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1
2
  • 登录
  • 注册
  • 发现
  • 关于
  • 二三事

    实现
    2017-08-05 06:19
    哪里呀 La perte 2015-9-8 1:35 本来失眠是一件可以很美好的事情,但是碰上早起,就变得很无奈了 耳机里放着沈庆的民谣,很有感觉,感觉是一种说不清楚的东西,击中我的,可能只是那无人能懂的老唱腔。音量开到三分之一,特别适合这样的夜。 终于开始了,大学生活,千呼万唤。就像那个半遮面的娇羞新娘已经不着一缕的躺在了床上。神秘感已然失去,剩下的,只剩自知,袒露,接纳。 有人想家有人迷茫,我还好,本身也对这大学没报太大期望,所以不存在落差和失望。看着与朋友们的距离攀升到了1000多公里,也只能祝好。从进校到现在几天时间里,一直没让自己停下来,希望别去想那些问题。那些问题,具体是哪些问题我也不知道,反正我没停。 我的大学是要浪,而不是浪掷。浪,是保持活力保持激情尽力折腾,在自己喜欢的人或事上耗费青春虚度年华。 46次浏览
    2017-08-05 06:13
    11.13 La perte 2015-11-13 17:17 记得7号的时候,在南京和一个树吧吧友见了面,他说,你跟你的照片完全是两个不同的人。照片上的你,很单纯活泼,现实中的你多了一些烟火气息,可是不说话的时候,总是一副拒人千里之外的感觉。 一直以逗比自居着。因为我想让人觉得,我是一个欢乐的人。这样,无论对自己还是对身边的人,都是一种保护。可我不知道,当我没有刻意掌控自己面部神态的时候,自己所呈现出来的,到底是怎样的表情。 或许我真的没有自己想象中那么快乐吧。这些日子灰蒙蒙的天让人莫名压抑,眼里久久不见阳光,搞得心里也有了大片的阴郁。 还记得有有说,我们要保护兰心,她还小。是的我还小,我还站在十字开头的尾巴上。生活的抢也还没有正式的对准我。多幸运啊,因为我活在我最好的年纪里。 好害怕年龄的增长,特别当我目睹了那些曾经鲜活在我身边的人被拖进了社会这个大染缸,反复上色,我看着他们或者艰难的保持着自我,或者很快很快的迷失。很难过。 有一天,我也会那样的对吧。 我也会变得麻木和自私,虚伪和圆滑,我也会适应逢场作戏的生活,也会接受漂泊无依的内心。也会在现实的压迫中喘不过气,会为了今天的柴米油盐,明天的晒斑皱纹焦头烂额。我会忘记我爱过的音乐和看过的书。忘记过往的生活中的每一次感动,而把幸福感寄托在银行卡中的人民币。 那天晚上朴树的演唱会的时候,我以为我会哭。然而并没有,我只是很激动,也很难过。 激动,是因为,看见了这个陪伴我度过大半个青春的人。在他唱歌的时候,我仿佛觉得这些闪烁的灯光动人的歌声,穿过了岁月的重重迷雾,抵达了那些单曲循环朴树的无眠的夜晚。将黑暗照亮。是的,朴树好了,四十多年了,他终于和这个世界握手言和,真为他高兴,祝愿他能保持自身,不要改变,不要离开。 后来看到张浅潜,老实说,我一点都看不出来她已经50岁了,特别是当她抱起吉他,神情专注开始唱歌的时候。灯光打在她脸上,恰到好处的阴影遮住了岁月的痕迹。那一刻,我觉得她就是一个任性的女孩子。 她在唱着爱情也在唱着她的向往和期待。 他们说张是一个古怪的人, 这让我想起了左小诅咒的一句歌词: 对于这个世界 你是相当的古怪 对于我 你一点也不奇怪 对于这个世界 你就是一个麻烦 对于我 你就是整个世界 希望有这么一个人,出现在她的生命中,用一种无人能懂的老唱腔,将这段话缓缓唱给她听。古怪的人可能不屑外界的认同,但是他们的确需要一个陪伴的人。 所以我的少女张,祝你好运啊 写到这里,发现偏题偏得找不到主题了,那就这样吧, 总之,开心就好 嗯,要开心 不要伤心 要美丽 不要锋利 32次浏览
    2017-08-05 06:09
    继续走继续失去 La perte 2015-12-21 1:18 不知道是不是矫情的人才会失眠,但当我失眠的大多时候,我是矫情的。所谓矫情是什么,我也无法说出个所以然来,大概是感性而又情绪化,情绪爆满,露于言,溢于行。 2015年就快过完了,无声无息,但事情明明来得铺天盖地。记得在初二的时候,看过这么一段话,“当我还十多岁的时候,以为自己会永远停留在十字开头的年龄不会再老去,吃着冰淇凌和热狗,心里想着没有数学没有高考,这个世界就完美了” 一晃好些年过去了。 高考没有了,数学没有了,我的十多岁,也快没有了。 前些天,我问有有哥,我说,在你年轻的时候,你有想过有一天你也会老去吗?他说,我想过有一天我会死去,像冬日里被骤雨打落的红。他的死去好美,可是老去不该是这样的,老去应该像是被人从树枝上扯下来扔在一旁,然后在等待和冷落中枯萎掉。 所以,老去,应该和我想象中一样吧,一样充满无助。 今天被朋友带去了电玩城,在那些娱乐设施面前,我就是个小白。我说,我没有玩过这些东西。他很吃惊的说我简直没有童年。对,我是没有童年,或者说,童年被狗吃了。 我的童年,没有动画片,没有毛绒玩具,没有许多愉快的记忆。而是充满阴暗,扭曲,还有慌乱。似乎传闻里那些属于童年的单纯,我并没有拥有过,似乎从小,我就不是一个省油的灯。 所以我不爱提起我的小时候,事实上我对小时候的印象一点也不深。仅仅偶尔脑海中会蹦出几个零碎的画面,但那些画面也和快乐一词全然无关。不知道是什么导致我把自己的童年过成这样阴暗。那个时候大概不懂什么叫做刻意,所以也只能想成是,天性使然。 大概也是天性,所以我走一路,忘一路,失去一路。偶尔会羡慕那些和过去生活有千丝万缕联系的人,偶尔也会惊讶他们怎么会有那么多的精力去经营那些过去的人和事。还有我其实真的是一个记性很不好的人,对过去的种种,实在是没什么印象了,当然你要说我活得不走心那我也没办法。过去,如同死去,所以记忆稀薄,所以覆满尘土。我想如果我也有老去那天,我该怎样面对那些闲来无事的下午,该拿出怎样的记忆,来填补冬天的火炉。 筠子在《青春》里唱过“继续走,继续失去,在我没有意识到的青春”明明是充满力量的嗓子,可那力量却偏偏把人往绝望里带去。青春,该是这样的吗。她的青春,经历了一些什么,为什么表达出来的层层感情要把人淹没,为什么好好的一首青春,却成了无助的嘶吼和无力的叹息。那天,是不是真的有一辆列车,带她去了远方? 不懂,且丧
    2017-08-05 05:18
    ˙Ꙫ˙
    2017-07-13 00:49
    孤独的人有他们自己的泥沼
    2017-07-13 00:49
    你是蚊子血还是朱砂痣
    thing.php?id=495976
    确认
    取消
    list.ph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