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1
2
  • 登录
  • 注册
  • 发现
  • 关于
  • 日记

    实现
    2017-08-17 18:49
    今天,当了一回行尸走肉。 我也不明白为什么状态突然下降成这样。 到了中午晚上就起来吃点东西。 某一个回眸的瞬间,看到桌上的薯片,眼泪夺眶而出。 “我还有薯片呢。” 我应该控制自己的生活。有真本事的人,才会被人看得起。
    2017-08-15 23:00
    今天,吃饭,没上课。 (在找新租客。)
    2017-08-14 08:58
    今天早上9点本来有个Essay Writing的workshop,我订了7点40和8点的闹钟,醒了但是没起来床。所以还是要更自律才行。只有自律,掌握自己的学习和工作,才能获得生活的权利,过上想要的生活。 现在在尝试平静自己,想想“待会去教室看看,如果进不了了就算了,就直接去图书馆。”只是错过了一个workshop,以后还有机会(同样的workshop)可以补上,不要太在意,太担忧。并没有错过太多。 明天的课的reading还没有读,课前准备还没有做,还要找时间去Australia Post要他们赔款。(还不知道给不给赔) 又有点焦虑。 我现在这周最大的盼头就是周五的心理咨询面谈。
    2017-08-12 16:36
    昨晚十二点睡觉,今早十点半起床,做早饭,做午饭,吃饭,看TED“如何成为一个好的交谈者”和“为什么要当别人,别人已经有人当了”,非常喜欢这两个演讲,尤其尤其是第二个。这个中文题目翻译得不是很好,其实演讲内容在这个题目之上。一位黑白混血的女演员讲述了她自己在生活中对“自我”的定位的痛苦的发掘过程、对舞蹈和表演的感受、以及她后来主动去大学受到的教育。她说她“很容易感受到别人的痛苦,因为并没有一个‘自我’挡在现实和她的感受之间”。我觉得,这也是我的心声。 晚饭吃了室友带回来的蛋糕。因为昨天晚上和今天早上在室友面前哭了(其实我真的不想看起来这么脆弱这么矫情,但是自己的情绪处理能力真的不强),她们几个都安慰我,说其实都感同身受。蛋糕是抹茶味的,挺好吃的。 今天一天都没干什么“有用”的事啊。还有,不知道什么时候才有“力气”去Australia Post跟他们要损坏邮寄物品的赔偿。 哎,还是挺焦虑的,觉得“自己真的挺有问题”。
    2017-08-11 12:05
    今天九点半起床,依然不早,其实我七点十分闹铃响的时候醒了,但是又躺回了床上。对自己不满意,焦虑。 早上其实是被火警吵醒的,同一栋楼有人引发了火警,来了三辆消防车,5400刀啊…… 早餐在家吃了煎蛋、烤牛肉肠、炒荷兰豆,和一杯牛奶。 做早饭磨蹭了一会儿去了11点的国际安全研讨会(这么一说觉得逼格好高啊),到的时候已经晚了半个小时,里面已经秩序井然地坐了教授们讨论了起来,觉得我再进去有点尴尬(尤其是因为我并没有什么观点好供研讨的),就没有进去了。有个跟我上同一节课的(像是印度或巴基斯坦的)女生也来晚了没进去。 然后和娜蕊一起去了12点的澳式简历讲座课。澳式雇主需要的简历跟中国有些微的不一样。澳式简历大多为2-3页,不需要照片(除非找模特艺人类工作),不需要性别、婚姻状况或出生日期,必要时要包括签证信息,大多需要两个推荐人,等等。 午餐吃了蔬菜咖喱。(有点腻,感觉以后不会再吃了) 然后我现在在咨询中心旁边等3点半的面谈。
    2017-08-10 13:13
    中午。电气公司的人来采集信息了。 其实我对用我的信息、还要电话录音有点不开心。 看了一会儿研究生学术英语课的上课视频录音。 现在在去学校心理咨询中心的路上。 下午。从超市回来迟到了一会儿还是去了“美国天下”的讲座。因为很想去听。 讲座很棒。观点很好理解,对我这样的新手来说很合适。 教授的语速也很慢,很容易听清楚。老师上课是这样的语速就好了?。 约了周五下午三点半的咨询面谈。 其实我今天一天的精神状态都不是很好。凭着“还有事要做”的信念支持下来做完所有事的。
    thing.php?id=3532784
    确认
    取消
    list.ph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