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1
2
  • 登录
  • 注册
  • 发现
  • 关于
  • 张陆

    实现
    2016-12-06 11:33
    某天三炮在某处看到PHONE SEX,好奇查了一下觉得有趣,问老陆陆师兄愿不愿意陪我玩?老陆说可以啊,不耽误正事随便你玩。很快就有了机会,三炮出差去另一个城市,老陆算算时间凯枫明天就回来了要玩今晚最合适,空出时间坐等电话然而左等右等都没动静,有点担心主动打过去也是关机,结果熬到半夜家门一开风尘仆仆的三炮扑了进来。老陆松了口气,不是明天回来么?三炮抱住蹭,想给你打电话来着,想着要说什么的时候就忍不住了,想早点回来抱你。
    2016-12-05 16:23
    大荒全面反攻妖魔,弈剑听雨阁亦于此收复巴蜀剑阁,最终战中陆南亭为求减少破坏以自身为饵引开瞬漆并其下精锐,惨胜伤重而归,未至剑阁便不省人事,谁知再醒来时面前却是一脸担心的六岁貌凯枫。老陆下意识唤了声凯枫,就听那孩子问你怎么知道我的名字?未及老陆回答忽又转头笑着招手,有所预感的老陆坐起身来果见不远处走来的正是年轻时的自己。老陆就那么看着凯枫向小陆跑过去,说了些什么又回头指指自己,很快带着小陆到自己面前询问,犹豫一刻还是回答记不得自己是谁了。看老陆身上衣着与弈剑服饰极其相似,小陆身为弈剑大师兄觉得不能不管,便暂且将老陆安排在凯枫住处,自己回去剑阁查阅名册,不过当然还是什么都查不出,左思右想猜测老陆会不会是砺剑门的人。 而后便是十八年前那一夜,小陆忽然半夜前来带走凯枫,老陆心下清明随于其后截杀妖魔,而后待小陆歼灭余下妖魔后现身说自己发现凯枫不见又见魔气一路寻来,小陆不疑有他,一脸为难说凯枫原来身为魔君这可如何是好,老陆说比起妖魔我更相信这些日子朝夕相处的凯枫,他是个好孩子绝不至行魔君之实。你能做主的话不若将他带回剑阁放在身边看管,左右锁妖塔就在旁边真性情大变关了进去便是。小陆想想也有道理,便带着两人回到剑阁,在自己住处偏房安置。后来老陆偶然看到小陆琢磨新招式。 几年之后渐渐有位师妹时常出入,凯枫见老陆时常盯着师妹背影,便告诉他你可不能喜欢上她,她和陆师兄秋天就要成亲了。老陆摇摇头,他很明白她的笑容并不是给他的,属于他的笑靥早埋葬在太古铜门之后冰冷的风沙。然而凯枫说这话的时候显得很是寂寞,老陆便故作调笑问他莫非是你自己喜欢师姐?凯枫说怎么可能,师姐对我就像是亲姐姐。老陆想起自己那位,忍不住又问那难道你喜欢的……是你师兄?凯枫一脸震惊,你在说什么啊我们都是男人啊!摇了摇头,不用替我担心啦,以后我也会找到我自己的红颜的。你什么时候也能找到就好了。老陆看着凯枫离开的身影,想他不会像魔君那么总是冷冷地笑,也不会像魔君一样执着地追逐着自己。只是这样温和恬淡的他,与那个神采飞扬的魔君,孰者对凯枫而言更为幸福呢? 到了秋天小陆与惜月成了亲,置办时老卓也当众说自己是时候传位与妻子游山玩水去了。典礼当晚红缎高悬红烛燃昼,礼堂远处夜风中锁妖塔下老陆与瞬漆相对而立。老陆说你现在回去还来得及,瞬漆不服,凭什么他都可以我却不行?老陆冷冷道你若想要掌门位子尽管以实力争取,身为弈剑弟子却妄图借助妖魔之力么?瞬漆说他还不是总带着个妖魔?能得妖魔助力又如何不是自己实力?况且如今大荒形式如此,派去前线助力的弈剑弟子又有多少能回来?与妖魔有所联系总好过被妖魔灭门。我知道你是他捡回来必定站在他那一边,废话少说拔剑吧。老陆叹了口气拔剑,便被瞬漆妻子偷袭,瞬漆刚露出活该的表情便见老陆却似早有准备地脱身而出,随即便是一发十方俱灭。瞬漆一脸不甘,这是……弈剑剑路……你到底是谁?老陆淡淡看了他一眼,说我是陆南亭。瞬漆闻言怔住,随后想到什么一样大笑,果然我就该是弈剑掌门!老陆说并非如此,你只是占据门派自立为王的叛逆罢了。 瞬漆夫妇身亡自然要追查凶手,有人便说当时掌门捡回来那个男人似乎并不在席间,于是小陆当众询问老陆,老陆痛快地承认了。小陆不可置信,你为何……老陆说为了弈剑。有瞬漆弟子指责老陆说谎,老陆开了口却只喷出一口血来,眼前景物也渐渐模糊,知是那日为墨罂粟所伤再压不住。 而后再醒过来,已身在巴蜀剑阁床上,一旁三炮伏床而睡,感觉到老陆苏醒猛地直起身来,白皙面容上眼下明显泛着疲惫的黑。老陆问我睡了多久,三炮说没多久,也就十八天。老陆想了想之前也刚好是十八年。三炮见他若有所思便问他师兄怎么了?老陆说没什么,大概做了个梦吧。
    2016-12-03 19:59
    张凯枫小时候最喜欢陆师兄摸自己的头。因着练剑而略显粗粝的手指传递过熟悉的温暖,眯着眼仰过视线便是看惯了的赞许神情。<br>张凯枫长大后最喜欢陆师兄抚自己的发,因着风霜而色泽渐深的颈项在自己唇齿下泛红,眯着眼仰过视线便是自己给的意乱神迷。<br><br>张凯枫小时候陆南亭最喜欢旁观他习剑。那孩童一板一眼的一招一式间尽是他引以为傲的天资和勤奋。<br>张凯枫长大后陆南亭最喜欢拥他在怀里,那青年温暖的呼气和强健的心跳是他失而复得的珍重的宝物。<br><br>张凯枫小时候喜欢被抱起时依偎在陆南亭颈窝,记忆中初次体验的怀抱令人感觉心安。<br>张凯枫长大后喜欢寻到了机会便将陆南亭扑倒,显着些无奈的温柔接纳令人感觉心安。<br><br>张凯枫小时候陆南亭喜欢带各种东西给他,小师弟太过乖巧让人看着都心疼。<br>张凯枫长大后陆南亭喜欢买各种东西给他,小师弟又懂事还漂亮实在太可爱。<br><br>张凯枫小时候最喜欢陆南亭。<br>张凯枫长大后最喜欢陆南亭。<br><br>张凯枫小时候陆南亭很喜欢他。<br>张凯枫长大后陆南亭很喜欢他。
    2016-12-03 09:15
    某日老陆出门时候遇见了一身小贩装扮的三炮正在叫卖,连忙叫住了表明身份也把三炮吓了一跳。三炮说当年自己被悬崖下树木勾住侥幸未死,而后为人所救送给一对膝下无子的夫妻抚养,后夫妻二人双双患病而死,自己这便是继承的他们生意。老陆便问三炮你现在过得可好,三炮说还不错挺平静的,老陆说那你打算继续这么过,或者……想再回去剑阁么?三炮笑,我武艺早荒废了回去亦是无用,只是……要说想不想回去,到底还是想的。于是老陆就把三炮带了回去,两人暂时度过了一段互敬互爱的日子。然而当然,事实上一切都是三炮的布局。三炮本想从老陆这边套情报,然而作为掌门老陆防范很严三炮也不能表现得太过热切,耗费了不少时间仍然一无所获,感觉之后大概也不会有所收获就启动了诱杀计划。老陆看不出有所怀疑地就去了,然而三炮算着时间想到之后就再也不会见到他了,猛然发觉自己并不如想象中那么开心,而是完全相反,终于忍不住冲去计划现场,只见一地尸体中一身血的老陆正拄剑喘息。老陆看到他眼神亮了一下,随后却渐渐冷了下来:凯枫……为什么你会知道这个地方。这时候三炮当然也可以敷衍过去,然而他明白老陆已经对他起了疑心,露馅也不过是时间问题,心一横便道因为我便是幽都魔君。三炮成为魔君后一直深居简出大荒无人知其名姓样貌,原本打算待老陆死到临头再行揭开看他绝望神色解气,如今却只觉口中心中苦涩万分,见老陆诧异与失望的神色终于忍不住冲了上去将人按倒,陆师兄事到如今你不会以为你还能离开吧。老陆伤重挣扎不开,张凯枫你要干什么!三炮撕衣服,你有什么资格失望当初是你亲手把我扔掉的!我被妖魔带去大道那里你让我能怎么办!你居然还相信我真的全不在意?我怎么可能全不在意——我那么喜欢你!就算被你扔了我以为我该恨你了可我还是喜欢你!老陆渐渐地不挣扎了,伸手抓紧了他背上衣物。结束之后老陆问他平静下来了么?三炮伏在他颈窝点点头。老陆摸摸他头发,不开心就回来吧……当初确实是我对不起你。三炮表示我不要对不起。老陆问那你想要什么?三炮说我想要师兄。
    2016-12-02 18:21
    尘埃落定之后老陆向着三炮伸出手,被三炮拉起手臂,随即三炮收回手指插进老陆指缝牢牢扣住,老陆呆了一下也扣紧了三炮手指,两人相视而笑并肩离开。
    2016-12-01 12:50
    大荒反攻,三炮被当做弃子丢去断后,被王朝方俘虏。有心软的妹子想至少帮他打理一下,被骂忘了金坎子之祸了么,还骂三炮明明有一半人类血统还为妖魔尽心尽力果然还是妖魔。三炮迷迷糊糊地笑,当初丢了我可也未顾念过我还有一半人类血统。过了几天一付奄奄一息样子的三炮听有人进来,看守称陆掌门也只听对方“嗯”了一声,想他现在倒是有掌门的架子了,勉力抬头就看到了白发的老陆,惊异间听看守问陆掌门为何而来,老陆说此人我要带走,同时拔剑断了三炮身上锁链抱进怀中。此事我已经其他掌门与定将军同意,一切后果亦由陆某自行承担。就把三炮带回去养。三炮不明白,事已至此还想从我身上得到什么呢?想要赎罪么?然而这些自私自利的虚伪好意他亦不屑。于是把老陆放倒了。想掐他脖子,想想伤势未复大概掐不死,索性开始撕衣服。四周昏暗看不清那人的表情,只听得他屏了呼吸,僵硬着手臂却将自己拥入了怀。三炮想那些说法都是骗人的,那里哪有那么舒服根本挤得发疼,不知为什么却又不想停下,折腾到精神不济伏在老陆身上睡去。第二天三炮讽刺这些年不见陆师兄倒是转了性子。老陆说我一直都只是在做我认为对的事情,这些天如是十八年前亦如是。三炮冷笑,包括与你扔掉的师弟做这种事?老陆不答反问,做这种事你可开心?三炮想了想,发现自己居然真的有点开心。老陆听了回答伸手环到他脑后摸了摸他头发。
    thing.php?id=2366916
    确认
    取消
    list.ph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