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1
2
  • 登录
  • 注册
  • 发现
  • 关于
  • 打卡

    实现
    2017-07-18 15:49
    【文.如人饮水】   我不爱饮白水,不爱它的寡淡和平温。一直以来不甚理解友人每日两大杯的快哉,直至一杯温水好不容易下肚,友人抬眼瞧我,眉头一蹙:“温水有什么好喝的?”       我这次依着她的意思为自己到了杯雾气在杯口晕出花的沸水。       先是一阵试探,将窜逃的冷气并着炙热的火的余情吮如齿门,漏一点入了舌尖,方惊觉它的烈性,只得放下杯子作罢,一点点用舒然的气流将沸水安抚,见它似是缓和了高温便重新来过,一来二去,灼人的温度终不堪劳惫于这场战争。       高温疲软了,却仍然带着刚强的骨节,在口腔内翻涌着,朝四周殷红的软肉咆哮着,其势压倒了本真的滋味疯狂刺激着味蕾,急忙把这口劳人的热水赶进喉道。       未及流入肚府,又贪想着再一口,双唇轻呷竟已是温凉,它乖顺的滑入食道,亲昵地蹭着舌苔,如驯良的家畜。我却不愿再尝它第二口,只将其搁置,等它真正屈于这个世界的法则,凉透成最初的模样。       我未把它喝完,但已尝完它的一生,从桀骜的战姿到恭顺的卑祈。     我想,被水灌溉而出的生灵大抵也是如此。       温水,有什么好喝的?
    thing.php?id=3384361
    确认
    取消
    list.ph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