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1
2
  • 登录
  • 注册
  • 发现
  • 关于
  • 闲梦远,南国正芳春。

    实现
    2017-02-27 18:43
    从4点半开始睡觉,梦见我有一盆很小的酸枣,刚把种子放进去。一定要存东西在一个男的那里,那个男的可能是我穿越过来的这个身体的父亲,但是实际是我现实生活中高中在学校对面经常收钱帮忙下载东西的中年男人,但是梦里是我父亲,他好像要保密,不能让别人知道是我父亲。我后来和冯媛去取我的酸枣,他说我没有扫码去存,那也拿不了,我说刚开始来存时,没人要我扫码,把酸枣晾在这就不管了。我要我的酸枣。他有些生气,拿出了一盆不知道是什么的东西给我,也是刚播种,看不出来。但里面堆了些插进去的叶子之类的,我一一拔出来。泥土里面有酸枣,我从土里抠出来吃掉。我问他这是什么,没听清他的回答,冯媛听清楚了,小声要求我拿这盆就走,说是好东西。有一瞬间好像说是花,我有点不乐意了,想要我的酸枣,后来我想着拿不到酸枣,那就拿这盆吧,拿了就走了,一直在想这盆是什么。晚上那个父亲回来了,拿回了好多盆仙人球给我养,他以为我热爱植物。我说父亲啊,你开始给我的那盆究竟是什么啊。他还是没回答。然后带着这样的问题,我就醒来了。 梦里我穿了一件白色的风衣,我从没有这么白的衣服。我和冯媛坐在店员电瓶车后座,几乎要被甩下来,我觉得还好。下车的时候踏过泥水。在家门口,我低下头,发现白色衣服的前襟脏了。
    2017-02-27 13:08
    太可爱啦
    2017-02-26 17:26
    把《迷情站台》的这一cut反复看了好多次,太爱了,少年的眼神简直全程苏。虽然这电影毁了我的莫里斯…… 突然发现我爱的人和事物都带点亡命之徒的气息,把每一次当作最后一次那样用尽全力,可能因为我是一个整体状态是“耗费”的人,所以十分喜欢这种“燃烧”。同性之吻和异性之间缠绵轻柔的吻比起来,那么用尽全力,那么赤裸,生怕对方感觉不到似的,像是一种燃烧。连拥抱都是用尽全力。即使是轻抚对方耳后头发的动作,因为灌注了感情在那手上,情感也是克制而即将喷薄的。我就是喜欢那种状态。异性之间的爱,仿佛是因为安全,所以来日方长似的,太多的心思不会不顾一切说出来,都放在心里面,慢慢跟对方游戏来回,浪费在缠绕,互相猜测中去了。同性之爱,陈丹青说过几个关键词,敏感,抑制。因为压抑,喷薄出来就更炙热。我看的这一cut,少年第一次找上门来,和自己爱的男人谈了一场天,就直接上床了。为什么会这么快,完全有理由这么快。我虽然不了解男的,但他爱一个人,总会有一个时刻是想跟她上床的,有可能刚一爱上就有这种想法了,想得到对方。但因为来日方长,因为他们有足够的时间,可以约会,可以共同经历一些事情培养爱情的小苗,所以他不急于一时,最后水到渠成。但是在电影里少年的那个时代,他永远不可能和男人有这样的机会,甚至让男人接受他的机会也仅此一次,第一次也是最后一次的机会,他会做什么,他会直接坦露对对方的渴望。《断背山》也是的。爱情中的两人,和所有情侣一样接受着对爱的考验,但同性之间比异性之间多了外界的那些judge的压力(这几天突然彻悟了judge真的就是个屁),还有你自己的爱人,他会不会承受不住而中途退缩的隐隐忧虑。所以一旦碰上,一旦这一刻确定了彼此心意,那就是最后一次,就是用尽全力,就是燃烧。 异性恋中好像就徐志摩爱人能爱成这样,想和对方一起烧一起死。那也实在是因为,徐志摩的爱情都太禁忌了,都需要破除太多judge。 张悦然差不多20岁写的小说《毁》,说的是一个男孩,把情书写在纸币上,递给一个女孩,上面只有一句话:让我们相爱,否则死。最后纸币被人抢走,男孩被人杀死。这么多年过去了,我还记得这句话。男孩叫做“毁”,因为他真的太炽烈了。张悦然说这是发生在她身上的真事。当时班上一个同性恋男孩给张悦然写信,说,我也喜欢看村上春树,我也喜欢谁谁……让我们相爱,否则死。他是在求救的,他想让她救他。张悦然大为震撼。我觉得这个男孩对她的影响很大,她20来岁写的书里,总有这么一个忧郁纤细的男孩形象。
    2017-02-25 21:02
    江南无所有,聊赠一枝春。
    2017-02-25 01:43
    连着看了两期《见字如面》,对三人的态度有点改变,之前是看了几段他们解读信的发言,觉得主持人和女教授迷之尴尬,男教授比较有思想见地。现在完整看两期下来的观感是,主持人只是知道的东西少些,与教授的文化修养还是有差距,自然无法形成思想交锋,大多数时候是被两位教授教育,但还好,她都听得挺入迷的,不时插嘴几句,虽然说不到要害,但是不让人反感,这就是我们这样的普通人会给出的反应。大家都是普通人,没必要站在上帝视角去judge她。不过她每次转换话题真的是生硬又飞快。其实可能是节目组策划节目时把解读信的时间给压缩了,显得有些赶。导致很多信都没能得到一个回味的时间就迫不及待开启下一封了。还有就是剪辑的锅,解读信的时间肯定是比现在播出来的要长的,只是被剪得只剩寥寥几句话而已。不过关键的话,都让许老师说了。信还在,关键的话还在,也好。 女教授杨雨上过百家讲坛,中华好诗词,很有气质,也是读过不少书,说话有条理得体优雅礼貌的人。她的发言滔滔不绝,非常连贯,而且常常以“情”出发,主观性很强烈。看了资料她研究过女性意识,难怪。当然,情感是动人的,安全的,不逾矩的,但是就是少了一语中的直面现实的力量。她的情感太过浓烈,甚至自成一个世界,自然就看不到真实的世界。她的发言完全看不到有什么刺,真善美的发言。大多数时候讲的都是科普性的东西,深层次的东西也讲,但科普性的泛泛之谈太多,在宝贵的解信时间里,占太多比例,有点浪费,不如抛却那一套,单刀直入,谈些新的见解。女性以情感见长,她如果用得好,是一大亮点。 许子东教授就全程冷眼旁观了,他不会将自己陷进去,只会理性地陈述一个个的事实,他的思想无疑是深刻的,所以即使他发言经常被打断,有话没处说,但说的话都能给人一个不一样的视角。让人有得到的感觉。而且他也不怕打破二位营造的和谐友善大家相亲相爱的气氛,他不怕说真话,即使一度把场面弄得非常尴尬,让二位下不了台。他这样一个人,算是让习惯场面和谐好看的二位有些不适了。我想起易中天说老子和韩非子,他们冷眼旁观,但是旁观者清啊。他是直面现实,见解独到的,而且能说出一些干货来。女教师泛泛说出一大堆,实际都是情感,如水一样流走了,得到感不强。但是情感并非完全无用的,这也是我觉得B站弹幕不该一面倒烦女教授的原因。 许子东有两处我不大赞同,因为我也是情感动物,主观性非常强,所以听到那里会有不适的感觉。一个是郑艺写给郑国强的信,他看到的是儿子没能真正对老爹构成威胁,虚张声势一番。女教师和我只是看到了爱。可能许老师对现在年轻人要求更高,希望可以真正强大,独立,超越父辈,挑战父辈权威。但实际上,像我们这样长大的孩子,有几个能有这种骨子里的叛逆呢,我也是骨子里对父母是服从。有时候就是这么无奈,你无法恨他们,你就只能爱他们。 还有一处是林徽因,许子东觉得她是小三,也很看不惯两位女性对林徽因的分手信这样推崇。杨雨一直维护林徽因,这点我其实很高兴。因为我对林感觉不错,我也憎恶网络上一面倒泼她脏水的话。她的学识涵养在那里,那些对她一无所知只是听闻三人之间的一段风流韵事就骂她的人,真的是小人之见。 总而言之,杨雨教授适合解读情感相关的信,许子东适合解读历史,史实的信。播出的内容正好让两位完全反了过来,才会有违和感。杨老师情感太重,对历史也以情感解读,未免太主观,有失公允(宇文护母亲写给他的信那里,杨老师的解读非常明显陶醉在爱里,许老师则一眼看破其政治用意的卑鄙,和大历史下的悲哀。他直言政治利用亲情达到目的是很卑鄙的,我赞同)。许老师太理性,有时候能将理性感性处理得很好,有时理性超越感性,又会给人过于刻薄的感觉。让杨老师讲历史,许老师讲情感,肯定是会有露短的。毕竟人无完人,节目组这么安排,只是让他们提早露短了。但是有交谈才会露短,一个人的节目是没法子看见一个人的短处的。三位在一起,确实是没交锋的,因为本来就不是一路人嘛,许子东又不是在和窦文涛梁文道做节目,何必强行求个交锋呢。只是有时候看他挺憋屈的,挺想听他把话给讲完,如果时间实在有限,宁愿只听他的观点,不要主持给那么长的铺垫。 主持人没多大错处,两位教授都各有长短,至少比我们这些普通人学问高得多。所以不要被那些弹幕啊评论啊给带着讨厌起谁谁来了。我看了两集下来,发现我都挺喜欢的。主持人和两位教授都不错,许老师是亮点所在。重要的是那些信。 明天继续看,也许对两位又会有不一样的感觉。
    2017-02-24 21:43
    一天中大部分时间上班,剩下的时候搞专八和浪费,只有睡前一点点时间看书和喜欢的节目,唉。
    thing.php?id=305646
    确认
    取消
    list.ph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