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1
2
  • 登录
  • 注册
  • 发现
  • 关于
  • 读书笔记

    实现
    2018-01-26 09:16
    你难以觉察的微小的滑动,星球从这一边滑到了那一边,踏石留印
    2018-01-18 11:29
    此次展览的标题引自哲学家、同时也是埃利亚松挚友的蒂莫西·莫顿(Timothy Morton)在描述艺术时所使用过的一句话。埃利亚松说:“他这个想法真正引发了我的共鸣。我相信,在艺术领域里,艺术总能超越语言,因为艺术在语言前萌生,艺术带有一丝渺茫的感觉,或概念。它最终进入了一个成为你作为观者的状态,然后就是相遇与完结的状态。”
    2017-12-23 07:09
    让-吕克-南希说: 素描在法文、意文里其实就是设计——一切经营有条,没有纵容溢出的东西,这期间的“美”、舒服,是克制、精致的快感;虽以刻画的对象为标定目的,但目的并非 “目的”,而是服务于效力、形式实现的过程,使……实现的快感;ideal的本义其实是完美的形式,和“灿烂星空、道德律令”、绝对者一气的快感;素描模 仿对象,时而依附于物、时而让物服从作者纸上的秩序,最终彻底征服、持有了这物的象——不是像买东西那样虚假的占有、而是更充分的占有,至少在心理上。 etc.
    2017-12-23 07:02
    是始终保持一种对两难的自觉——在有断层的传承的古和有舶来之痛却真实的今之间。 要紧的是作不断更新的历史环境下寻找传统之继承性地革新可能性的自觉者。
    2017-10-08 06:45
    衔尾蛇(Ouroboros音译乌洛波罗斯,希腊语:οὐροβόρος,亦作咬尾蛇),是一个自古代流传至今的符号,大致形象为一条蛇或龙正在吞食自己的尾巴,结果形成出一个圆环,有时亦会展示成扭纹形,即阿拉伯数字“8”的形状,其名字涵义为“自我吞食者”。大约超过四十多个古代文明中都出现过与此类似的蛇环。它头尾相衔,雌雄同体,盘绕着整个世界,象征“一切”、“完美”、“轮回”和“阴阳”,代表着自然界周而复始的现象,既是开始,也是结束,这个符号一直都有很多不同的象征意义,而当中最为人接受的是“无限大(∞)”、“循环”等涵义;亦是宗教及神话中的常见符号,如罗马神话里的双面神坚那斯的标志(坚那斯掌管着事情的始末),在炼金术中更是重要的徽记,其符号象征着一种蕴含精华力量的魔咒。近代,心理学家卡尔·荣格认为,衔尾蛇是炼金术中万物的原型,亦是炼金术中的曼荼罗(密教的能量中心);荣格派哲学家诺伊曼(ErichNeumann)曾经表示衔尾蛇是“前自我”阶段(Pre-ego)“混沌状态”(Dawn State)的实际象征,比喻自我尚未形成、“七窍开启”前的一片混沌,象征着支配一切的“母亲”。 Ouroboros音译乌洛波洛斯,可能与Sumerian的创世神话有关,在乌尔遗址发现的一块制作于西元前22世纪的泥板上,绘有目前发现最早的Ouroboros(研究者朱长龄发表于一九九三年的论文)。这种神物向东迁移,一度定居于波斯高原东部的埃兰,埃兰人管它们叫Tud’ieh,意为“重新组织”(中国的“饕餮”很可能就来源于埃兰语的Tud’ieh, 早期的中国人不知道饕餮形象的由来,误认为他自衔其尾,是因为太过饥饿,以致自食其身。在此基础上,饕餮被赋予了贪婪好吃的性格)。 最大的Ouroboros可以长到几百里长,它们的头长得像牛的头,它们的身体长得像龙的身体,但没有龙一般的鬣鬃与鳞甲。Ouroboros拥有永远无法填平的食欲,它们会将自己所到的地方所有可以吃的物质全部吞食,它们甚至会吞食质地较软的石灰岩。 Ouroboros分布在黑暗阴冷的北方的山中,每隔五百年呼吸一次,呼吸的气息就变化成人间的飓风。呼吸的时候,Ouroboros张开嘴,吞食下所有被飓风带来的物质,经过精确的分解与重组,Ouroboros将物质送回人间。 与此同时,从古埃及来世之书《Amduat》的记载可以看出,不同的蛇在太阳神夜行的过程中扮演相异的角色。依照神话故事的情境我们可以分辨出哪些蛇是象征可亲的、或是可畏的、是保护的、或毁灭的力量。其中Apophis每天尝试要将太阳神吞入肚子里,让宇宙又回复起初的混沌与黑暗,但是每一次Apophis蛇的计谋都遭到诸神咒语的打败。如此Apophis蛇成了创造次序的敌对者,它是混沌与死亡的象征。而环绕世界的Ouroboros蛇(字意:吞尾巴的蛇)却隔开了无止境的混沌,维护着宇宙的秩序。Apophis蛇与Ouroboros蛇的对比显示出蛇是宇宙混沌与秩序的解释。此外Mehen蛇象是太阳神的贴身侍卫,保护着太阳神与死神Osiris不受Apophis以及其它毁灭力量的侵害。从埃及的神话故事中让人清楚看见蛇亦正亦邪、有保护也有毁灭,或生命或死亡的多样特质。 在某些场合中,衔尾蛇会被描绘成一半光一半暗,就像阴阳的图案一样,象征所有事物的两极观念;更重要的是,这两股对立的力量,虽然两不相容,但同时亦并非处于对抗的立场。在炼金术所诠释的圆型结构宇宙观中,衔尾蛇象征至高无上的作品,既相融合又包藏对立,是一个既清晰而又模糊的“完美”概念。衔尾蛇亦经常与诺斯底主义与赫密斯神智学有所连系。 衔尾蛇的图案交织多重意义,而最主要的符号意义,发展自符号本身的外表形态。 符号中的大蛇正在咬噬、吞食着自己的尾巴,大蛇似乎如此进入死亡,又似乎需要如此得以生存,它自身给自己为带来无限的粮食,是一种永恒更生的模式, 正是一种宇宙循环观的精神体现:衔尾蛇亦代表了“自我参照”或“无限循环”,尤指那些能恒常自我增生的事物,以及循环周期性的自我发展。 柏拉图认为衔尾蛇拥有完美的生物结构: “这头生物并不拥有眼睛,因为在它的外围已经没有任何需要观望的东西存在;它亦没有耳朵,因为外围没有任何需要聆听的事物;外围没有任何的气息,所以它不用呼吸;它没有任何的器官,因为在它身边没有任何东西会被它吸进或由它排泄,所以不需要进行任何消化。在它被生育出来的时候,它的排泄物就安排成为它的食粮,它的行为及其行为之影响都源于它,亦受之于它。造物者构想出这头能够自给自足的生物,这比其它缺乏一切东西的生物来得完满。另外,它不需要向任何对象采取任何防卫的措施,造物者认为没有必要给予任何献牲到它的手上。它亦没有足与脚,它的整体本来就是一种移动的手段。它虽然拥有无上的心灵与智慧,但它对移动的概念却相当模糊,因为它只在同一个位置上存在,所以它的移动轨迹有如圆球;可是随着它本身的局限,它只能不住地环状旋转着。” 追溯至公元前1600年的古埃及时代,蛇形生物自噬的这个图象,在埃及,代表的是太阳圆盘,以及太阳东升西落的循环旅程。意义为“再生”及“永恒”。 “蜷曲的龙”亦是中国红山文化的象征标志。在1984年的红山遗址中,就曾发现一副骸骨胸前挂着一个“蜷曲的龙”形状的玉器。 在北欧神话中,邪神洛基的三个儿女之一巨蛇耶梦加得,就是一条能以身躯包围整个世界,并且以嘴巴在另一头咬著自己的尾巴的巨型生物。另外,在北欧传奇英雄朗纳尔(Ragnar Lodbrok)的故事中,亦出现了一条成长后咬著自己尾巴的鳞虫。朗纳尔后来有一名儿子,名叫克拉克(Kráka),他出生的时候其中一只眼睛内出现了一条白蛇。那条白蛇围绕着克拉克的瞳孔,并咬著自己的尾巴。于是,这个儿子便被称为“眼中有蛇的西格尔”(SigurdSnake-in-the-Eye)。 基督教普遍认为衔尾蛇是整个物质世界的边境与限界(在这条边界的里与外的事物,有着相对性的存在),其“自我消减”的特性也象征著追随《传道书》中的传道者足迹,在转瞬即逝的世界里,一个短暂的有限的存在。却斯特顿在《永存者(The Everlasting Man)》中便以衔尾蛇作为“循环定律”的标志,是泛神论与神秘主义中“自我毁灭”的代表。 另外,衔尾蛇在匈牙利及罗马尼亚等东欧国家的独神论派系教堂中,是一种重要的徽纹。东欧基督教有一个俗称拜蛇教的支派,信奉的就是衔尾蛇,并称其为“圣蛇”。而在诺斯底主义中,衔尾蛇则象征“无限”与及“世界之魂”。 衔尾蛇的概念,同时亦流传于印度的民间传说之中。印度神话中,蛇神舍沙(Shesha)环绕着龟神俱利摩(Kurma),支撑起负责背负整个世界的八头(或称四头)大象。 意大利卡尔拿罗摄政国国旗在很多西非的宗教里,蛇是一种神圣的动物。半神艾度斐度(Aidophedo)的形象,正是一条咬著自己尾巴的大蛇。衔尾蛇的标志还见于非洲风族(Fon)及达荷美族(Dahomey)的圣像,成为当地信仰中彩虹蛇(Oshunmare)的具体形象。 而在中美洲地区(如墨西哥),当地的阿兹特克族群所信奉的羽蛇神,亦有被描绘成衔尾蛇的形象。 另外,在法西斯主义盛行时期的欧洲地区,曾经短暂出现于历史舞台上的意大利卡尔拿罗摄政国,其国旗上就有一条衔尾蛇。 化学里面也有一个小故事,凯库勒在研究苯的时候,一直弄不明白其结构,因为苯的不饱和度非常大,但又很稳定,和一般的双键物质不同。结果,有一天晚上,他梦见了一条咬自己尾巴的蛇,然后突然惊醒,就发现了苯的凯库勒结构。虽然和事实有差距,但还是推动了有机化学的发展。 蛇是线性的,但当它回身咬住自己的时候,它就变成了非线性物体的原型。在经典的荣格主义框架中,咬住尾巴的衔尾蛇是对自我的一种象征性图解。圆圈的完整性就是自我的自我控制,这种控制既来源于一个事物,也来源于相互竞争的部件。 ——Kevin Kelly 【是建构与破坏的往复,是生命与死亡的交替 】
    2017-09-23 22:03
    连续的物与物之间当然存在的间隔,由此产生休止的观念。 ——日语《岩波古语辞典》 中国人将自然解释为二元论,体现出“对”的思想。日本人重视的则是这二元之间——即“间”。 ——(日)剑持武彦 “间”的关键在于营造出两者不可分离的空间,强调相对的两方面或两种力量的对应关系,通过“间”的作用进一步强化双方的力量。赋予虚无的空间以某种意味,是日本人特有的思考方式。 从东方人类的基本存在状况看,历来就不是个体即个人所具有的个体性,而是注重“中间——个体性” 或“相互个体性”。因此,人或物的实体性历来不是问题的关键,重要的是人与人之间或物与物之间的对应关系或应答关系。在处理两者间的关系时,不以凸显自我为目的,而是要在相互对应中使对方树立起来,是尊重对方的“和”的精神体现。这是我们考察和理解日本“间”的时空观的根本基础。……“间”作为日式建筑的雏形,是室内空间的构成单位,日本传统设计中独特的“模数”系统由此而来,即以一个基本单位作为设计的数量化单元。 ……“缘侧”是室内外空间的过渡地带,这个空间成为内部居室与外界自然相连接的媒介。作为“既是室内也是室外的含蓄空间” 而具有不确定的可能性,是典型的“间”的所在。 …… “寂”在日语中也与“锈”字相通,意即任何物体随着时间的流逝均渐趋消亡,自古以来日本人就将残缺和衰败的事物作为审美对象之一。 古池や蛙とびこむ水の音。 蛙跃古池中,静潴传音响。 以日本文化对空间的理解,这里的“音响”应解读为“音韵”,“音韵”则具有“声音的幅度”的意义,并非单纯的“声音”本身,而在于声音传播的距离,“音响”也因此具有了“空间”的概念。此外,“古池”又有着“时间”的积淀,“古”与“昔”相通,因此与“时间”相连接。 “吹拔屋台”的透视系统早于欧洲的透视法六百余年,被西方学者称为“斜面——等角透视”,这是从二维的知觉状态中发展起来的人为样式。由于所创造的空间具有一定的倾斜度,因此具有极强的动感。《源氏物语绘卷》的画面构成不仅具有探索空间的意义,更重要的是,通过以倾斜角度为主的直线,营造出洗练的空间结构,达到将现实空间抽象化,并有着强烈的时间感,从而奠定了日本绘画的典型样式。 中国画里的“空白”是绘画行为之后留下的部分,“间”则是日本人观察事物的一种方法。 ——李禹焕 空间基本上就是空白,也可以想像空洞中常常存在某种物体,在某些瞬间充满了气——灵魂——神,对这种瞬间的感知就是艺术的行为。空间由于发生在其间的事件而被感知,也可以认为这是一个介入了时间概念的空间。这种存在于艺术表现和生活感觉中的日本独特的空间认知方式,产生了与西方根本不同的表现形式。 欧洲文化中的主体只有一个,独立于周围空间。东洋的“间”强调两者之间肉眼看不见的关系,东方文化中的“关系性” 使“空白”具有意义,虽然无法定义具体的形状,但不是完全的空虚。 日本人在潜意识中有着对空白的敬畏和欣赏,一无所有的空白是至高无上的理想状态。而中国人更认同实体的存在,例如天坛,仅有圆丘是不够的,必须有祈年殿,但在日本就不会有这样的建筑。 天坛的圆丘才是真正的祭坛。这种形式与日本是相通的,在日本这就是“间”的原形,是招唤“神”前来的地方。在中国,如果皇帝不亲自出马,神就不会降临,是件很艰难的事情;但在日本很容易,神(精灵)可以说是随叫随到。因此,空白就是有所期待的地方。 ——矶崎新 潘力,日本文化与美术
    thing.php?id=333244
    确认
    取消
    list.ph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