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1
2
  • 登录
  • 注册
  • 发现
  • 关于
  • 思考

    实现
    2017-05-13 21:32
    杜月笙曾经说过的一句话,你们是鲤鱼,花五百年就可以跃龙门,而我是泥鳅啊,我需要花五百年先脱离泥土化身鲤鱼,再花五百年才能跃龙门
    2017-05-13 21:18
    A 学生特别聪明,有舞感,学什么动作都一点就透,学校培养她多次参加比赛和表演! B 学生特别慢,跳舞像机器,而且讲无数遍的要求,也记不住! 老师们都以为,我会把时间放在培养 A 学生上,其实恰恰相反,我更喜欢学生 B! 她特别的善良,心底里总是想着对别人好。 所以我会花更多的时间在学生B身上 甚至我免费给她补过很多课 可是收效甚微 我把每一个考试的动作拆分;每一个动作只说一个要求;每一个要求都叫她拿纸写上后反复练习 然后第二天 她忘了... 如此反复6个多月 也没有什么效果。 我问她:你爱不爱芭蕾舞 她说:爱 我说:那你为什么完全记不住要求,我们这样重复着错误 她说:我很努力的在记,回家也会把纸上的要求拿出来看,但我就是记不住... 看着她,我哭了 过了几天,我打电话咨询了我的老师 面对这样的学生或许有我没有想到的办法 老师是这样回答的: 每个人生下来的基因不同,对舞蹈的天赋也不同,大部分人是没有天赋的那一种,作为老师,不要去试图改变她们的人生轨迹,强行让她们和那些天赋好的人一样优秀,而是让她们在舞蹈过程中能够感到快乐,或许那就够了。 我明白了,教育的本质或许就是这样,不是我们教的每一个学生都会成为社会精英,更不是每一个学生都会成为专业演员,教师为国家政权服务,用考试做筛子,为国家挑选出最精英的人才去治理国家;为舞团服务,用天赋为筛子,挑选出最优秀的舞者。 或许现实结果就是这样,赤裸裸且无比残酷,但老师的作用就是让这个过程变得温馨快乐。 就像我的学生B,或许一生都不能成为芭蕾舞演员,但我也会让她一直热爱下去。
    2017-04-22 09:06
    人的一生,哪怕是心怀一秒钟的恨意都是亏本的。
    2017-04-22 07:40
    人无完人
    2017-04-22 07:15
    周国平在《风中的纸屑》里的一段话:我天性不宜交际。在多数场合,我不是觉得对方乏味,就是害怕对方觉得我乏味。可是我既不愿忍受对方的乏味,也不愿费劲使自己显得有趣,那都太累了。我独处时最轻松,因为我不觉得自己乏味,即使乏味,也自己承受,不累及他人。
    2017-04-20 19:56
    你认为和你差不多的人实际上差了许多
    thing.php?id=2151069
    确认
    取消
    list.ph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