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1
2
  • 登录
  • 注册
  • 发现
  • 关于
  • 摘记

    实现
    2017-12-06 11:01
    "一肚皮不合时宜" (可爱!
    2017-12-03 21:20
    此时的环境允许人们发牢骚,说粗话,鼓励人们追求消费和享受,默许人们对国家、政党和民族等宏大话语的不敬,无论是讽刺、讥笑、戏谑还是放肆、挖苦、咒骂,只要不把矛头直接对准政府的宣传机器,都可以“自由表达”。正如斯各特所说:“民间文化的暧昧和多义,只要它不直接与统治者的公开话本对抗,就能营造出相对独立的自由话语领域来。” 不过,这种看似“自由”的独立空间实际上是一种假象,或者可称之为“集体手淫”。 这种“手淫”的局限性在于,即使没有人来干预你的“私生活”,你仍然处于福柯所说的“圆形监狱”的惊悚状态,同时明白这种“不受干预”的生活是统治者刻意安排的,它不过是一种以“非存在”方式存在的“不干预的干预”。
    2017-12-03 21:10
    文字上的挑衅并没有对主流话语构成任何威胁,它不过是对恐怖和暴行的调情。 这种刻意制造出来的“不安定因素”无非是迎合了读者需要发泄的欲望罢了;或者说,是以一种表面上超脱的姿态游离于现实,通过不接触真实的现实而在暗中认同了现实。 聂老师真厉害啊。
    2017-12-03 21:01
    并用所谓“中国特色”包裹起来,其结果便是:民众在并不真傻的时候,深思熟虑地装傻。
    2017-11-22 21:02
    至少我们由此获得了某种允诺:他死了,可以盖棺论定了;与此同时,他进入了一种沉默无言的状态,既不能再自我阐释,也不能再自我辩护,不会再反对你的任何看法,这样,大家谈论起来似乎就能少些顾忌。反之,对活着的人说话,心理负担就要大一些,尺度把握起来也会更保守些。
    2017-10-28 10:33
    长歌吟松风,曲尽河星稀。
    thing.php?id=2647306
    确认
    取消
    list.ph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