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1
2
  • 登录
  • 注册
  • 发现
  • 关于
  • 越来越没有孕妇自觉的二月

    实现
    2017-02-28 15:49
    #三生三世十里桃花电视剧# 告诉我们,像夜华那样帅气多金能力超强情商智商在线又独宠一人的男生,只能天上有,地上并没有
    2017-02-28 15:48
    给滴滴师傅按错了评价还会觉得特别抱歉。<br>我是不是老了。动不动就觉得“大家都不容易”。<br>很年轻的时候,连停下来拿传单的时间都不肯浪费的。 ​​​​
    2017-02-28 11:06
    我现在对新歌的主要获取途径:<br>是在弹幕网站点开的各种剪辑视频。
    2017-02-28 10:51
    所有不再钟情的爱人,渐行渐远的朋友,不相为谋的知己,都是,当年我自云云人海中独独看到了你,如今我再将你好好地还回人海中。<br>珍重千万千万。 ​​​​
    2017-02-26 21:09
    每个女孩,都仿佛从很小的时候开始,就主动被动、有意无意地开始了对「成为母亲」的准备。我们不断从外界获取到「世上只有妈妈好」,「女人只有做过母亲,才是一个完整的女人」、「母爱是最无私的」等等信息。 但我们必须知道的是,「母性」是一个被建构了的概念。 诗人、女权主义者 Adrienne Cecile Rich 在 1976 年提出了「制度化的母性」的概念。它指的是父权社会对母性赋予了一种期待。 母性被建构成了一种「无需讨论」的默认状态,一种绝对正义。 这种建构的结果是,社会主流认为,作为一个女性,「有一天会成为母亲」是一件不存在「选择」的事,是女性身份天然具备、生而有之的重要方面。 父权社会对于「母性」的第二层建构,在于把「母亲是子女的首要照料者」、以及「母性是始终把孩子的利益置于自身利益之前的」,建构为前话语。 尽管越来越多的家庭也出现了父亲作为首要照料者的情形,我们还是会觉得「母亲照顾孩子更多」是我们在看到一个陌生家庭时首先会做出的猜测。 同样的,当我们听到那些母亲为了孩子放弃自己的利益的故事,我们会感动但是不会意外;而听到那些母亲剥夺了孩子的利益的故事,我们会感叹「怎么会有这样的母亲」? 社会对于母性的这两重建构,都影响着女性是否成为母亲的选择,和如何去实践「母亲」这一身份的内容和标准。 比如,Adrienne(1977) 提到「一个母亲似乎永远都在紧张的状态中,因为她们下了如此大的决心,要把每一件事都做到『正确』。」 她们不能不能表现出自己不舒服,不能在孩子面前哭泣,她们在与孩子的交往中应该是永远都充满幸福感和愉悦感的。当她们有时忍不住这样做了之后,就会开始困惑,产生自我怀疑、内疚、自责甚至抑郁。 对母性的制度化会给女性一种「限制感」。设定了种种在母亲这个角色上应有的内容和标准时,一个女性无法自然地去爱自己的孩子,也无法自由地做自己,及把握这两者之间的平衡。她们被限制在母亲的身份中,无法去探索多种可能。 最后,我们希望看到的是:要不要孩子,会越来越大程度地成为属于一个个体自身的选择。 尤其是,一个女人,她能够有权利选择成为一个母亲,也可以选择永远不成为母亲。 社会、父母辈、乃至伴侣,都不能用污名、用爱的勒索、用暴力剥夺这份权利。 我们可以喜欢孩子,也可以不喜欢孩子——都不是罪。 我们相信一个人可以从要孩子或不要孩子的一生中,都获得可能有所不同、但同样丰富的许多东西。 以上。
    2017-02-26 17:46
    在陆家嘴静安寺淮海路人广兜兜转转两天了,愣是买不到一杯牛油果昔!简直怀疑人森
    thing.php?id=2629444
    确认
    取消
    list.ph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