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1
2
  • 登录
  • 注册
  • 发现
  • 关于
  • 向光生长

    实现
    2017-01-21 21:11
    最近状态不好,罪过罪过。
    2017-01-20 20:38
    今天……应该又没更新?
    2017-01-19 00:47
    嘤。
    2017-01-16 21:59
      15   夏林坐在办公桌前,罕见地有点心神不宁——今天向光网络的一个重要股东约他出来吃饭,据说还请了什么重要人物。虽然他并不喜欢这种场合,前几年公司也顺风顺水地走过来了,但如今面临着荣飞公司的一系列威胁,他只能答应。      晚上接夏林的车到了,他坐在后座,犹豫了一下,拿出手机来。      ——上班了吗?   ——今天我休假,但还在酒吧,怎么?   ——就是想问问你,酒桌上有没有什么装醉的办法?   ——哦?夏总终于也要出去应酬了?[网页链接]   ——瞧你这话说的……你新工作有眉目没?(那些方法真有用吗)   ——少喝点,注意身体      ——我的公司还有个职位……   夏林想了想,还是把输入框里的内容删掉了,向光网络说大不大,说小不小,又正面临危机,自己贸然邀请他不合适。      这两天他一直和向翎用微信聊天,心里好像就找到了些依靠,却又觉得太打扰别人,每次还未能发起攻势自己的信心就消耗殆尽了。      而且夏林还没有问过,向翎是当年那个人吗?他自己总是不信的。         酒过三巡,那位马股东从夏林嘴里套足了情报,面色总算自然了点,大声痛骂荣飞:“荣飞就是靠抄袭发家的!你看他那什么信飞聊天,不就是模仿人家外国的东西吗?再看看他的天天涂色、天天记账,不少都是‘借用’了我们向光的创意,可人家家大业大,后面还有赵氏集团顶着,谁敢说他们?”      另外几位也跟着附和,这位就更来劲了:“夏总啊,您年纪轻轻的,可不要怕了他们,我不懂这些,那些什么…什么网络游戏,你好好做,下下个月,打他荣飞一个措手不及!”      夏林禁不住又被劝了几杯酒,他酒量本就不好,这会儿趁热闹悄悄地跑去卫生间,用凉水洗了把脸。      ——你还好吗?需要接送吗?      这就是客套客套吧,夏林盯着手机屏幕想。      ——如果需要的话,你愿意吗?      再没有回复。      夏林又回到酒桌上,那马股东刚从外面进来,还领了一位——那男人个子很高,身体修长但并不显得瘦弱,不同寻常的是他有一头长到手肘的黑发。      “这是唐氏投资的董事长,唐笠,唐董,”那人又转头摆出笑脸说,“这就是向光网络的总裁,夏林,年纪轻轻,但大有作为,大有作为呀!”      夏林的身体僵硬了一瞬间,但很快他强迫自己微笑出来:“马先生客气了,在下只是走运而已。唐董,您好。”      唐笠大概四十来岁,皮肤倒是保养得很好,他只坐着,也不动碗筷酒盏,听到夏林的名字时多看了他几眼,什么也不说。      马股东又张罗着上新菜,使劲向唐笠推销着向光网络的大好前景。      夏林也沉默起来。他不是不明白马先生的用意,赵氏集团针对一个小小的向光网络不过是动动手指的功夫,为了让自己的钱不打水漂、赚得更多,那就只能再给向光网络找个差不多的靠山,也就是唐氏投资后面的玉唐集团。      这工作原本不需要马先生这样的人操心,夏林也对这种有些僭越的行为有些不爽,更想不通向光网络到底能有哪一点能打动唐笠的铁石心肠。      夏林想着自己原本的计划,无意识地一杯一杯地把酒当水一样喝……
    2017-01-14 22:59
      14   向翎本想随便聊几句就走人,反正这里发生什么都与他无关,哪怕是在这里寻求暂时的肉体关系的人们,身周不也总是笼着一层厚厚的外壳吗?      更何况他已经有点厌倦了心理咨询那个着实残酷的过程——不断敲开陌生人的心扉,和他们做暂时的朋友,最后只落得自己一个孤零零地知晓着不为人知的隐秘。      可向翎心里突地一阵惊慌,他看见对面那个冷冰冰的男人正俯视着手中颜色艳丽的酒液,轻轻转动白皙的手腕,好像要用目光分析出里面含有的成分似的。而向翎偏偏在这种机械而无情绪化的过程中,品味到了一种隐秘的活色生香的氛围。      哦,他想起来,这个人好像是个总裁。      “那是龙舌兰日出,银龙舌兰、橙汁和石榴糖浆。”向翎终于看不下去那种目光,鬼使神差地说,“是刚刚小九请秦先生的……”      “哦。”夏林没什么表情,似乎是顾及自己开了车来,把那杯酒放下了,转移话题道,“秦乔告诉你他的工作了?”      其实夏林只以为那橙红色渐变的液体是什么新型果汁,差点来个一口闷。      “什么工作?”      “哦,那就是还没到那一步。”夏林用暧昧的眼光看着他,“秦乔是个半死不活的四十八线小明星——不过他似乎有点后台,不久就要出专辑。一般来说他和人讲到工作的时候,酒店房间都预备好了。”      你们弯的看谁都弯是吗???向翎觉得自己幼小而笔直的内心深处遭受到了践踏。      一向善于交际的向翎从脑海里扒拉不出什么说辞,只好又挂上微笑。      “你有微信吗——或者说手机号?”夏林看了看表,对他眨眨眼睛,“我明天还有点事,不能再待下去了,上次泼你酒的事,我还想再和你好好道个歉。”      夏林对他笑了笑——天知道秦乔会不会惊掉大牙——总之夏林很温柔地笑了:“秦乔他这个人比较爱玩,我怕他又找你麻烦,而且我想和你顺便交个朋友,不行吗?”      向翎被那个极具有欺骗性的好看的笑容迷惑住了那么一瞬,问:“为什么?”      他问为什么夏林想和自己交朋友,又突然想到夏林该不会用什么“合眼缘”之类的理由……      “合眼缘……”      果然是……      “……你长得正好是我喜欢的样子。”      ……果然是不同凡响。      看着夏林紧绷的脸颊和弯起的眼睛,向翎真是没了脾气。没见过这么不要脸地夸人的。      
    2017-01-13 23:46
      13   夏林压抑着自己颤抖的声音,试图用一个温和一些的口气,说:“也是——天塌下来哪用得着我。你们刚才还没说完吧,我先抽根烟。”      他在秦乔面前伸出手,秦乔会意地放了根烟上去,做作地说:“给,大少爷。”      夏林低头叼着烟,笑了出来。      秦乔因为这笑多看了他好几眼。      “两位……”向翎有点尴尬地浑身难受了。      “他叫夏林。”秦乔拍拍身边男人的肩膀,“就是你第一次上班那天,他来过这。你很走运,看到过这小子笑出声的人我一只手都数的过来。”      “这是向翎,新来的服务生,”秦乔又怼了夏林一下,“没打火机?”      “我就闻闻味儿。”      那种轻飘飘得好似飞在空中的情绪就占据了夏林的脑海那么一会儿,他定定地看着对面的向翎,然后无所谓地叹了口气,神色又回到了之前那种看起来都冷的状态。      “夏先生笑起来很好看,为什么不多笑笑呢?”向翎犹豫着不知道该说什么,之好用了一个最烂大街的套路,却没想到夏林游移的眼神“唰”地聚焦到了他身上。      “上周……我是不是泼了你一身酒?”夏林说,“那件事是我有点冲动,对不起。有给你带来什么麻烦吗?”      之前让他差点失控的、看见那个轮廓时微茫的希望早已被夏林赶出了脑海。怎么可能呢?他对自己说,找了那么久的人,明明是那么有才华的人,怎么可能会在这里?      “啊,是,没关系的。”向翎记忆中那个在灯光下苍白而冰冷的侧脸和面前这个有些神经质的男人的面孔逐渐重叠在一起,“夏先生的困扰,解决了吗?”      “看样子你们挺有的聊,”秦乔整了整他那件骚包的外套,“我经纪人快来了,有什么事下次再和我讲,夏林。”      “这么晚了,她找你什么事?”夏林一副不赞同的表情,“不用下次了,我直接告诉你——以后我可能不会再来了,你也收收心吧,还有,我不想你再私下联系赵祁……你这样我很为难。”      “哟,我们的关系变得岌岌可危了,不是吗?”酒精让秦乔变得有些口不择言,他转身离开,“我没有在说醉话,我是想劝你别活总是在自己的世界里了,出来走走吧。记得小时候我们一起堆的沙堡吗?”      沙堡孤零零地矗立在沙滩上,烈阳当空,离群的小男孩在海风中用手护住已经不再潮湿的墙壁,却只等到风吹起几颗沙砾,在空中折射着微光。
    thing.php?id=2503516
    确认
    取消
    list.ph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