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1
2
  • 登录
  • 注册
  • 发现
  • 关于
  • 『写文』进展记录

    实现
    2017-01-24 03:07
    今日:<br><br>车,不开。<br>(是不是很眼熟?<br><br><br>其它:<br><br>车得开到春节更新完。<br>在通假面,这作我一开始不是很喜欢,实在太难。<br>但是越玩越喜欢是怎么回事……
    2017-01-23 00:56
    今日:<br><br>车,不开。
    2017-01-22 00:15
    今日:<br><br>“钉——”<br>金属的撞击声在山林中回荡。<br>是夜一片寂静,但这声音仍在穿过山坡便被大雪吸收了,剩下更浓的死寂,笼罩在夜色中。<br>“钉——钉——”<br>这里是一座小山的山顶,长长的坡道是来这里的唯一道路。<br>路的尽头是块被树林包围着的小空地,往年只有樵夫和猎户会上山来,近年来却也深受想要私密空间的年轻人的喜爱。<br>声音正是从这传来的,一声一声,连绵不断。<br>“钉——钉——钉——”<br>若这时有人向山顶走来,一定第一眼就能看见这里的雪。<br>——已被鲜血染红。<br>混杂着血的雪宛如一条小河般,顺着山道,一直延伸向了山顶的空地。<br>在那里,河流有了发源地。<br>仰面倒在地上的男性双眼惊恐地圆瞪,似乎不能接受自己的死亡,更不能接受杀死自己的人。<br>他腹部有道明显的伤口,大多数血都是从那里流出的,但更为可怖的是他的胸口。<br>胸腔——靠左的那侧,应当被肋骨和肌肉包裹的那一块——已经被彻底剖开,里头的东西被取了出来。<br>一些细碎的鲜血顺着胸口的破洞向前延伸。<br>“钉——钉——钉——钉——”<br>抵达了这些撞击声的真正出处。<br>空地尽头的树上,还冒着热气的心脏被一根铁钉穿过,一下下,被敲击着、钉死在树上。<br>“来吧……”近乎呢喃的女声几乎被掩盖在了敲打声下,“接受您的祭品。”<br>心脏厚实的肌肉已被彻底贯穿,流动的血已经滴尽,汇聚在树脚下。<br>而呢喃声还在继续着。<br>伴随着“钉钉”的撞击声。<br>经久不息,仿佛会一直徘徊在这里一般……
    2017-01-20 05:46
    今日:<br><br>少年猛地向前跑去,背后的公寓犹如鬼影缠绕着他。<br>他要把那鬼影甩开、抛下、丢在身后他再也看不到的地方!<br>黑夜中回荡着他的脚步,踢踢踏踏地传向无限远的远方,无穷尽的黑暗中。<br>“咕、哈啊……”<br>——这里到底是什么地方?<br>他遇到了什么?<br>为什么……他会在这里?<br>迎面而来的风里混杂着潮湿泥土、尘埃、夜风、水泥与霉菌,少年不知道自己跑过了多少条街道。<br>而后他摔倒在地,地面上一个小小的落差绊倒了他,身体从外而内响起“咚”的一声,骨头被振动了,颤抖着哀嚎着疼痛。<br>少年蜷起身子,仰起头向后头张望。<br>公寓已经看不见了,可他并没有觉得好过多少。<br>他可以甩掉公寓,却怎么也无法甩开缠绕着他的鬼影。<br>
    2017-01-19 02:26
    今日:<br><br>“没有那么容易打听到信息也是情理之中。”鸦说,肩膀上的乌鸦“咕”了一声。<br>——卡里的不满并非源于关于纹章的事被泄露了。<br>而是他最初以为能从铁匠这里,得到更多信息。<br>也就是说,他从一开始就没有对丽贝卡能保守秘密有什么期待,精灵想。<br>“在想什么?”卡里问他。<br>思绪让鸦的脚步放慢了,他落在了半精灵后头,前头的人回身看着他,传来的问句简简单单。<br>简单到甚至没有过多的疑问,只是用问话提醒他应当追赶上来了。<br>既不信任,亦不期待,一如他面对初来城市的森精灵冒险者般。<br>“我只是在想。”鸦淡淡说道,“既然这里到了城市北侧,不如去艾结亚的教团看看,如何?”<br>“哈?”半精灵脸上浮现出不可思议的神情,“你还真想管这事啊?”<br><br><br>其它:<br><br>发现忘更了……<br>最近文力不足,要尽快恢复。<br>但是还是沉迷塞尔达……哎,要说无形渗透世界观,我只服老任……<br>这种世界观完全不时“展现”给人看的,而是它就在那里啊OTL
    2017-01-18 18:02
    插播消息:<br><br>拯救ONENOTE里的设定时把逆阶梯的人设和大纲导出来了。<br>大纲还没完,简纲快一千,人设六千,大纲每卷都写了,这东西我居然说放弃就放弃了……<br>大纲里还有各种笔记,五颜六色如同课本……<br>===<br>我复制完大纲了,三万字……<br>===<br>我错了,那不是人设,是人物大纲,人设也有六七千……
    thing.php?id=2370230
    确认
    取消
    list.ph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