很尴尬了。我,不复习主义者,无法理解┐(´-`)┌。 图书馆里一年四季都有人在疯狂背书我已经好不容易才说服自己忍下来的。人生在世,一定要选择这样笨的办法?当然,不排除有东西必须背,但二十几岁的人了从第一个字念到最后一个字×五十遍,这种方法真的大丈夫?! 小青青和林锦属于家庭条件很好的人。不是那种很富有(然而也相当有钱了),但现在没有什么压力是确实的。我晓红妹,汪烨,都是那种家里或有糟心弟妹兄长&倒霉亲戚或者有智障父母或者兼而有之的原生家庭“畸形儿”。 原生家庭这个词其实可以算是2017年度热词了。我们终于没办法再自欺欺人了。那些丑陋肮脏的东西被桩桩件件地扒出来,人们再也不能装作社会主义和谐社会里单纯善良的普通小老百姓了。 2017年真丧。无论是我们,还是社会国家都仿佛到了一个什么关口。问题一个一个摆出来,所有人都无力解决。只能眼睁睁看着。 我和舍友最大的不同是她们可以坦然地过生活,坦然去考虑那些“不得不”。我不行。我想要最大程度保有自己。 可惜天地之大,尚无容身之所。一切谈何容易。 有时候觉得真的,钱能解决的问题都不是问题,那些钱解决不了的人情世故才是最让我抓心挠肝的。 我的喜不喜欢只能用在买买书看看书上,还不能坚持到最后。因为“你是研究生”,这句话成了一句紧箍咒。明明你不钟爱却偏偏要做。终归和自己当初的设想有区别。我可以认。但我还想要快乐和自适。 我坚持这一点。
    2018-01-15 21:38
    上周五和晓红妹去博物馆了。 难得河南省博物院来做展览,好多超棒的青铜器,还有金缕玉衣和武曌请罪金简啥的,超厉害了!! 我俩拍照技术超烂的人儿强行自拍了hhh~ 晓红妹自带萌感啊,大家都很喜欢她。♥ 今晚不想吃饭,在85°c买了海盐咖啡和面包。 刚刚才吃完面包。胃感觉很诡异。 海盐咖啡好好喝~但是天太冷了,很容易凉,喝得有点快。
    2018-01-09 12:17
    #转自微博#
    2018-01-04 16:57
    兴奋到变形!!!书都超棒的!!! ~\(≧▽≦)/~
    2017-12-24 16:13
    只有我觉得这个故事可怕吗?
    2017-12-23 00:24
    我啊,永远会记得自己的求而不得。 太多太多了,多到觉得自己是缺失的,时刻都这么感觉。 以为可以用一些东西填满,可是这个过程很漫长,就像我渐渐残缺的这些年岁又重新走过一遍一样。 「弥补」这个词,是假的吧。 根本做不到呀。
    thing.php?id=599043
    确认
    取消
    list.ph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