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1
2
  • 登录
  • 注册
  • 发现
  • 关于
  • 日记

    实现
    2018-01-05 22:56
    余光中先生上个月中旬去世。这样的事情总是毫不起眼。<br><br>后来的事    先是说下梗概:伴助认为社会上的人纯粹为权欲奔走不可能诚实正直,在家里的供养下他遵循自然之本心单身无业至今,然后于家里的一再逼婚中觉醒了对朋友的老婆的爱,再然后家里和他断绝关系,朋友绝交,他本人开始了告别米虫,为面包为水操心的新生活。<br>1、K先生在生活实践中问心证道后发现自己于当时社会如水火之不相容乃至决绝。伴助的逻辑总结下就是:打工是不可能打工的。不过家里有钱是可以这样的。不过即便这样伴助却是谁都看不起的。父亲总在吹光辉岁月,观念老古董,又认定他当面一套背面一套;兄长是黑心老板,整天老婆孩子见不到,没道德没信仰,乃是金钱的走狗。嗯,他伸手要钱的时候哪怕低着头,也没把全家人放在眼里。<br><br>但实际上伴助也就如其嫂子眼中的他一样“同一个车夫没什么两样”罢了。<br>2、与平冈的友情。多数时候人们说的“朋友”、“友情”之类的,只是熟悉而已。朋友的确是来自熟悉后的认同。两个人同样喜欢甜豆腐便能做朋友。两个人同样喜欢甜豆腐便能做朋友吗?<br>几年前平冈对伴助吐露对三千代的爱意,伴助留着泪怂恿着平冈娶她。“我(平冈)再没有像那个时候那么深切地感到过朋友的珍贵了。由于过分的喜悦,那天晚上我完全失眠了。这一夜的月色很好,我睁眼看着月儿渐渐西沉。”<br>在那之后,平冈的生活一直围着面包打转,他看不惯这个社会,言之凿凿其所作一切旨在于改造世界,让自己意志舒展,无论失败成功皆是一名响当当的武士。——如果喝酒玩女人也是其中一部分的话。至于伴助,饿肚子的又不是我,打工是等而下之的,如果不能体验一下不为面包不为水操心的生活,做人就没什么意义了。<br>再后来,伴助与三千代的关系向平冈摊牌,伴助平冈正式绝交。<br><br>他们的友情在我看来是一时意气,是自我陶醉,是等而下之的。等而下之——酒肉朋友、表面兄弟,响应社会道德要求后得到来自自身心灵上的满足。刚刚想了下,友情什么的分三六九等是否可笑?结论是:做给别人看的,做给自己看的大约的确是等而下之的。<br>3、伴助与三千代。三千代其人没怎么描写,只知道身体不太好。没有详细说他们为什么对上了眼,一方对另一方表白:我爱你,接着另一方:我也爱你。然后伴助找到平冈:你不爱你老婆,我爱她,而且我是先于你爱上她的。爱情总是一时冲动?想起武林外传了。爱情这个词看起来太空,又常常只有意相没有具相,脱离物质谈精神,没有相关实践不好认知啊。<br><br><br><br>
    2017-12-31 20:29
    “你觉得强奸是坏事吗?”<br>这到底是什么问题啊?!尽管感到恐惧,我还是回答道:“那当然是坏事吧。”<br>“为什么?”<br>“因为被强奸的人很可怜。”<br>“就是这个。”葛城高兴地微笑起来,那是引诱无知之人落入圈套后如愿的笑容,“听好了,那才是最重要的。可怜的是被强奸的女人,而不是我。”<br>“哦。”<br>“我有的只是舒服,痛苦都是别人的。犯罪的快乐属于我,而犯罪的损伤在我之外。这样一来,强奸就不是坏事。”<br><br>猫啦狗啦如果在沙发上在床上拉屎撒尿,如果不好好管教的话就一定有下次,有下下次。但是人呢没那么容易管教啊。
    2017-12-29 01:59
    动物农场 动物们在智慧者的启示下看到了压迫。 动物们在先驱者的带领下推翻了压迫。 动物们在独裁者的清洗下忘记了压迫。 动物们于是落入了更深邃黑暗的压迫。 为什么会这样子呢?第一次,打倒了人类;第一次,为自己挤奶下蛋。这两件愉快的事情交织在了一起。而这两份喜悦,又给动物们带来更多的喜悦。它们本应该获得如梦一般的幸福时光才对。可是,为什么呢。。。会变成现在这样呢。。。 能力——智力或权力、资本——的差距让一些人能轻而易举地得到比低能者多得多的资源。但他们不该掠夺一切——这句话是否有正当性?是否因为那不是我?能力低下的普通人该怎么活下去?他们只能且只愿躺在地上期待别人的良心与正直——虽然这个时候有良心与正直是活不长的(如雪球),或者消亡后迎来乌托邦,那时候就只有一种声音: 所有动物一律平等 但有些动物比其他动物更为平等。 另,近来感觉对δ、ε的基因胚胎改造,婴幼儿时期的洗脑暗示调教等等等等手段,其实是多余的吧。
    2017-12-19 12:38
    故都的秋    郁达夫小集子    文风有点。。。娘?只是愁和怨,到处兜兜转转找不到出路想不出法子,只得继续愁和怨。<br>只看到自己富贵通达平安喜乐,作的东西只想在“读书人”圈子里互相吹捧,读书人太苦了,搞文字的太苦了,又不愿意同流合污,我们就是太清高。<br>有钱去那烟花场所,是风流,是爱,是读书人的事。。。没钱听得旅馆隔壁皮肉买卖。。那就是淫声淫行,还要叹谓那妓女也是人,也是某某人的妻女,世道零落不得已出卖肉体,心中苦痛向谁说,还要问那地方长官何以竟只知盘剥不知济贫。。<br>“中国可亡,但是中国的女子是不可被他们外国人强奸去的”,这是什么样的民族观,男女观。明明白白只是“和尚摸得,我摸不得”的心里,扯什么虎皮。别的人断了脊梁,碎了膝盖,除了自己谁都牺牲陷害一番来谋一顶帽子,置一身体面衣服,这时候你告诉“中国的女子”不要委曲求全不要苟全性命不要活着罢。<br>——等等,他是不是在说反话?是不是在反讽谁谁?联系上下文又不像。时代差异?看到年轻女子总有一股压抑不住的洪荒之力,一面批判她轻浮做作崇洋媚外,一面愤怒为什么不是和我为什么不是和我。除了能赞一句坦荡,还能说什么。<br>也许……一开始把他放的太高了。或者阅读理解没做好<br><br>回头一看大半都是在讲负面的东西,在指点这里不好哪里不好。为什么我更倾向负面的东西?但是我喜欢的高尔基屠格涅夫茨威格夏目漱石罗曼罗兰奥威尔卢梭赫胥黎鲁迅……是百分百的喜欢。那么,是对于一个作品在好与坏中偏向坏的时候,我会放大这里的坏,偏置系数过大?电波对上的时候又会无比的宽容?<br>搞不懂自己。在事情上也是,好的事情只愉悦一时,坏的事情要痛苦好久。<br><br>另确定了一件事,自己接收处理视觉文字信息比声音信息快。<br><br><br><br><br>
    2017-12-10 16:06
    百万英镑(马克吐温中短篇小说选)    各种锋利的反语和嘲讽一刀刀扎在心头,奇怪的又不觉的特别痛。整个看完之后觉得马克吐温和周星驰有点像,一本正经的挖苦搞笑同时满腔热血。<br><br>输本传奇十亚    以前一直输本输本的当个笑话当个梗一样叫着,但是这个笑话老天开过头了。 soO加油<br><br>读故都的秋有一句“青天下训鸽的飞声”。已经很久没听到这个声音了。有种怀念的感觉。但这怀念的是什么又说不出来。<br><br>他是个几近化为活尸的不死人。他已然看到了深渊。在深渊的侵蚀之下,他怀抱着最后的人性痛苦不堪。直到有一天他不能消解这痛苦,他将化为人之脓。<br><br>但是,他举起了投枪。<br><br><br>另,他从前一直都不能理解为什么有人会选择……现在他似乎看到某一种未来中的自己做出了同样的选择。但现在还不是时候。<br>
    2017-11-12 22:11
    人生最苦痛的是梦醒了无路可以走。做梦的人是幸福的。既然看不到可以走的路,我究竟为什么会醒过来啊
    thing.php?id=22343
    确认
    取消
    list.ph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