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1
2
  • 登录
  • 注册
  • 发现
  • 关于
  • 多么美好 那又怎样

    实现
    2017-03-10 00:10
    见过大海,于是忘记清溪。见过星河,于是忘记了曾恋慕的那一颗星。我竟是如此多变,毫无感情。或者说,一直,都是只爱自己呢。
    2017-03-07 13:08
    “那就随便地……” “随便如何吧。” “反正……反正早就错过了在最爱一个人的最好年华里单纯地相爱。” “说这些的时候,感觉很可笑呢。” “不可以再谈论这些了……” “不想……不想显得自己是多么无能……又多么缺爱的孩子。” “所以。我爱那个人,无论那是不是爱了。” “反正……也没有人在乎。” 我需要你。陪我一起吧。
    2017-03-04 02:46
    “那个男子,如何不同?” “他有一双夺人神魄的眼睛,从各方面来讲。第一次看到他,我就觉得莫名恐惧,不敢直视那人双眼。所幸那人与我并不是同道人,念到可能一辈子都不会和这种人相处,格外庆幸。后来的,你知道的……我不幸的和他产生了交集。” “之后?” “他的眼睛,真的很好看。是那种令人恐惧的美,他的眼中,包含着一切人类可耻的欲望和阴暗的罪恶,但他却格外擅长转过头来时,对着一切面对他的人温柔地微笑。” “真可怕……” “可是,那个笑,真是好看极了,说不出哪里好看,也用不得什么比拟,只是好看,漂亮得让人魂荡心惊。” “也许只是因为太可怕了吧!你怎么能就如此误认了喜欢?” “喜欢那么廉价的东西……有了荡人心神的事物就该不吝啬地施与啊。” “……” “反正,也不长久。” “……好吧,随你。所以呢,现在呢,你又是因为什么想起他来呢?” “我想起那个午后,他闭着眼睛,什么也不做,只是趴着睡觉。那双眼睛闭起来原来更是美,藏住了一切戾气与阴暗,温柔极了,温柔得像这个世界。” “是么……” “只是我说过的,这世界一点都不温柔……” 晚冬仍然崭新如初的淡色日光里,我想起那个令人心惊的少年。 无论如何,他倒是成功在我这儿留下了势头永不退减的心跳,尽管那很像我说谎怕被发现的频率。 倒是……再见了。 大概……也不必见了。 我终究是太平庸的人,注定清淡的人生。 那少年,太过浓烈,启齿是诸般色相,对眼是纷杂红尘。 我驾驭不了。那不该是属于我的热闹。 倒是这心跳成了病…… 弃疗……
    2017-02-26 15:05
    撩你麻痹。
    2017-02-26 01:28
    没有人知道,我其实是发自心底地很喜欢考试的。 尤其是有阳光的时候,刚发下来的试卷带着新鲜的油墨香气,三四张草稿纸铺在干净的淡黄色桌面上,惯用的笔躺在纸张上折射着太阳的光影。四下安静,窗口拂来的风是夹香的暖,气定神闲地执起笔来,岁月静好,现世安稳。 单纯喜欢考试的氛围和状态,无所谓会不会写,无所谓那些冗长的题目我是不是想看。 整个教室安安静静的,所有人都在做同一件事。偶有人偷传纸条,轻言细语,和了窗外鸟雀不甚明晰的啁啾,微微地可爱。若是语文考试,那些题目便如一个个声色各异的女子般,或巧笑,或温和,或嗔怪,或狡黠,或款款而来,或藏躲羞见,风情万种,仪态万千。 至于别的考试就没这种感觉了,毕竟能看懂题目说的啥就很不错哪有工夫想那些东西。 有时提前写完,闲坐无聊,或练字,或写文,或呆坐着斟酌教室里被窗户切割分明的光影。那种光线清淡的,温和的,泛着淡淡的甜蜜,看着看着,便有一种浅淡的欣喜由心而生。 于是我忘记了检查卷子,并最终考砸了。
    2017-02-19 13:44
    初遇。
    thing.php?id=2058363
    确认
    取消
    list.ph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