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1
2
  • 登录
  • 注册
  • 发现
  • 关于
  • 日常

    实现
    2018-01-17 04:32
    失眠时睁开眼, 像躺在浓稠的泥泞里。 这里不是择人而噬的地狱, 也不是大喊着“我相信”就有力量迸发出来的天堂, 这里是人间。 我抬不起手,我扪心自问。 无人的旷野有车经过消失, 远方的祭火在眼泪中熄灭。 嘴巴和灵魂都干涸,欲望是艳丽的火, 把我和躯体都烧成灰烬。 绝望不是一种激烈的情绪, 它缓慢而平静,乖巧无害, 悄悄地,磨灭你所有有关一切的期待。 我在黑暗里,望着我自己。 一片黑暗里,有眼睛看着我。 关上灯夜就来了, 夜来了我关上了灯。 天会亮,我知道 我知道,现在天不会亮。 闭上眼,我成为泥泞。
    2018-01-15 02:11
    我想,我们顶多是某篇故事里的路人甲乙。 就是主角班级上, 不和他做对的, 不和他熟稔的, 只是粗略一提的“同学们”。 可我们努力的生活着, 努力的去爱着, 其实哪怕颠覆一切也逃不过既定的一句平凡。 可我们,终究是逃脱了那个甲乙的身份 离开了那个故事。 说,我曾经啊。
    2018-01-09 04:14
    取三两风月,于漫漫尘寰里静坐。 我有酒皿,却无冬雪烹于茗中,唯有陈茶少许,拈花煮之。 诗词阅尽,全如倏然云烟,铸了过眼繁华,抛之脑后,无从忆及。 诗经翻遍,竟已抛诸悲喜,忘却旧时曾几何时如何沉醉每篇期间,却独不敢忘,葛生。 遗孀葬衣冠,新妇,泪阑珊。 自此生死永隔,只记你撒手人寰,长路漫漫,诺如夏霜,君不见,君不记,君不知。 冬之夜,夏之日, 百年之后,归于
    2018-01-05 04:42
    这双眼睛,装过星星,装过月亮,如今他装着漠河上空变幻莫测的极光。 它浑浊却有神, 它也曾澄澈如水; 从遥远的地方吹来一阵微风,从极光深处坠落的雪花落在这双眼的眼睑上, 烛火熄灭,这双眼睛, 装着凄美又庄严的漠河极光雪夜, 再也没能闭上。
    2017-12-29 19:48
    我的手机里没有那棵茕茕孑立的梧桐 也没有那些笔直矗立似乎恒久的水杉 它们在一个晴朗的日子被人伐倒,拖走,连盘虬的根须和树桩也未能幸免于难 只剩下细小的,被截断的根须 在某个晴朗的天气里彻底腐朽,化作尘埃 就像,都不会有人记住了它们那样消失。 现世给予我的盒子,大多数是空的 我总觉得在不经意间失去大多 以至于恍惚就空了行囊 但到最后,溺于病痛的我 总感谢有你们陪伴在我身边 就像那个雪花纷飞的夜晚 我透过梧桐看到灯火晕染温柔的天空 天上没有明月,路灯画在我脸上 我张开嘴 雪花在我嘴里融化成冰 我听到我在对自己说 Merry Christmas。 灯火温柔照亮来路, 梧桐温婉娓娓而去。 我闭上眼睛,这些我都记得, 哪怕现世里我寻不到哪怕一个坑, 我还记得,我给过它,一个拥抱。
    2017-12-06 21:38
    叶子挣扎着不愿意去跳舞 灰姑娘忘记了水晶鞋打扫着满屋子的灰 猫咪晒着太阳逐渐僵硬 我没空搭理 我忙着杀了我自己。
    thing.php?id=2845135
    确认
    取消
    list.ph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