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1
2
  • 登录
  • 注册
  • 发现
  • 关于
  • 我喂一粒鸡吃一粒

    实现
    2016-12-01 03:25
    犯病三天什么都做不了 幸而还能自救 加油加油加油!
    2016-11-21 23:40
    感觉现在脑子不好使了,看过的电影和书都想不起来情节,单词也记不住,总觉得哪里不对。 还好我家往上数三代都没有阿尔兹海默症的,抑郁症遗传吗?
    2016-11-15 23:39
    失业第十五天,川普当选第七天。 凄风冷雨。回头一看,隔壁小哥在读尼采的《悲剧的诞生》。哈哈哈哈哈!
    2016-11-12 13:01
    这周开始特别好,然后大选了,然后整个人陷入深深的depression。 我有一百万个理由心塞。
    2016-11-05 08:13
    Day 3 Seattle 少有的晴天 我制定了精确到分钟的日程。并且全部完成了。 早起去水族馆看otter宝宝们,好毛茸茸好可爱我突然能理解为什么有新闻报道某宅男被活活萌到心脏病发作死掉。看着小水獭们玩玩蹭蹭拉小手的时候萌”这种感觉像排山倒海一样袭来,好想揉它们! 我发现水獭们和人类一样,有玩耍的需求,其中一只捞起来贝壳吃掉了以后,留下一小块白色的碎片放在肚子上玩来玩去,滑下去还立刻捡起来,在自己的小下巴小毛脸上蹭蹭,很舍不得的样子。经过另一只似乎在睡觉的水獭边上的时候,后者突然发难想要抢它的小贝壳,于是两只毛毛纠缠在了一起。还有一只一直在边上静静围观,紧紧抱着自己的橡皮圈玩具咬咬咬。我觉得我可以看它们一天也不会腻! 水族馆出来以后去坐了摩天轮,又被问“就一个人吗”整整三遍,马德。不是一个人难道是一条狗吗?一条狗能买city pass还能机智地制定非常科学省时的游玩计划吗?能来你们这个破摩天轮吗?哼。 升到最高处开始下行的时候微微有点腿软,不知道那些偶像剧里在摩天轮里各种花式作妖的人是怎么做到的,我好好坐着都觉得可怕。上一次坐摩天轮好像还是在芝加哥和cheri和erjing,一晃这么些年过去了。 狗不停蹄地赶去坐港口游轮,天气美好得不真实。甲板上的风特别大,太阳也特别大,我最喜欢的天气。听船员小哥介绍了waterfront上各个建筑的历史,包括不靠谱的E宾馆和赶时间所以停船基本靠撞的渡轮。Mt Rainer一半是岩浆一半是寒冰,好帅的设定。奥林匹亚山脉的那一边是太平洋!啧,我的地理老师可以继续安心地教体育了。 Uber去Burke Museum,周四正好是free admission,进去看了大恐龙、猛犸象和大蛇蛇(学名好像不叫这个)的化石,还摸了一只食草龙的大腿骨(博物馆允许的)我觉得那只恐龙在天之灵一定很郁闷,老子都团灭了还要被人世世代代摸大腿。大腿骨和我差不多高,恐龙真特么太酷了,我小时候怎么没觉得!!我现在特别理解我弟为什么冒着被我挠得满脸花也要抢遥控器看蓝猫三千问的恐龙特别篇。 从Burke出来去UW校园逛逛,看着满地跑的Millennials觉得自己完全融入没问题,继而多愁善感觉得这些小孩都没看到我苍老的灵魂,好想回去上学,不是上博士,是上大学。 Allen图书馆进门不用查ID,看闲书看得不亦乐乎,居然还有不少中文的,一本是台湾女作家的《她鄉我鄉》,其中一篇她写了2008年《炎黄春秋》杂志如何坚守阵地。如今看来不免唏嘘。还有一本是作家戴厚英和女儿戴醒的书信集。母女二人隔着一个太平洋写了几百封书信,想起从小到大爸爸妈妈给我写的那些信,突然觉得其实吝于表达感情的不是他们而是我。 吃完饭约同乡TK吃Greg推荐的Amazing Thai,一家华大周围犄角旮旯里的一家泰餐馆。味道不错,绝对是local才能找到的一家店。从他们家楼顶往下看,西雅图的夜景美则美矣,路上连车都没几辆,明明只有8点却像纽约的凌晨一样安静。但是我决心一定要给西雅图nightlife一个机会,别像前几天那样吃完就回去睡觉。本来查好一个locally renowned raggae band结果去了根本没人,只好随便钻进一家酒吧听live jazz,音乐很好,威士忌也很好,可惜都太短。辗转去FB上的一个反对DAPL的DJ party,还没进去就被大麻味差点熏个跟头。零零星星几个人,DJ也不怎么样,最后还是只好回家睡觉。 计划要去的地方只剩下Chihuly和Wing Luke Museum。有点想念纽约。
    2016-11-05 07:33
    Day 2 Seattle Gray, some drizzle 本来的计划是去EMP博物馆, Space Needle和Chihuly Garden and Glass。结果完全低估了EMP的好玩程度,作为一个中二病晚期患者,一进去就玩疯了。Nintendo新开了一个游戏馆,我发现我最喜欢的还是puzzle和跑跑跳跳类游戏,赛车让我暴躁,打斗类让我暴躁,RPG让我暴躁。全都玩不好,只有puzzles可以屡败屡战。 之后在sound lab里我找到了我人生的calling——做一名苦逼而光荣的鼓手,就当中年危机的计划吧。 Space needle上的virtual tour挺不错,我是个游兴很浓的称职游客。
    thing.php?id=2028202
    确认
    取消
    list.ph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