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1
2
  • 登录
  • 注册
  • 发现
  • 关于
  • 脑洞

    实现
    2017-07-28 01:43
    超级多年前的梗,哭了
    2017-07-26 23:16
    2017-07-26 00:22
    沈度不是那种在人群中一眼就能认出,闪闪发光的人。他的外貌顶多算是清秀,和普通男生没什么两样,规规矩矩穿着校服,系着红领巾,稍狭长的眼睛弯弯的,整日带着笑意。若是要让乔夏用四个字形容他的话,大概是如沐春风。他说话慢悠悠,做事慢吞吞,话并不多,性格却是乔夏见过的人中最好的一个,和他相处让人觉得跟舒服。乔夏和沈度的相识是从初中开始,两人座位很近,仅隔着一条走廊。乔夏和沈度的性格相反,大大咧咧,直爽开朗,倒像个男孩子,她和谁都是好姐妹好哥们,和沈度也不例外。偶尔打打闹闹,借借笔橡皮,初一的乔夏沈度顶多算是好朋友,没什么大的交集。到了初二乔夏和沈度的座位同去年一样,两人更为熟稔。乔夏具体不记得是哪个场景哪个瞬间,怦然心动。她只知道她好像,喜欢上了这个,朋友。不敢直视他的眼睛,看着他笑的时候耳根发烫,心跳得厉害。乔夏看上去什么都不在乎,天不怕地不怕的模样,事实却是个心思细腻的姑娘。她用尽心思给了暗示,沈度这个呆子挤眉弄眼地问她是不是有事要麻烦自己了,把乔夏气的半死。乔夏拿着小灵通踌躇了许久,还是把一条消息发了出去。乔夏握着手机等了不知道有多久依旧没有回信,她失望地把手机扔在了一旁。
    2017-07-25 19:05
    每天看着我的老离七这些脑洞,让我对自己有没有脑子产生了严重的怀疑
    2017-07-24 21:30
    “你不过就是个可怜人,比我还惨上几分,我认清了现实,你呢?自作多情的蠢货。”女子张狂地大笑几声,充了血的眼睛,讥讽痛恨就这么溢了出来,丝毫没有掩饰。男人咧了咧嘴,脸上的疤痕早结了痂,再无当时的剧痛,可只要摸上去,当年的场景却又是依稀可见。
    2017-07-23 23:42
    从高高在上雍容华贵直至惨死在金碧辉煌的宫殿,她最后嗤笑着,喷出一口黑血,眉梢微微上扬,满是得意,不知是发了失心疯还是在讽刺这盛世。她重重摔在了软榻之上,衣衫凌乱,隐约见着布满了伤痕的玉体,触目惊心。她死了。
    thing.php?id=3073557
    确认
    取消
    list.ph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