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1
2
  • 登录
  • 注册
  • 发现
  • 关于
  • 实现
    2017-05-06 00:32
    刚看《万寿寺》的时候感觉很有趣,不管是描写还是情节都特别得我心,里面关于学院派和现代派的讽刺也很有黑色幽默的味道。随着故事的发展,从小说中期时王二渐渐找回了他的记忆,他所写小说里的人物也不再是清晰但指代不明的影子,而是开始有了具体的人物原型。那些原型也是现实生活里人群的写照,至此反讽意味愈加明显,可是作者又不承认,因为他认为“不一定都要映射点什么”。 从薛嵩一箭射死那个老妓女开始,非现实的世界也随之一点点瓦解,现实正在露出它本来的样子。一切将要回归原位,可是生活又是这么无趣。在故事开头,王二就曾希望那个白衣女子不是自己的妻子,这里也可以看出一点现代派作风,就算失忆也不会改变的作风。可是真相不如他所愿,只存在于他笔下,或者说还活在某部历史书里的红线不会再出现。甚至到后来薛嵩救出的那名女子也与王二妻子的形象重合,好像已经没有什么是真正属于失忆者的了。 他突然回想起姥姥,回想起青年时期的细节,回想起结婚的那一天。过去正在朝他赶来,势不可挡。他最后认识到自己一步步走向的真实其实就是生活,就是那个俗不可耐又不可避免的整体。薛嵩就是他,存在于他心中的宇宙越来越窄小。 可是长安城还在,人总需要一个地方躲躲。那里还下着雪。也许他会在万寿寺呆上一辈子,但凤凰寨会一直燥热,长安城会一直下着雪。薛嵩将会遇到红线。女刺客亮丽的头颅将会被升起来。姓田的癞蛤蟆将会变成一个蓝色的男人,流出蓝色的血。老妓女和小妓女的、其他人的命运将会随时被改变。 ———— 王小波笔下的主角好像都叫王二,至少我目前看到的三部都是这样。为啥不写《黄金时代》和《白银时代》的感想,因为看这两部的时候心太躁忍不住中途跑去看了解析,再写也只是对他人解析的复述,没啥意义。 下一部是《红拂夜奔》。
    2017-05-05 18:46
    读特德·姜的小说,爽!
    2017-04-23 23:46
    《万寿寺》 王小波 他的文字信息量很大而且感染力很强。之前看《黄金时代》和《白银时代》的时候就有感觉到,里面所描写的荒诞日常冷气般钻进毛孔,试图成为我的一部分。 “但这些时刻都不是历史。历史疲惫、瘫软,而且面色焦黄,黄得就像那些陈旧的纸张一样。” “当然,你若说我在影射先到或后到人世上,待遇会有区别,我也没有意见,因为一部小说在影射什么,作者并不知道。” 才看了一点,权当世界阅读日的象征性证明(不) ———— 4.23 第一章 5.4 第五章 5.5 第七章 5.5 第八章 ———— “总而言之,黎明是个恐怖的时分,除非彻夜未眠,你可能发现自己此时失掉了过去,失掉了身体,或者发现自己像一条跳上了案板等待宰割的鱼。 在我的想象中,就是这个男孩子躲在雨季的屋顶下,在牛粪火边蜷着赭石色的身体,在画着一幅囚车的图样,想把他爱的女孩装进去。 对于无法逃避的事,喜欢总比不喜欢要好一些。 我发现,只要我开个恶毒的玩笑,就可以得到崇高。 你已经看到这个故事是怎么结束的:我和过去的我融会贯通,变成了一个人。白衣女人和过去的女孩融会贯通,变成了一个人。我又和她融会贯通,这样就越变越少了。所谓真实,就是这样令人无可奈何的庸俗。”
    2017-04-21 16:43
    关于张爱玲讲的“生命像圣经” 老师给的分析是“真实的生命在多次辗转翻译之中已经多多少少改变了原意,因此会让人感觉有隔膜。” 正是因为反常态的生活环境才能激发出真实对平庸的“反封锁”,不过我刚看的时候对这一段的理解是“因为圣经的内容是固定的,所以不管翻译的语言怎么改变其内核都是不变的,这种内核是空间和时间的变换也改变不了的,也体现了生命的千篇一律。” 不过现在看来这就无法解释“隔膜”的来源了……
    2017-04-13 23:36
    “那一天我二十一岁,在我一生的黄金时代。我有好多奢望。我想爱,想吃,还想在一瞬间变成天上半明半暗的云。后来我才知道,生活就是个缓慢受锤的过程,人一天天老下去,奢望也一天天消失,最后变得像挨了锤的牛一样。可是我过二十一岁生日时没有预见到这一点。我觉得自己会永远生猛下去,什么也锤不了我。” “陈清扬说,那一回她躺在冷雨里,忽然觉得每一个毛孔都进了冷雨。她感到悲从中来,不可断绝。忽然间一股巨大的快感劈进来。冷雾,雨水,都沁进了她的身体。那时节她很想死去。她不能忍耐,想叫出来,但是看见了我她又不想叫出来。世界上还没有一个男人能叫她肯当着他的面叫出来。她和任何人都格格不入。” “我和陈清扬在蓝粘土上,闭上眼睛,好像两只海豚在海里游动。天黑下来,阳光逐渐红下去。天边起了一片云,惨白惨白,翻着无数死鱼肚皮,瞪起无数死鱼眼睛。山上有一股风,无声无息地吹下去。天地间充满了悲惨的气氛。陈清扬流了很多眼泪。她说是触景伤情。” “当时陈清扬也想大哭一场,但是哭不出来,好像被人捏住了喉咙。这就是所谓的真实。真实就是无法醒来。那一瞬间她终于明白了在世界上有些什么,下一瞬间她就下定了决心,走上前来,接受摧残,心里快乐异常。” ———— 看完了《黄金时代》。 语文老师说,小说越往现代发展,情节越是简单,很多时候透露出来的已经不单单是故事情节所表达的意思了。 我觉得表达得更多的应该是作家的风格和思考结构,大段大段的心理描写铺陈开来,比剧情的分量更重,不知道严格来说算不算意识流呢……? 小说时间线并不很分明,常常是一段下去接着就是另一个时代。剧情的碎片化反而加深了对比,“她已经是一个香喷喷的lady,我还是那个王二”给我感觉上是他们其实都有变化,但是陈清扬的性格比王二更圆滑,所以变化更大。 两个随波逐流的小人物即使无罪也要被指责,到后来他们干脆让罪行成真时,别人却哑口无言。这恰恰是对那些旁观者的指责最大的反讽。 ……所以我还是要多读书啊,现在我写的都是些啥啊…… (突然想起《小张和小丽》是怎么回事……)
    2017-03-06 23:30
    今天收到了《活着》,整个晚修都看得神志不清…… 书评啥的月考完再更了(望天)
    thing.php?id=2544142
    确认
    取消
    list.ph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