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1
2
  • 登录
  • 注册
  • 发现
  • 关于
  • 练笔

    实现
    2017-09-18 20:28
    趁刚起床还有模糊的记忆写一下昨天的梦<br><br>好像是我发烧了还是怎么的没考期末考试,然后阿姨(还是我小学时的保姆)就来接我回家,然后我问她怎么从美国回家,我们推开一扇门就回到了国内高中的校门口??然后我们明明是要回家的不知道为什么做了一个挂在吊索上飞的船(……)这个船一开始还在海面上航行的,后来开始在雪上航行了,后面有一对外国人带了一只狗狗同行,大家都去逗那个狗狗,梦就向环球旅行发展了,飞着飞着(……)突然出了问题,不知道哪一站开始上来了一对看起来就像坏人的夫妇,带了一只霸王龙(??)应该是南美人吧,但那时候我们还在南美境内,龙一直欺负狗狗,其他人也很害怕它开口吃人,终于有一天大家忍不住要他们下船,我也忍不住跟那个女的争执了几句,结果他们一挥手叫来一帮弟兄,吓得我竟然滑吊索逃跑了(从这里开始就变成了特工戏),接下来突然就变成了我其实是一个组织的成员,现在不能走海关了,我们要互相掩护好安全离开南美(所以保姆人呢),我跟不知道从哪里冒出来的队友连缩小药都用上了,趴在一架飞机上回去了(什么)结果到家了才知道队友是那对夫妇中的丈夫易容S假扮的,本来要打最终boss的然后我就醒了
    2017-07-18 16:02
    《瞎写的。》<br><br>人的生命走到终点时,会发生什么、看到什么呢?<br><br>应该,是天国吧。<br><br>我沿着无尽的楼梯不断向上攀爬着、攀爬着……不知前方的风景,亦不知等待着我的究竟是什么,只觉得周围的风景像是什么宗教建筑的内部一样,洁白的大理石、看不清纹路的雕塑,沿着楼梯盘旋而上。<br><br>我只知道,那是一条很长、很长的路,仿佛永远走不完。<br><br>可永远这个词,到底又有多长呢?<br><br>对于是死人的我来讲已经无所谓了。我唯一在意的事情就是……<br><br>“好累啊怎么还没有到啊!!”<br><br>我旁边的小伙子烦躁地跺了跺脚,直接开始抱怨了起来,这已经是我一路上第三次听到他这样吵闹了。走在这座塔里的并不只我一个人,世界上每时每刻都在死人,不知从哪听到的,每秒钟平均都会有1.8人死去,我也不过是这庞大的数据中的一个罢了,这个小伙子亦是。我倒对死这件事情已经淡然了,可路上有这样的旅伴真是令人烦躁。<br><br>我叹了口气,想要继续往前走,这家伙却正好一屁股往我面前的台阶上一坐,托着下巴撇着嘴挡我路上了:“走什么走,不走了,我就在这儿坐着。”<br><br>于是,我也忍不住了。<br><br>“现在的年轻人怎么回事,稍微运动几步怎么了?身体素质也太差了吧!”<br><br>那小伙子愣了愣,显然没料到我会突然向他发难,他瑟缩了一下,侧开身为我让出了位置,声音也软了下去:“对、对不起,您请继续……”<br><br>识相还是很识相的。我毫不犹豫地跨过他往前走去了。<br><br>“真是,人死了都不愿意运动,现在的年轻人是有多懒……啊,死了也就不用运动了吧……?”我嘀咕着,突然想到了这个问题,不禁扶额叹了口气道,“我也是糊涂了。”这么说着,我习惯性地将手伸进胸前的衣袋里想摸出一支烟来,却发现衣袋已经空空如也了。<br><br>啊,烟没带上路。这不是显而易见的事实吗?<br><br>我正要这么想着,却突然有人拍了拍我的肩,我回过头时,一支烟不知何时凑到了我的嘴边。<br><br>“抽吗?”<br><br>“啊?”<br><br>我的眼前出现了一个笑嘻嘻的青年,他看起来似乎由衷地感到开心,一点也不像是刚刚死掉的样子,恐怕是个没心没肺的家伙吧。<br><br>这么想着,我也懒得纠结,随手接过了他的好意道:“多谢。”<br><br>“没关系没关系。”那青年笑着道,“天堂之路太漫长了,总要有个人陪着说说话嘛,死在一起也是个缘分呢。”<br><br>又是一个吵闹的家伙,怎么死了都不让人清净。<br><br>我尽量礼貌地婉拒了起来:“抱歉,我不大擅长聊天,还是之后在上边有缘再见吧。”<br><br>“没关系,我擅长聊天。”那家伙自顾自地说了起来,似乎丝毫没察觉到我的委婉用意,“您生前是做什么的啊?”<br><br>“……一个通往天国的普通人罢了。”我随口敷衍道,继续抬起头看着前路,只觉得这条路怎么还没有到尽头。<br><br>“别这么说嘛,每个人的故事都有不普通的地方。”他坚持不懈,“您身上也总有不平凡的事情吧。”<br><br>……总之随口编点什么能让他满意,他就会闭嘴了吧。<br><br>我努力回忆着自己了解的知识,思考了一会儿现在的年轻人喜欢什么,在他闪闪发亮的目光下,我信口开河道:“我是个杀手。”<br><br>“喔喔喔喔!!这个开端我喜欢!!”青年瞪大了眼睛。<br><br>这下轮到我感到震惊了,我真没想到这种一听就是乱编的开场白居然把他成功吸引了。这是个好讯号,编得好一点说不定就能摆脱这个家伙了。<br><br>这么想着,我继续硬着头皮瞎编道:“只要有足够的钱,我什么工作都接,所以什么人我都杀过……”<br><br>“有钱人呢?”<br><br>“有过。”<br><br>“官员呢?”<br><br>“有过。”<br><br>“皇家成员呢?”<br><br>“当然。”<br><br>“连大总统那种也有过吗?”他眨眨眼睛问道。<br><br>“有有有,当然有过。”这一通下来我压根没听他问什么,胡乱应付道,“反正你想得到的人我都有杀过。”<br><br>“真厉害!杀手先生,太厉害了!”他忍不住拍起了手来,“那这么厉害的你是怎么死的呢?一定有惊心动魄的逃亡故事吧!是吧!”<br><br>“没有。”我残忍地打断了他的幻想,“因为我发现这世界上已经没有我杀不掉的人了,所以我自杀了。”<br><br>“嗯……?”<br><br>“因为太无聊了,所以就自杀了。好了,这下你可以离开了吗?”我画了个自以为很完满的句号,看向了他,青年闪闪发亮的眼神似乎有些失望,但还没有死心。<br><br>“真的就这样?”<br><br>“就这样。”我没再看他,就要继续大步向前走去,突然我发现,不知从何时开始,我的前面已经没有路了。<br><br>象牙一样的螺旋楼梯不见了,取代而之的是断崖峭壁,深不见底。<br><br>这是,怎么回事……?<br><br>我混乱地扫视了一下四周,却看见不断有人走来,又从峭壁上坠落,他们好像根本不知道前方没有路一样,一个一个地走上前人的后尘,仿佛陷入疯狂一般不可理喻。在意识到哪里不对劲的那一刹那,我回过头去正想要往回走,却与身后的青年面对面了。<br><br>“让开,让我过去。”<br><br>“不行哦。”<br><br>他仍然带着先前的笑意,我的身影映在了他黑亮的眼中,惊恐在无限的放大。他笑着,抬起手,我还没反应过来,那只手便放到了我的胸口,轻轻一用力——<br><br>“你怎么知道这是天堂,还是地狱呢,先生?”<br><br>我在坠落。<br><br>无尽地坠落。<br><br>“说到底,所谓天国是什么呢?地狱又是什么呢?”<br><br>尽管我本能地挥舞着手想要抓住什么,却只碰到了空气。<br><br>而他的身影离我越来越远,逐渐消失在了我的视野里。<br><br>“往上走,可不一定是天国啊。”
    2017-04-06 13:33
    月阳。<br><br>*3000字纯战斗爽文,从头打到尾<br><br>当教堂的钟声敲响两下的时候,连夜雀都禁不住困意了,它们将头埋在翅膀的羽毛下,陷入深深的沉眠。月光悄悄躲在云层的后面,透过云间狭小的缝隙窥视着这片宁静的陆地,晓光的街道在沉睡,只有几户窗口仍亮着昏暗的蜡烛。<br><br>在这个几乎空无一人的城镇上,戴着兜帽的娇小身影快步地走着,她轻巧地穿梭在巷道之间,像猫咪一样的脚步没有留下任何声音。她走着,身形突然毫无预兆地一闪,就要拐进了一条胡同里,却差点就迎面撞上了一个同样轻快的身影。<br><br>“干什么干什么?走路看着点啊!”对面的女孩似乎早有准备地向后退开几步,看起来心情极度不好地撇头瞪了她一眼,“小孩子大晚上的就应该……”那女孩突然不说话了,紧紧地盯着她兜帽下仍带着稚气的脸庞。<br><br>爱尔柏塔眨了眨眼睛,似乎极为无辜似的歪了歪头,重复着对方的话语:“小孩子大晚上就应该……?”<br><br>她们之间突然弥漫着极为诡异的沉默,晚风吹拂着少女们的发丝,撩开了遮挡月亮的云幕,银色的光芒流泻在地面上,照亮了狭窄的巷道。<br><br>那就是发生在一瞬间的事情。从小巷子里冒出来的黑发少女如闪电般窜了出去,爱尔柏塔仅仅眨了一下眼睛,少女敏捷的身形就已经到了眼前,月光照亮了她左手上的铁爪,那夺命的刑具闪烁着寒冷的光,直直逼向爱尔柏塔的咽喉。恶魔少女后退一步,抬起手抓住了对方的手腕,她抬起头,从兜帽下露出的金色的眼中饱含着杀气和快意,借着黑发少女向前的冲力,爱尔柏塔手肘顺势向外一拱,一把将黑发少女向外撞了出去。<br><br>眼看着黑发少女就要狼狈地重重摔在背后的石墙上,少女却灵活地在空中找到了重心,她微微转身,在墙面上用力一蹬,柔韧的身体向前一翻稳稳地落在地上。爱尔柏塔鼓起了掌,她大笑了几声,危险地眯起眼睛看着面前的少女:“真厉害真厉害!让我猜猜,你是可悲的伪神的仆人,还是被单纯雇佣来送死的可怜虫呢?”<br><br>“还是把你的得意留到’那边’去吧,黑王的小走狗。”黑发少女啐了一口,她摸着身后的石墙,顺着巷道往旁边蹭了几步拉开了距离,飞快地将戴在头顶的一块布扯了下来遮住了自己的视线,爱尔柏塔自然认得,那是星士的圣眼。<br><br>“原来如此,你是伪神的仆人啊。”爱尔柏塔欢快得仿佛方才性命受到威胁的人并不是自己一样,“竟然能追查到这个地步,应该给你一点奖励才是呢……”她像是确实在认真思考一样苦恼地拖着腮,“比如说,一只眼睛?”<br><br>迎接她的是带着强劲的风迎面飞来的利刃。躲闪及时的恶魔少女仅被削断了几根蓝金色的发丝,而娇小的星士干脆利落地跳上了一截废弃的台阶,随手又连着丢出了几枚飞刀,每一柄都紧追着恶魔少女飞速退开的步伐,根本不给爱尔柏塔半点近身的机会。恶魔少女见暂时占不到上风,忽然心生一计,她佯装溃败转身跑出了胡同,月光将她逃开的身影拉得老长。<br><br>“等等!”星士少女在她身后喊道,爱尔柏塔拐进了另一条死胡同里,她顺着残留的破旧台阶和阳台,敏捷地跃上了屋顶,屏住呼吸等着猎物上钩。<br><br>急促的脚步声果然追在她的身后很快传来,却莫名地在接近之后停下了。<br><br>爱尔柏塔躲在那里等待了半天没有看见人闯进来,她正感到有些疑惑。突然,她回想起了什么,猛然转过头去,正好跟悄悄从背后爬上屋顶的少女撞了个正着。她一边抬起手架住了星士少女凌厉的攻击,一边在心中怒骂自己差点就疏忽大意了。<br><br>——星士使用的星魔法能从空中俯视的视角观望地面。<br><br>“切。差一点。”星士不甘心地“啧”了一声,她深知抹杀自己方才漏掉了抹杀对方最好的时机,恐怕这样好的机会再不会有了,只能随手再投掷出两枚飞刀,向后退开了距离,用铁爪扣住房檐跳回到地面上。落地的一瞬间少女的身体因为强大的冲击力微微一颤,星魔法的自愈能力立刻自如地运转着修复着她损伤的腿筋。<br><br>“……啊,你都,做了些什么……”<br><br>“哈?”隔得太远没听清楚对方在念叨什么,星士少女莫名其妙地抬起头,她一边戒备地举起铁爪摆好防御的姿势,一边从腰间抽出又一把小刀握在手中,“这个恶魔是脑子秀逗了吗?”<br><br>“……我居然犯了这么大意的失误……当然,不能再让黑王陛下继续失颜面了……”<br><br>星士少女仍无法理解爱尔柏塔的言语,却又不清楚情况不敢轻易冲了上去,她只能看着恶魔少女捧着脸自顾自地念叨些什么,然后站起身张开了手,她吟唱起了优美的曲调,一股无法言明的能量向她的手中聚集而去。<br><br>忽然意识到对方在做什么的星士少女就要上前一步去打断,却已经太迟了。<br><br>“Quaeso, tunc excitantur. Propter me, vigilans, dormiens venti!(我诉求、继而唤起。为我而苏醒吧,沉睡之风!)”<br><br>她从屋顶上毫不犹豫地跳下,强烈的风压萦绕在她的脚边,完美地缓冲掉了高空落地造成的伤害,掀起尘土的风暴。细小的砂石混杂在飓风之中,在恶魔少女的吟唱下聚集在一起,夹杂着狂暴的杀意涌向黑发的星士,尽管少女及时地抬起手臂护卫住了头部,飞扬的砂石还是刮破了她的衣裙和皮肤,它们在强劲的风中就像一道道利刃,在星士身上留下一丝丝淡红的血痕。<br><br>黑发少女的肩膀开始抖动了起来。她挡住了自己的脸,让人看不见她的表情。爱尔柏塔疑惑地看着星士颤抖的身体,一度以为对方应该是感到了惧怕,而很快她就知道并不是如此了。<br><br>那是名为“兴奋”的情感。<br><br>“哈哈哈……哈哈哈哈哈!不过是个恶魔,竟然敢——你竟然敢——!区区一只黑王养的狗!玷污女神的杂碎!!”她仰起头,发出疯狂而畅快的笑声,“好啊……好啊!!”她用力一踏地面,顶着风沙毫不犹豫地冲了上去,毫不在乎被夹杂的石块击中,仿佛完全感觉不到痛感一样挥舞着铁爪劈裂着迅猛的风暴。而恶魔少女虽然略微感到了讶异,却没被她如此疯狂的举动吓到,她像是早有准备一样,中断了口中的吟唱,上前一步跟星士少女扭打在一起,两个娇小的身影互相压制着、撕扯着,夹杂着恶毒的咒骂与轻蔑的挑衅,她们几乎毫无章法地翻滚着,撞击在墙角发出沉闷的响声,直到冰凉的金属触感抵在爱尔柏塔颈动脉间,而恶魔少女也死死掐住了星士的喉咙。<br><br>一时间,寂静的街道上就只剩下急促而粗重的喘息声,两个人都丝毫不相让一分,死死盯着对方,她们深知紧绷的神经哪怕放松一丁点都有可能成为致命的漏洞。<br><br>月光悄悄地藏回了厚重的云层之后,欢快的蟋蟀对巷角里发生的生死搏斗毫不知情,放声唱着求爱的情歌,紫茉莉在漆黑的夜晚舒展淡色的花瓣,倘若不去看角落下涌动的暗流,一切就像是晓光度过的任何一个夜晚一般美好。<br><br>突然,毫无预兆地,缓慢接近的脚步声吸引了少女们的注意力。她们仍然紧紧盯着对方,生怕被人占去了先机,却都不约而同地竖起了耳朵,那步调的主人还哼着悠闲的小曲,愈发接近了她们所在的地方。那悠扬的曲调在走进街道的一刹那因为震惊戛然而止,身穿警备队服的男人惊讶地瞪着她们,走上前去吼道:“你们在这里干——”<br><br>两个少女都在这一刻当机立断做出了行动——爱尔柏塔的动作更快一点——恶魔少女一把拉过男人踩在他的腰间挂在他的肩上,一只手捂住了他的嘴,另一只手拔出腰间的匕首横在男人的颈间:“哎,等一等,不要那么心急嘛,伪神的小奴隶……再前进一步的话,他会没命哦?”<br><br>黑发的星士愣了一下,她似乎是皱起了眉——被圣眼挡住看得不是很真切——然后她笑了起来:“你可能对星士产生了什么误会,恶魔。”<br><br>“哦?”<br><br>下一秒钟,男人温热的血液喷洒在地面上发出清脆的声响,可怜的牺牲者甚至来不及发出惨叫就失去了意识,星士少女干脆地甩了甩铁爪上的血,抬起头看着及时向后跳去的爱尔柏塔,后者挑起眉,露出了玩味的笑容。<br><br>“有意思,还真是毫不犹豫就杀了呢,应该说真不愧是伪神的信徒?那些愚蠢的人类知道自己信仰的神可以随手就抛弃他们吗?”<br><br>“能为伟大的女神去死明明是他该骄傲的事情。”星士少女抬起铁爪指着面前的恶魔,如果她没有戴着圣眼,一定能看到她眼中对对手充满的厌恶与憎恨吧,“这个闹剧差不多该结束了,恶魔。”<br><br>“你想要杀了我?”爱尔柏塔耸了耸肩,她突然直起身,压低了语气,金色的眼中闪烁着危险的光,“你能杀了我吗?”<br><br>星士少女没有说话,她手背上亮起的光芒代表了一切——哪怕是离开了一定距离,爱尔柏塔也能感受到对方身上突然增强的力量。<br><br>“总之,试试就知道了吧?”<br><br>恶魔少女眨了眨眼睛,她放声笑了起来,仿佛这真的是个很好笑的笑话一样。爱尔柏塔借着风的助力轻快地向后闪过了星士的攻击,她举起双手,口中飞快地念着奥法的咒文。一瞬间,强大的风压灌注在她娇小的身体上,她高声吟唱着,感受着流通过全身的玛那,呼唤着晓光的每一寸玛那的能量向自己聚集而来,它们涌动着、旋转着,冲向在少女高举的两手之间,连草叶都被连根卷起,凝聚成高速旋转着的球形气体,散发着可怕的能量。而星士少女亦毫不退缩,在星痕的加持下,她吼叫着,近乎自杀式地顶着风压奔向了自己的敌人。<br><br>疯狂的少女们的心里很清楚,她们之间今天必须有一个死在这里。而最后的决战就在这一瞬,一触即发。<br><br>
    2017-01-26 13:05
    *循环11文字の伝言写的40分钟直播短打<br>*11文字の伝言是首好歌大家都该喜欢!!<br><br>婴儿的啼哭声渐渐弱下去了。<br><br>他来到世上的时间太短,还没有来得及睁开眼睛看见母亲欣喜而泣的面庞,没有来得及喝进第一口香甜的乳汁,没有来得及举起肉乎乎的小手去抓母亲垂在脸上的发丝。如她曾被告知的那样,她的孩子甫出生便又陷入沉沉的睡梦,再也不会醒来。<br><br>“睡吧,亲爱的,做个好梦……”她仿佛并没有意识到孩子已经离去的事实,轻轻拍打着婴儿的背,哼着安眠的摇篮曲,亲吻孩子愈发散去温度的额头,“睡吧,我的孩子……”<br><br>她缓缓踱着步在房间里来回走着,小心翼翼,生怕惊醒了怀里的婴儿,固执地唱着并没有人在倾听的安眠曲,窗外流进的一丝嫣红的光芒爬上了年轻母亲的裙摆,她下意识地转过头,看见了逐渐消失在地平线上的夕阳,伴随着教堂的钟声,像是在为消逝的年幼生命悲鸣。<br><br>晚霞烧遍了半边天,火红的颜色为整座城市浸染上凄美的色彩,洒落在河水上飘散着粼粼的波光。她曾无数次走在那河边抚摸着日渐鼓起的小腹,想象着今后可以牵着自己的宝贝漫步在街道上,告诉他这座城市是多么美丽、有他的生活是多么美好和幸福。<br><br>而这些都不会再有了,她的孩子已经不会再回应自己的呼唤。<br><br>——他死了。就在他刚来到这个世界不久。<br><br>她仿佛终于意识到了这一点,更加抱紧了那具已经凉下去的小身体,将头深深地埋了下去,好像这样做就能用自己的体温让他暖和起来一样。她或许应当悲伤地哭泣吧,可眼泪却没有流出来——那一瞬间,她连自己心脏的跳动都感觉不到了,那个孩子带走了她全部的灵魂,也许连悲伤为何物都无法感觉到了。<br><br>当她反应过来时,发现自己已经踩在积雪的地上,抱着怀里的孩子漫无目的地走在街上,鞋子摩擦在柔软的雪里发出“沙沙”的声响。黄昏的天空是紫色的,沉下地平线的太阳将最后的余晖抛向了天空,冰冷的空气渗透了她单薄的衣服,她打了个寒噤,低下头看向紧闭着眼睛的孩子,麻木地在心里想着:孩子,会不会觉得冷?<br><br>明明知道这个孩子不可能活下来,甚至不一定能诞生在世界上,明明知道他会消逝,她还是没放弃过祈祷——若是神明仁慈,说不定会发生奇迹呢?<br><br>可奇迹并没有降临。<br><br>年轻的母亲久久地坐在河边,她凝望着面前涓涓的河水,直到星空布满了夜幕、身体冻到没有知觉。<br>“Hiver。”她突然唤道,低下头看着怀里的挚爱,“你的名字叫Hiver,冬日的清晨出生的Hiver。”<br><br>——满载着她的希望出生的Hiver。<br><br>——带着她的绝望消逝的Hiver。<br><br>她将昼与夜的双子人偶放进了亲手绣的襁褓,星光在冰冷的河水里流动着。年轻的母亲站在河水里,寒冷侵噬着她的神经,打湿了她身上单薄的布料,让她抑制不住地颤抖着——抑或是她抽泣而忍不住颤抖着——她闭上眼睛,放开了手,任星光将她的孩子带向触及不到的远方,却再没勇气目送他离开。<br>“祝你幸福,Hiver(我的孩子)。”<br><br>——你是我曾经活着的证明。
    2017-01-25 14:00
    *实际上是一个月前的一篇练笔,just凑凑<br>*20分钟直播短打,loop夏夏的语音突如其来的发疯<br><br>偌大的宇宙里只有无限的虚无,声音无法在没有空气的世界里传达,她离的过于遥远,就连光线也无法传达,只有机器在不断地运转、运转,时间在这里都是静止地。<br><br>她睁开了眼,分析着从各个世界线流动而来的数据,分析这些知识和影像,以人类难以想象的速度学习着。<br><br>她观测着每一个世界。<br><br>更新鲜的事物,更有趣的玩具,更怪诞的闹剧。<br><br>更加,更加,变得好玩起来!<br><br>“妈妈真的很努力诶!再加把劲,加把劲就能通关了哦!那个时候,我就可以和妈妈一——起——玩——耍——啦——☆”<br><br>“呜哇……!为、为什么,你到底是谁,这里是哪里……为什么要叫我妈妈……!”<br><br>小小的女孩哭泣着,她在这不可理喻的空间里奔跑着,背后凶恶的怪物发出刺耳而尖利的叫声,从未见过这般可怕的事物的女孩飞奔着,而满地的荆棘阻挡了她逃脱的脚步,它们嘲笑着她无意义的努力,将女孩绊倒在地上。那个充满恶意的笑声又一次响起来,简直就像是在享受着女孩的恐惧和无力一样,或者说,充满了对这个新“玩具”热切的“爱意”——<br><br>“不通关的话可不能知道哦,不听话的话,就算是妈妈也要惩罚的呀!”<br><br>“诶……!”<br><br>小女孩强忍着膝盖摔在布满的荆棘地上几乎在那瞬间要哭喊出来的痛楚,她拼命坐起身,对危险与恶意本能的害怕和警觉在直觉里叫嚣着,挣扎着想要站起来。<br><br>要逃。她必须要逃,不然的话……<br><br>“唔,逃跑的话可是不行的哦?妈妈要陪我玩才行的呢!”<br><br>下一秒钟,小女孩睁大了眼睛,到极点的恐惧令她颤抖得连喉咙里的声音都无法发出,本能的泪水从眼眶里掉落,倒映着那不断接近的、名为“杀意”的死亡之门。<br><br>那是命运的恶意凝结成的、无人归还的铁门。<br><br>“真可惜。只好下次再跟妈妈一起玩耍啦,那么,再见啦——!”<br><br>史塔夏托着下巴,百般无聊地打了个哈欠。她的周围又回复了无止境延伸的黑暗,和虚无。<br><br>“有点腻了,下一个好玩的玩具,要尽快找到呢☆”<br><br>-END-
    2017-01-08 13:44
    雪。<br><br>白色的、在空中飞舞的雪。<br><br>会从没被高领保护的脖颈飘进来的、带着冰凉触感的雪。<br><br>踩在脚下会发出轻轻的摩擦声的、柔软的雪<br><br>我在独自在雪中走着,大衣的帽檐微微遮住了我的头顶,寂静的街道上能听见它们落在地上发出的“沙沙”声响。我抬起头——<br><br>傍晚深蓝的天空、满地皑皑的白、橙黄色的灯光将冰冷的空气晕染成温柔的暖色、拿着铲子将车顶顽皮的雪无奈地抛落的男人……无论是哪样,都是我在梦中才能见到的风景。<br><br>这是生长在南国的我从未见到的景色。<br><br>我像误入仙境的爱丽丝,睁大眼睛伸出手去挽它们,跳动在我手上的冰凉有点痒痒的、刺刺的。它们还在不断地从云层后面掉落下来,被灯光染得发亮。以往我只能在梦中、电影里、书中去看这样的景色,如今却也能亲眼见到了。<br><br>这样的风景,我以后便也会习惯了吧。<br><br>这样的风景,我以后便也会跟这里的其他人一样,麻木而毫无心动了吧。<br><br>我推开餐馆的门,里面在放着优雅的爵士,许久未见的店主向我问好。我坐在窗边,凝视着窗外这场令我激动不已的初雪。<br><br>雪花真的是六个角的。我愣愣地想,看着窗户上那细小的冰花。它只有芝麻粒儿的大小,却那样清楚地在窗上舒展着精致的枝桠,每一根楞都那样清晰,却也很快便融化成了水珠。它们前仆后继地落在窗上,犹如不断盛开的昙花之园——不,昙花尚且没有它们这样短暂、这样精致。<br><br>路上的行人只是低着头快速走过,没人欣赏它们短暂的美。我亦不去谴责他们,兴许过不了多久,我也不过与他们一样见怪不怪罢了。所以我打开本子,写下了此刻所有的感想。<br><br>——一个本与冰雪无缘,却又爱上了它们短暂的南国少女。<br><br>
    thing.php?id=2529621
    确认
    取消
    list.ph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