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1
2
  • 登录
  • 注册
  • 发现
  • 关于
  • 张陆

    实现
    2017-01-13 21:12
    老陆进门三炮坐在黑暗里,说我来收利息。老陆表示先等等我把训练计划安排好,三炮就从后面抱住他咬他耳朵脖子探手进去前襟抚摸。老陆习惯性地说了句别闹,然后就一起僵了。三炮便提起第一次的事情。<br>老陆进门看到三炮吃一惊,三炮表示师兄你知道我来做什么,老陆犹豫着说但是现在我还不能还你一命,三炮说我也没想要直接讨命但是收点利息不过分吧?老陆问你要什么利息,就被三炮抓住亲了,一脸震惊地被三炮反过手臂按倒在桌子上。外间巡逻弟子听到声音,掌门?老陆深深吸了口气,没事儿,刚熄灯一时看不清。三炮从后面压住咬他耳朵,这么说师兄是答应给利息了?老陆有点抖,这利息未免太高了。三炮表示那加一条,只要你还愿意给利息,我就一直在应龙神殿按兵不动。老陆就不说话了。三炮还逼他亲口说答应,得偿所愿后拉着头发接吻。<br>每次都把老陆折腾得昏睡过去,在他醒来前溜出去,然后在老陆随即布下的捕获结界失效的两三天后再度出现。<br>应龙神殿被攻破那天晚上,老陆在住处附近发现了三炮,看他一身伤非常惊讶,你怎么伤成这样?三炮也奇怪,你不知道么?老陆问我该知道什么?三炮看了他好一会儿,说你们的人攻进了应龙神殿。老陆闻言一惊,那,伤亡……三炮冷冷道就算我命令他们不抵抗他们也不可能像我一样不还手。老陆说也是。然后老陆把三炮带回屋给他包扎,看三炮表情问他是不是疼我尽量轻一点,三炮说当然疼,顺手拉了他深吻师兄我们做吧。老陆又气又笑,都什么时候了你还惦记这个。三炮表示就是这种时候才要抓紧机会。老陆叹口气,你伤成这样,别动了。自己跨坐上去。一边继续治伤一边被三炮吃,被吃了三回才好不容易都处理好。<br>第二天早上三炮没走。老陆醒过来问他打算怎么办是不是要回幽都,三炮反问师兄希望我回幽都么,老陆摇头,三炮说既然师兄不想我回去就让我小住一阵吧,说着就去抱老陆,我帮师兄洗,当房租,老陆表示我还是自己来,三炮就又把他推了,老陆表示我还得去上课,三炮表示反正时间还早来一次应该足够,结果还是折腾到快迟到来不及收拾,三炮就抢了老陆的帕子折起来推进去,老陆瞪了他一眼还是赶紧穿好衣服出门。出门时三炮问他我还能住多久,老陆说随你,就留下来也可以。三炮笑了,好,挽住老陆手臂,既然要留下来,师兄带我熟悉一下奕剑吧。老陆表示你还伤着先回去躺着。三炮拉过来深吻,师兄你现在的样子我真不想放你一个人出去。老陆表示既然要留下来,以后每天最多两次,你虽然年轻纵欲过度也不好。三炮:……明天开始<br>然后晚上老陆回去,发现三炮正在看剑谱,想了想还是过去问他哪里不懂。之后熄灯上床,三炮只是抱住他蹭了蹭就不动了。老陆很奇怪,你不想……了么?三炮反问师兄你想么?老陆表示不想,三炮说我想也是,压倒。折腾了好几个回合之后三炮跟老陆说,我知道师兄还是喜欢我,不然不可能三番几次如此纵容,不过我对师兄和师兄对我还是有所不同。亲一口,不过我会让它相同的。老陆迷迷茫茫地看着他,好一会儿说了句会相同的
    2017-01-10 19:05
    某天三炮被告知一切都是他的臆想,大荒剑阁陆南亭根本就不存在,这个世界上也并没有什么妖魔,长得好看是因为遗传当演员的爹,小时候爹和歌手娘经常不在家所以孤独缺爱,不然你试试看你所谓的剑气。于是三炮拔剑,一剑碎了面前的桌子。另一边这个存在原本的那个倒霉蛋穿在大荒,被撕碎的前一刻被发觉不对的老陆拎了起来,然而他当然也并不知道怎么穿的,而除了老陆所有人都把这个倒霉蛋当成了魔君。老陆既然知道他不是当然要护着完全没有力量的他,顺理成章就演变成了弈剑掌门护着幽都魔君。此人也提出如果自己死了可能就换回来了?老陆表示现在你顶替凯枫的存在你死回去了凯枫怎么办。后来三炮终于换了回来,发现自己正在老陆的屋子里,床上陆南亭正皱着眉睡着看上去很是疲惫,三炮想了想没有叫醒他。等老陆醒过来自然吓了一跳,之后告诉三炮你回不去了。三炮想了想问,那师兄会收留我么?老陆深深看着他,当然。
    2017-01-10 18:56
    “……那时我就觉得,凯枫你长大以后一定能成为剑阁的骄傲。”<br>——又是弈剑听雨阁。张凯枫莫名便觉心中气恼,面上只笑得愈发纯粹欢欣。<br>“——那师兄你呢?没想过我会成为你的骄傲么?”<br>陆南亭看上去也并未多想,不假思索便接了下去。<br>“你那时已是我的骄傲了。”
    2017-01-07 15:49
    三炮落难附身在宠物猫上,被卖宠物的折腾够呛,被老陆买了回去,想办法帮他恢复元气。三炮一开始只能变成小孩子模样,随后逐渐成长,却最多只能变化为少年,向表示会全力帮忙的老陆强行要求双修。第二天一早三炮变回原本的模样,对熟睡的老陆说陆师兄这样我们就两清了。准备跑路,发现老陆早把空间锁了,索性回去继续睡,被老陆叫起来吃早餐。三炮笑,陆师兄别告诉我你忘了昨晚我对你做了什么。老陆说只要你愿意留下就算扯平。三炮问你是打算监禁我?老陆摇头,你愿意去哪里做什么都好只要不回去不再为他们做事。三炮就问那陆师兄带我去你们聚会的地方吧,介绍一下你的新男朋友。老陆说你不怕?三炮笑,反正师兄会护着我吧?
    2017-01-02 10:39
    燕丘最近气候异常,萧逸云在帮忙寻找走失羊只时候撞见了金坎子,而与其同行的竟是曾经的同门师兄如今的幽都魔君张凯枫。金坎子说闻听燕丘一处废弃矿场有人死而复生且非尸兵便来查看,张凯枫则说自己另有事情只是恰巧要穿过那矿场。于是三人一并进了矿场,一路上确然未见任何骨骸,只是毕竟有此传闻却无人靠近也颇为诡异。及至矿坑张凯枫便停了脚步,金坎子要萧逸云也在上面等,萧逸云辩驳说有自己双骑御剑危急时候更好脱身,张凯枫有些若有所思,忽然开口说他担心你你就让他跟吧。金坎子也没什么时间再纠缠,只得让萧逸云跟随。两人默默而行,很快便见一处坑道深处隐隐透出萤火,金坎子又说要萧逸云留下,萧逸云表示你才应该留下,说罢御剑抢出,便见金坎子白虎随于其后。走到荧光处只见一块嶙峋矿石正发出幽幽的光,萧逸云自然不知死者复活于此是否有关,观察一刻决定姑且带回去再说,伸手拾起忽觉大地震动忙御剑而归,只听身后白虎一声悲鸣再无声息,更不敢停一掠而出就手拉起金坎子奔逃。等在上方的张凯枫自也察觉到震动,待两人脱出立即三发九玄轰了出去,然而震动不停,三人退到外间却见不知何时多了许多村民,一个个神情呆滞脚下跌跌撞撞往矿坑走,萧逸云一眼望见其中邻居家一个女娃,忙过去想抱了然方一触手女娃便蓦地凶暴起来。几人判断死而复生该只是借尸还魂,以此引诱更多人类前来填饱肚子,此时坑道中那物也震塌了矿场显出身来,是一只极其巨大的魔兽。于是三人联手干掉了魔兽,失望而归。当晚金坎子损耗过大在里间调息,两个弈剑在外面喝酒聊些乱七八糟的事情。第二天一早张凯枫便离开了,金坎子收拾停当也要回报,萧逸云想起昨夜谈话,终于试着亲了下去,然则作为初吻他也并不明白与亲吻旁人有何不同,却见金坎子难得地急躁了起来。另一边张凯枫自行离去,自一处寒潭杀却其间精怪取出一块铸剑材料,整理衣物时才发现自己掉了东西在萧逸云处,回去寻找就听邻居说那位侠士走了,你是不是有东西落在他那儿,他说要是有人寻来就告诉那人自己会暂住在潇湘楼。张凯枫闻言只觉头痛,然而东西不能不拿回来只得去找,就撞上了他日思夜想的陆师兄。
    2017-01-01 19:02
    ……为什么……<br>……抱歉。
    thing.php?id=2366916
    确认
    取消
    list.ph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