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1
2
  • 登录
  • 注册
  • 发现
  • 关于
  • Text

    实现
    2017-06-26 00:19
    预警 *先天双性转 *百合 *FGO游戏背景 如对oc和梗感到不适请立刻左转(。 迦勒底的从者房间是无窗的。但阿周那可以想象,在这居所的厚重壁垒外是连绵的雪,覆盖贫瘠的山峰,飞雪同锥子落下般传递来的风声在山脊上呼啦作响。——她知道这座召唤她的形态赶来此处的人造设施的周边环境是个什么情况。跟随形态到来的精神接收着信息,她对这形同作弊的行为产生了乏味的情结。 幸得如今她终于独自一人的时刻。在整个房间内,阿周那是她的私人意志围绕的中心。这一现状罕见到对她来说几近绝无仅有。于是,她站在房间内,那不存在的窗前,寻思着自己独处的时刻该怎样度过,或者照应自己两手空空的现状,她觉得自己理应去抚摸那白皙的箭匣。可是她记得那位将自己招来的人告诉过她,在她像生前那样为自己的弓术感到引以为傲之前,她的能力只供暂时待机在房间内。 ——所以她最好那么做?在阿周那展示出来的礼节彻底在表面上背叛她之前,她想起了始终爱着她的兄弟们,只不过他们并不在此处,阿周那孤立无援的想法便立刻获得了前所未有的巨大质疑力。 她又把那些新陈的想法在脑海里过滤了多遍,不知为何这么做能让她安心。在阿周那静止着思考的过程中,那头黑色的长发静静地披散,像一片不动的黑色湖泊。几缕发丝飘溢出来,落在她裸露的肩头。就美丽的标准而言,她是静谧与好动所中和了的事物。然而事实是她开始觉得无聊了,尽管这份心情带来的安慰是加倍的安心,但她对外界还一无所知。 =================== 终于开搞双性转(兴奋) 这其实是一个先比妹妹来到迦勒底的姐姐给妹妹打火种升级好让她能出去作战的故事(。) 然而迦姐的出场我觉得很难想) 目前还没有突出阿周那的性格,这个也得想想,因为全文的视角恐怕也就是以一个刚刚被召唤出来待机在my room的少女来写了,不进行时间跳跃可能会…… 也不知道全文会写多长就是了)
    2017-06-21 02:08
    “——或许也没你想的那么严重,Elef。”Orion最终给出提议,“抱着接受他的想法去接受他,你会发现这事没那么难……你可以试一试。” Elef看了他一段时间,眼神像在研究他。 “谢谢你的建议,Orion。只不过我这么说恐怕会让你泄气——我只是想单纯地叙述这一连串的事实。” Orion用一种显而易见的白眼看着他。 “那我算白听你这么说了,如果你不需要建议的话。” “怎么会。想想看你不用给出任何我根本不可能做到的对策……”Elef停顿了一会儿,“……好吧,只是你知道…我找不到更好的人选来诉说这事了,所以这方面上我需要你,毋庸置疑。” 他甚至变得像在隐忍地求助。如果这么做能让他舒畅一些的话。只消比个手势,Elef就明白了他这位朋友的所有愿意听他抱怨摆布的意思。他呼出一口气。 “只是我有一个条件。” “嗯?” “咱们能别在我房间里滔滔不绝地商量这事吗?” “你想去哪儿?” “哪都行!”Orion揽过他的肩膀,目光炯炯,“啊,你要来找我,你就得忍受我的不安分,忘了我说的建议之类的吧!对你来说,大概都是些听不进去的话。——你还想叫上其他人吗?” “你嫌就两个人无聊?”Elef耸耸肩,“我倒是不介意我俩共同认识的人数目的增加。” 最后当他回家时他几乎想不起来他们都去了哪些地方,只记得他险些吐在楼道里。一个普通的青春期少年,因自己朋友那不熟练的计划预见性吃了身体机能感受上的大亏。眩晕着的不是他,而是脚下的楼梯板——一直到他把钥匙拿在手里的时候连锁孔都对不上,那种自以为是的念头也依然如影随形的跟着他。房间里的人像是突然闪进他视线似的,至少Elef意识的迟钝连一个人的存在气息都很难容纳得下,但Leontius不同,他对他来说高大、沉稳,难以忽视。——即便是他在半夜踩着不出声的步伐走到他跟前,他也能凭着一种隐秘的直觉分辨出来。Elef对Leon不感兴趣,那一刻他差点就要成功了。在他经历了一股脑的抱怨和梳理后,活生生的困境就像书上的文字一样飘渺不清。但他的存在……他没想过要绕开它就这么困难。确切的说那给他带来的印象更像是Leon挡在他面前。他很生气?他充满愤怒?他不明白他为什么要违背门禁时间,即使并不存在所谓的门禁他认为自己也应该明白事理?那他想错了。Elef肯定自己的想法跟自暴自弃没有丝毫关系,从中他甚至获得了一丝清醒,就好像那是抵触的勇气赠予给他的。——他不是个安分守己的家庭成员。仿佛在那冥冥之中,他已经承认了自身和他有着这样一层关系。 肩上是难以招架的手掌的重量,他不知道那种无措的感受透过那双抬起的紫色眼睛来看有多出人意料。Leon因他身上的酒味皱起眉头,但他温和的理性思维却是被这个唤起的。他放低音量: “Elef,在这之后我们得谈一谈,不管你愿不愿意。” Leon用手掌托着他是为了防止他摔倒,这行为却被Elef看作是种掌控。如今双方都有着不满,双方都有着不被对方所察觉的容忍之心。Leon点评着,在他听来是如此漫不经心: “下一次你该学会拒绝这类要求。” “别对我说这种话。”他少来。他以为他是谁? ============== 又想了想,orion像个无铁炮,语气应该要更…… 快要结束了_(:з」∠)_最后这一段走廊兄弟会谈大概就是结束点,找不到写的手感和爆点的切入明天再继续好了(反正还得改) 我还是超喜欢狼啊……他在我手里会有一种叛逆但是明事理,尊重人的感觉…(在现代pa里要怎么处理他和leon的关系也很困难。我觉得乖弟弟的模式都比仇人模式的缘由好搞懂……)
    2017-06-19 02:00
    Elef的妹妹Misia——Orion相信,她是Elef失去解释的念头时还能说得动他的唯一一人——过去、现在,以及将来都是。她当然注意到了哥哥的不愉快(其实,这甚至不用别人过多了解他),以劝说的方式,Misia的注意力显得可有可无。她还不至于头脑澄澈到以“误解并吵架”的单纯规模看待Elef的态度。对那不可言说的秘密,她表现娴静,并聪明地不加触碰。然而她微小的劝说对Elef而言却比任何远虑都迫在眉睫。为她说服他的行为,他左右为难又深感惊异,然而她微笑,眉眼弯起来,纤细而体贴,Elef便什么也没法再说。她可以走进他的房间跟他交流,这不约束的行为足以证明他之间相互依存的形态关系不会因年龄的增长而改变。就好像他们是12而不是17岁,她的哥哥也当然不会出现如同青春期一般的特征。说来奇怪,她永远看他是个男孩,仿佛Elef才该是出生晚了一刻钟的那个人。 “Misia之后有没有跟你再说过什么?” “我肯定没告诉她更多了。”Elef脸上的表情转换成了一种忧虑,“这事没法跟她商量。在她面前我不得不做得像一切都跟往常一样。不然她会为我们的关系……你知道Leontius他是……是……”他的喉咙犹如被堵住。 “——你们的哥哥。” “——哥哥。至少对Misia来说是。” 所以他不会再让Misia顽固地认为这事和她有关联了。这不等同于小孩吵架,他们甚至不会打起来,弄个两败俱伤什么的。——他们的关系只会在沉默中不复存在,在静静的生活时刻中磨灭他所有对于生活心平气和的想象。Elef的想法并没得到太多扭转,再来他更不清楚Leon——Leontius是怎么想的。从他的位置上来看,他觉得Leon温厚得名不副实:一头狮子,食草型的。——他没法从他雷打不动、和颜悦色的微笑里改变偏见——在家中接受Leon的管教,让他为此产生接近于生疏的敌意(谁让父母不在身边?这就是长子的义务);他拒绝让Leon进他的房间(没门!他想都别想);他不把Leon看作和他有关系的家庭成员(或许这是矛盾的所在?)——他不认为他是他的哥哥。——他有记忆的时候就根本不曾见过他。Leon的接近就像是入侵,基于厌恶他行为的每一步打算(而且,他不知是因为责任心还是什么的,针对这件事上从没收过手。不论何时,你都能注意到他的预谋)Elef彻彻底底地不打算放过他。到底是有什么样的兄弟之情可以促使他们对彼此之间也产生这种关爱的?Elef不知道,他没感受过,但就Leon的稳当而言,他认为Leon很可能是会错了意。 不是吗?他不会当面跟他撕破脸皮,为了自己的尊严和Misia的感受。至于私下的场合,他们更不可能有机会独处一室。 ======== 陷入改文加卡文的地狱_(:з」∠)_大概是之前写的太随意了没带智商,这下子排版和行文都要改 说真的我还是蛮吃双子骨科的……擦眼泪
    2017-06-16 01:50
    “他不了解事态对我来说有多严重。” Orion是了解的,Elef正好有充足的时间向他抱怨,在他为避免跟Leontius扯上过多干系的时候,跟随朋友一起行动显然成了对他来说最好的去处。——在他早起离家、喋喋不休、拽Oiron从他床上那堆由被套组成的东西中现身的时刻。 Elef义愤填膺地展开这场谈话的方式以流动的形式从Orion寻找袜子的手指头缝里溜走。过了这次可就没有下次了,Orion疲惫地报以期望心想道。 “你有想过你每次面对着他就会发怒是为什么吗?” 要说Orion有什么优势,那就是他是唯一一个不会因Elef的情绪过于激烈而丧失自我注意力的人。他的好朋友。 “因为我讨厌跟他待在一块儿,但他几乎充斥了我所有的生活?” 看着Elef冰冷的眼神,Orion有时甚至会怀疑自己是否是他唯一的朋友。 “问题是出在这儿……但你又不可能从学校或家里赶他走。” “你说得对,”Orion不确定自己是否看到了Elef咬着自己的牙。“我还没做好跟他肉搏的准备。” “哇哦!你真的想过那种实际冲突发生的可能性?——Elef,不管你……” “好了,我不会跟他动手的。” 他看起来非常奇怪,表情上像在艰难维持着僵局,但他一定没在思考什么过于复杂的事。本该如此,就Orion了解的情况来看,那个被他朋友排斥的长辈角色身上带有的特质根本无法构成让他厌恶他的理由。不止是他,很多人都不会。Elef是最为奇怪的一环,他的妹妹并不能完整地成为使他改变自身想法的调制器。——似乎这种局面已经给他带来了生活上的麻烦似的,他居然还会冲着自己正式抱怨这么久。 “Misia是怎么说的?” “我没告诉她太多。”Elef脸上的表情转换成了一种忧虑,“我怎么能直接跟她讲我有多讨厌她看上去喜欢得不得了的一个人……你知道她的友善可以交付给任何人……更何况Leontius,他本来是……” “——你们的哥哥?” “……光是这个关系上的字眼就让我感到自身被剥夺走了一半。” 虽然是明摆着的厌恶——这份描述却仍然让Orion生动形象地体会到了Elef糟糕的感受,弊端就在于他没法克制住不笑场。噢,这有什么不对的?他亲爱的妹妹,他总是形容成生命中的另一半……他感到被剥夺走了的当然是他身体的一半。Orion的笑容没法不被Elef注意到,显然他不懂得那微笑是源于彻悟。“你在笑什么?”就像他在恼羞成怒之前还得装作不懂得Orion的反应为何会是微笑。——他看上去根本就不在意。他不会承认这种挫败已经从周围承认Leontius的那些人身上接收到了。他以为Orion也抱着相同的心情。——那么他就找错了人。奇妙的愧疚升起了。只不过他认为这愧疚只是心境正朝着漠然转变的一种体现。——他在周末的一大早打扰他最好的朋友,因为一个对他来说根本无关紧要的状况。……Orion怎么可能是他自己呢?就像他认为只要不钻进他的被窝,那他们的来往距离还能处在一个安全的位置。 Elef的思虑是有理由的,他正巧妙地琢磨起是否有一个限定了的交流位置,好让人们确定那种没来由的厌恶感是基于他们的私密空间遭到了破坏。他的眼睛从房间内一直望向窗外。从现在起,他看上去更接近于喃喃自语。 “我们能别待在你家商量这事吗?” “……呃,”Orion看着他的脸,对即将出门的突发计划有点始料未及,“周末的一大清早你想去哪儿?” “哪都行。……嗯,最好能让我们忘了这事的地方。”Elef轻描淡写地说,“或者你还想叫上其他人吗?” =========== 调整风格的卡文地狱
    2017-06-12 01:48
    #现代paro 自他们见面起,Elef对Leon的态度便来自于一种青春期的少年通感上的无知,一种习性上盲目的挑衅,一种他并不承认他属于他们当中一员的自我欺骗。——他和他妹妹共同生活的场所。而阻止他们得知Leon存在的因素,除去记忆未开化时期的残缺不齐——他更不记得父母是否有明确对他们提到过,也许Leontius距离他们相隔得实在足够远,他们更从未找到一丝一毫他生活过的痕迹。——因此,尽管Leontius从血缘关系上看的确跟他们有所牵连,Elef也没法轻松愉快地接纳他。他看起来更像平白无故闯进来的一头狮子,用高大的身躯温顺地涉足他们的领地。他和……他不想看到Misia和他接近得这么开心,忽略Elef对他妹妹独具自身特色的占有情感,他把这种种的变化都归结为是那个外来闯入者的错。 Elef的妹妹Misia,坚持不懈地试图让他做出改变。连她的这点在Elef眼里看来都是如此让他为难。与其说Misia的耐心是有效的,不如说Elef明显地辨析出了妹妹品质上的美好,为她说服他的行为,他深感惊异,并在其中挣扎着变得左右为难。就好像Misia是Leon的最后一张底牌,而他在低声咕哝着,原本形如一人的他们两人随着时间和经历的改变日益变得如此不同,连不变的外貌相似度也没法否认这个事实。Elef的妥协同样微妙,但据Leon所说,他现在在走廊里偶然和他碰面的时候,变得稍微肯正视了他那么几秒钟。“鉴于他总是避之不及地扭头就走。”Leon心情畅快地想。 在Leon和Misia的聊天中他们都把这当成是一种进步,然而实际上Elef的想法并没得到太多的扭转。他觉得Leon的名字就是取自于狮子的意思,而Leon温厚得名不副实:从侧面来看他确实很像一头狮子,只不过是食草型的。——种种匪夷所思的细节都可以成为他不满的理由。在家中接受Leon的管教,让他为此产生接近于生疏的敌意。他拒绝让Leon进他的房间,他不把Leon看作和他有关系的家庭成员,他不认为他是他的哥哥。他们有相像性吗,除了毫无保留地对家庭的爱?——他没见过他。预测到距他们之间的疏离期结束还要度过很久很久,Leon没有丝毫意见地顺其自然。他知道Elef脑子里想象着的他是什么样,而且他也有自己的事要忙,他的大学生涯甚至没有结业,他游刃有余地为父母分担烦恼。他甚至不过于快速地操心Elef没法认同他。 ============ 突然顺手的深夜同人再创作!我还没有变成残疾!我还能写!……_(:з」∠)_不考虑任何文感风格的切换调理放飞自我地写文爽过吸大麻 毫无思考逻辑编排段落的过程,这是一个希腊骨科的填坑,掌握leon的那种性格对我来说很容易←不过elef小狼的抵触感总觉得得不停圆回来…… 而且总觉得普通亲情向也不错,倒是不执着于真正的骨科_(:з」∠)_
    2017-06-09 23:58
    我抚摸着他苍白的肩胛骨,它嶙峋错败又不堪。眼下,我会说它是我唯一的慰藉。——他带有色彩的瞳孔闪动着光,领子翻褶在颈窝里。他的呼吸确凿无疑,忽略我因鬼祟的心思刻意抵在他喉结的指节。它沉重地攀附上来。重压!我心想道,这就是他赋予我的一切。 ========= 出于对某人产生的情感的瞬间短打
    thing.php?id=2122542
    确认
    取消
    list.ph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