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1
2
  • 登录
  • 注册
  • 发现
  • 关于
  • Azad.

    实现
    2016-12-07 22:25
    始于颜值,陷于才华,忠于人品,这句话也许有那么点偏颇,但它想要表达的意思是基本到位的。很多东西说到底都不是筹码,而是锦上添花的东西,有才华是件好事,就像饭店里有漂亮的装潢和好听的音乐,但你要别人常来,菜做得好吃才是最重要的事情。
    2016-12-03 21:12
    我们作为一种物种,真的可以不基于任何动机就帮助别人,不时想起这些事是再好不过的。
    2016-12-03 09:40
    说句关心人的话很简单,保持距离很简单,漠不关心很简单,从对话里抽身也很简单。但捉摸与一个人该用怎么样的聊天方式,太远还是太近,从什么地方开始了解,该在什么时候说什么样的话,这些很难,可能要耗尽你所有的精力,努力了也不一定会有用,还是给自己买杯咖啡吧,温暖来的更快。
    2016-12-01 01:54
    北京大学医学部的王一方是个教人“死亡”的老师。他在医学部开设“死亡教育”的课程,教医学生理解和面对死亡。有时候也会上上电视,跟人对谈“死亡的意义”。可是他说,现在这事愈发难,因为“死亡这件事,越来越像个技术活儿了”。 曾经做过医生的王一方有不少朋友在医院工作,有次朋友炫耀地对他说,现在这年头当大夫挺潇洒的,助手把什么都准备得妥妥当当,“我只要往手术台上一站,等手术灯一开,就能心无旁骛地做手术,一点儿不费心”。 “他觉得这是莫大的进步,而我觉得这是极端的恐怖。”王一方说,“一个主治大夫,做手术之前跟病人和家属完全没有交集,不知道台上的病人叫什么名字,不知道他疼痛时候是什么样子,对他的生命一无所知。躺在手术台上是一个等待治疗的标本,一个与自己无关的疾病载体。这样的纯技术场景,就像是被技术凝固的坚冰,让生死变成了发生在密闭小屋里的一件秘密事件,没有同类之间的怜悯,没有对生命的陪伴,没有对死亡的敬畏,冰冷得叫人心寒。” ———《请同我学习死亡,就像个孩子那样》
    2016-11-29 06:00
    2016-11-29 03:19
    试图接近一个人,不是用你已有的那套价值观来解读对方的生活,你应该深入到那些细腻之中 你应该去摸摸他常戴的那顶掉色的呢帽,看看他习惯把烤面包的面粉储藏在哪里,他床头的药盒是按什么顺序摆放的…… 因为关乎人性的柔软和温度,全都隐藏在这些细节中。
    thing.php?id=540144
    确认
    取消
    list.ph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