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1
2
  • 登录
  • 注册
  • 发现
  • 关于
  • 【张陆】随手记梗

    实现
    2017-06-17 06:59
    应龙神殿开启之后,应龙湖底的幽都魔君和天虞岛弈剑听雨阁的陆掌门就那么继续僵持了十几年。 然后,某一天,陆南亭死了。 听到死讯的时候张凯枫有点茫然,只觉得自己该是做梦。瞬漆反叛时未死入了太古铜门亦未死,如今局势渐渐安定怎得却忽然就死了? 茫然着茫然着人已进了剑阁山门。有弈剑弟子想拔剑被骆劲贤谢南雄几个按住。 掌门说,若凯枫来此凭吊,不必阻拦。从此之后,弈剑听雨阁与幽都魔君再无渊源。 张凯枫什么都听不到,径自撞进灵堂。陆南亭静静躺在棺木之中,像是睡着,只唇色灰白面容黯淡,真是一丝活气儿也没有了。 张凯枫伸手慢慢抚过他面颊,触手冰冷僵硬。指尖仔细划过那脱了血色的唇,这些年心中隐隐思绪终于渐渐清晰。 难怪一说起来便被嘲讽。即使心中清明并不在意,却果然还是……放不下。 到底他希望这个人还能爱他。 而他也……爱着这个人。 张凯枫忽然伸手将人抱起,踩剑一掠而出。事出突然弈剑弟子反应不及,纵奋起追之到底力有未逮。 姑且先将尸身藏在自己一处秘密别院,张凯枫再度御剑而起直奔朔方。遥遥便见奈何桥边一道蓝影,张凯枫全力催动,跳下飞剑来不及喘匀气息已将人按上桥栏覆上唇去。 陆师兄,我喜欢你。我一定会让你活过来。 我知道这只是我任性,你就当在还欠我的罢。 那人静静地看着他,一双眼眸间闪动如旧日的温柔。 我欠你的,又岂是如此便能还清。 ……那就还我一世吧。 你说如何还,便是如何还吧。 陆南亭话音中显出些无奈,只眼神愈发温柔。 那就说定了。 ……嗯。 孟婆本为弈剑弟子,朔方城主七夜又与张凯枫素有交情,均未如何阻拦其带回陆南亭魂体。然死者奔赴朔方本为世间至理,陆南亭自也不可违背,只能暂寻凭依,而失了魂的尸身亦无法存放许久。 想来想去,也还是只能落在玉玑子身上。毕竟他也一直在寻找方法复活自己的两位师父。 终于承认了? 见了面玉玑子仍然态度冷淡,早做好心理准备的张凯枫自不以为意,只等着听他开出什么价码,然而玉玑子却并未刻意为难。 毕竟如今你我也算是同病相怜。 据其所言,陆南亭乃是新死,尸身未毁,自比其两位师父容易许多。然其寿数已尽,纵引魂归体怕亦难持久,仍需寻方法续其命数。 那便将我命数分出一半。 尸身中血早凝结,张凯枫便分出几次以自身血液注入。万事俱备,陆南亭终又重新睁了双眼。 用了血,亦分了命,此后便为一体,再无分离。 排出的废血粘着满床满身,昏暗灯烛间倒似喜服。张凯枫翻身上了床,陆师兄我可要先拿些担保。 往后尚有无数时日,你失了血尚未复原何必急于一时。 不行。我已经等不及了。还是陆师兄并不愿意? ……既然如此,如你所愿便是。 阵阵风过,烛火明灭,烧得两人身上皆起了汗,伴着低微的轻哼自唇角滑落。张凯枫眼睛里尽是按捺不住的喜悦爱恋,见他如此陆南亭眼中终也禁不住绽开温柔的笑意。 大荒中自此再不见幽都魔君,女娲宫三生石上又多了两个紧挨着的名字。 从此携手并肩,一世相顾而笑。
    2017-05-15 19:42
    三炮绑了老陆拜堂w
    2017-05-02 12:33
    “这位客人,很抱歉。本店马上就要打烊了。” 近乎本能地向着声音传来的方向仰过头去,视网膜上便迷迷蒙蒙地烙印下柜台中那一道黯淡身影。水蓝色缎面马甲一丝不苟地压在敞开着第一颗纽扣的白衬衫上,枯白长发也以同色丝带整整齐齐在脑后束起,色泽浅淡的眼瞳之上大概是习惯性皱起的眉使得整张面容更显严肃,同样淡色的唇正微微开合着吐出如同显现出年纪般低沉的好听声响。 “……马上不就是还没。再给我一杯。” 近乎无赖的回应却使得男人沉默了下去,一阵轻微声响后又一支玻璃杯在他面前轻轻放下。 “给我冰水做什么。我要这个。” 刻意举在灯下的高脚漏斗状玻璃杯随着手臂的动作轻轻晃动,堆积在底部的少许液体折射过柔和的光。随即这杯子便被那蓝衣酒保轻巧旋出指间,侧了身放在待洗的玻璃杯群之侧。 “现在已经打烊了。需要帮客人您叫车么?” “打烊……这么说,你下班了。” 凌晨四点的浓郁夜色被对开的木门毫不留情地拒绝于外,吧台上方幽暗的光降在这间小酒吧中仅剩的两个人影之上。玻璃杯跌落出清脆的声响,掺杂冰块的清水蔓延开来,同时原本端坐吧台的人影已然一手扯住酒保的衣领,品酒一样含住他紧抿的唇动起舌尖细细品尝。 “——客人!” 猝不及防的酒保一时间只僵在原地,好一会儿方才想起抓住他手臂斜向推开。擦撞过柜台的痛令他一脸不满地轻呼出声,而毫不犹豫地撑身而起再度迎上自柜台后转出的酒保。 “……请您自重!” 蕴满怒气的平静声音低沉响起,随即一记肘击毫不留情地在胸腹间爆开。被迫踉跄着后退的双脚似乎绊到了什么东西,顺势调整后到底在意识彻底消失之前扑进了那人怀里。耳边似乎传过一声无可奈何的轻微叹息,溶入与大量酒精一并搅拌的脑海缓缓下沉。 再醒过来时,未及睁眼已闻到了令人垂涎欲滴的美妙香气。自单人床铺上坐起身来,便见自己正身处一间如床铺般简单而整洁的卧房,敞开的门外放着一张可容四人的餐桌,斜对角则是热气蒸腾的厨房,仍然一身酒保装束的白发男子正将什么装盘,随即该是察觉到了他视线而转过头来。 “——醒得正是时候。过来。” “……还说不喜欢我?” 男人在餐桌两侧放下内容物相似的两个盘子,卷到手肘的衬衫袖口露出健壮柔韧的古铜色手臂。 “昨天晚上的帐你还没结。” “……那,这顿要算我多少钱?” 自己都清楚察觉到自己一瞬间哽住了,正在对面落座的男人自然更不可能没有发觉,而语气仍然平静又认真,与久远记忆中的那个人毫无二致。 “你昨晚消费了不少,这一餐可以算附赠。” “——我果然越来越喜欢你了。” 探过手指抚摸上男人裸露于外的小臂,方一触及便觉男人猛地一震。这反应令他禁不住微微挑起了唇角,手上动作愈发呈现出赤裸的欲望。 “总有一天我会彻底让你成为我的,陆师兄。” 一瞬的沉默后男人飞快地抽回手臂,顺势举起盘边摆放的餐刀。 “抱歉,我不明白你在说什么。” “陆师兄你的外貌确实变化极大。”张凯枫也同他一般执起餐刀,向着盘中渗出血迹的牛肉重重划下,“然而你以为你变了模样,我便认不出了么?” “我不清楚你把我错认成了谁。”男人也同样划下一刀,“我只能告诉你你确实认错人了。” “不承认也没关系。不如说,你若只是个酒保对我来说还更方便。”烤得鲜嫩又洒好岩盐与黑胡椒的牛肉极合胃口,令人忍不住想再多吃几口,“要么承认要么被我直接关起来玩到坏掉,看在这顿饭的情分上我可以让你自己来选。” “……麻烦你不要再来骚扰我。” 又一瞬的沉默过后男人将一口未动的盘子推向对面,起身走进厨房开始清理烤箱。张凯枫隔着拉门看他忙忙碌碌,伸了叉子将他方才切下那一块送入口中。 无论身在弈剑或幽都皆只是寄人篱下而不得不懂事听话的自己,大概只到这一刻方才第一次如此强烈地试图任性而为。唯一值得感谢的便是自己如今总算拥有了足够的力量,无论如何也一定会得到这个命运纠缠的男人。
    2017-04-20 10:13
    应龙神殿被查封x之后三炮去剑阁堵老陆。陆南亭……来交换条件吧。虽然我现在落魄,幽都魔君放手一搏也不是不能重演西陵旧事,然左右这世上本无我容身之地,事到如今我也不想继续挣扎了,只是对你一人尚有所执念,你若答应任我处置一晚天亮后我便任你处置。老陆默默看了他一阵,点了头。待到天亮三炮想想自己也够本了,怨气发泄了人睡到了师兄也别想再忘了自己,陆南亭说你的要求。老陆表示你先放开我。之后伸手,纸笔。三炮第一反应卖身契x,就见老陆刷刷刷开写,中心思想两条,今天不上课,这人别为难。写完丢给三炮,送紫微阁去。三炮迷迷瞪瞪送去了,对方迷迷瞪瞪接下,三炮迷迷瞪瞪回来,老陆拍拍床边,上来。三炮想莫不是要找回来昨晚……但既然答应了也就躺了上去,老陆顺手揽进怀里就睡着了。三炮:……
    2017-04-19 07:34
    三炮跟老陆无数次说陆师兄我要睡你,老陆表示什么鬼。这时候幽都方面的命令也越来越不像话,于是三炮打算假死脱身,结果被伤恸欲绝的老陆抱了回去,慢慢给他擦身收拾,好容易收拾完了眼见夜深了就躺在了他身旁,颤抖的指尖撩起长发摸他面颊,你不是一直说想上我的床,现在你可是在了……话音未落三炮忽然睁眼抓住他手腕,既然师兄终于答应了,我可就却之不恭了。老陆愣住了,就被三炮骑在了身上,反应了一下狠狠抱住了三炮,就连疼痛都是喜悦——是真的。
    2017-04-08 20:34
    从此他们幸福快乐地生活在一起。<br>——And that's the true end。
    thing.php?id=2366916
    确认
    取消
    list.ph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