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1
2
  • 登录
  • 注册
  • 发现
  • 关于
  • 天黑之前讲一个事故

    实现
    2017-09-29 14:55
    大部分的时候 我就像一个靠天吃饭的渔人 拿着不怎么诱人的鱼饵等着 不大不小的鱼撞进这破网中 我越想试图去搞清楚 我究竟是在骗自己在捕鱼 还是我在骗自己网里有鱼 我就越想在这岸上坐着不动 我尝试过进行过探讨 可无缥缈的东西拿理论讲总是摸不着头脑 试想一下 你屋子里有一堆东西 你从屋子里挑了一件你最喜欢得东西 那么它是不是你的最爱的东西? 现在你可以从屋里出去拿任何一件东西 你挑选的这个物品 是不是你最爱的东西? 现在我允许你从这两件东西中挑选一个 你会留哪个? 现在如果我拿走你从外面选的东西 叫你回到屋子里 你会失望么? 那么 你屋里的这个东西 还是不是你在这个屋子里最喜欢的东西? 这就是我全部的疑问 也是让我觉得我始终在欺骗我自己的地方 我不认为我是一个没有感情的存在 但无论怎样我都觉得我困在一间屋子里 我越想走出去 我就越觉得我在这里面 我越想顺其自然得安放情感 我就越觉得每个东西 仅仅是那屋子里的东西 我害怕我是没有选择才抱着他安眠 我恨我自己 就如我明白屋子每大一点 他的位置就动摇一点一样 我说不上来得感到恐惧
    2017-09-26 02:38
    你如何命令自由的灵魂 寄居到狭隘的心中 你又如何把狭隘的灵魂 盛在天地这容器中
    2017-09-01 03:48
    2017 0719 第一次听傲寒的时候是在两年前,那时候好喜欢宋冬野马頔李志,用一首首苦涩又不解风情的民谣想着有天如果能见到ambition,我该怎么slay。那时候济南同城同志交友群四个人玩的最high,整天出去喝酒看电影侃大山。 后来喜欢上了张悬和陈粒,不再想要为一个人爱死爱活的摒弃理智,而是相当一个人拥有独立情感不倚仗他人的魔法师。一年前,公主6号相继出国,gay和公主分手,我和gay双删。那天没有缘由的和pillow聊起来大学之前的事。我给pillow说我过得好不真实,很多事情我都不知道是做了一场梦还是真是发生过。我几乎没有一个朋友是联系超过两年的。所以每次和朋友聊天的内容都会随着人的变化而改变,许多事情也无从取证了。 当然,说这话的时候我心知肚明。毕业之后,我和鱼藤酮pillow也不会再联系了。即时吃完自助走回学校的晚风很舒适,玩成语接龙鱼藤酮每次都卡壳很可爱,pillow的成熟让我感觉和他相处不需要太费心。参与互动,被人需要真的令我心安。但我明白,我清楚的知道,没有任何的联系是坚不可摧的,人生的大半部分时间我要用来原谅自己,学会自己找乐子。所以我不想太爱他们或者任何人,因为失去的时候会很难过。 关于别的事,我发现我追寻不到心安。像飞鸟归林,巨石滚入深海不再冲撞的心安。我成了一个永远不知欢愉,永不满足的汲取的可怜人。
    2017-08-12 06:09
    我不知道我们是怎么认识的 可能是因为上下楼 可能是因为小区里的孩子本来就少 我也记不得小时候我们玩得有多好 只能听大人们讲过后又记得 他对我很好 我被人欺负了他会替我出头 我是到了初中才知道 他名字里的琪是写作岐的 可我却一直不知道他奶奶叫什么 甚至于姓我都猜不出个大概 只是一直管她叫黄奶奶(她的夫姓) 他的爷爷奶奶很宠他 给他买好多好多奥特曼宝可梦的光碟 还有游戏机 所以我总是爱跑到他家里去玩 有时候会玩到夜里很晚 貌似他家人有过意见 但他就会撒娇 孩子撒娇嘛 一向是最好使的 初中毕业以后他就不怎么来黄奶奶这边了 也是在那之前 黄爷爷得了偏瘫 右半边的肌肉是不上劲 他家里人在楼下做了个定滑轮 滑轮上绑上砖头 让黄爷爷坐在楼下拉滑轮坐康复训练 人嘛 老着老着就病了 病久了就会死 那之后 家里就剩下她一个人了 很长一段时间空落落的 我家人说她开始变得很奇奇怪怪 像是病了 像是鬼魂一样 昨天经过楼下 看她搬个马扎坐在楼下 就上去打了声照顾 我清清楚楚的看到 她在说话的时候 左半边脸抽搐了一下 这种病发生在她身上 自然到她浑然不觉 自然到像所有人很久很久以后 都会这样 老 想起每天早上我姥爷都起很早 醒来后就先摸索到电视机旁 打开电视 然后把所有的灯和空调打开 再开开换气扇 在厨房里有一声没一声的喊着我的乳名 最后端着一碗面条 走回电视机旁 手撑住桌子把身体的重量上压上去 一点点慢慢的坐下 坐在电视机正前方 有时我姥姥也会给我讲 说你姥爷现在有病啦 洗澡的时候会一直叫你的名字 就像你小时候一样 可能击垮我的是 昨晚姥姥说骨质增生脚痛的厉害 我给她揉的时候 能明显的感到每揉几下 她的肌肉都会抽搐了一次 她也病了 老了就会病 病有大 病有小 病有轻重有缓急 病久了人都会死 就像我很喜欢一部漫画 我可以忍受我一辈子都不知道它的结局 我可以忍受他脱稿混更 我忍受不了他完结 完结就是什么念头都没了 都是普普通通的人 完结就意味着这个人 从此彻彻底底的消失了 我惧怕自己老 也惧怕我爱的人老 更惧怕我老的时候 像是他们中的任何一个一样 孤独又渺小 我刚刚做梦了 梦见黄奶奶像小时候一样 包了饺子要给我家送来分着吃 我看见她眼一边抽搐着 一边像我走过来
    2017-05-03 00:53
    他是直男啊 想和一个娇柔的 蛮横的 朴素的 或者孩子气的女人 拥抱 亲吻 坠入爱河 哪怕他不知道这河水的深浅 也不会在意这河之外的事物 就算有这么一次 这位弄潮儿因为抽筋上了岸 但他终究是要行那鱼水之欢的鱼人 废弃的河道再怎么蜿蜒 干涸的河坝再怎么围困 富饶的水库再怎么金贵 雨季的水一来 他们就都撒欢似的 一股脑游回河里去了
    2017-02-18 05:55
    我是不喜欢吃葱姜的 但我自己炒饭的时候 总要约摸着涨上一点 只是因为记得放这个会提味 什么是提味提到什么程度 放多少最好好到什么程度 究竟放不放有没有区别 我是从来都不知道的
    thing.php?id=1986813
    确认
    取消
    list.ph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