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1
2
  • 登录
  • 注册
  • 发现
  • 关于
  • 天黑之前讲一个事故

    实现
    2017-08-12 06:09
    我不知道我们是怎么认识的 可能是因为上下楼 可能是因为小区里的孩子本来就少 我也记不得小时候我们玩得有多好 只能听大人们讲过后又记得 他对我很好 我被人欺负了他会替我出头 我是到了初中才知道 他名字里的琪是写作岐的 可我却一直不知道他奶奶叫什么 甚至于姓我都猜不出个大概 只是一直管她叫黄奶奶(她的夫姓) 他的爷爷奶奶很宠他 给他买好多好多奥特曼宝可梦的光碟 还有游戏机 所以我总是爱跑到他家里去玩 有时候会玩到夜里很晚 貌似他家人有过意见 但他就会撒娇 孩子撒娇嘛 一向是最好使的 初中毕业以后他就不怎么来黄奶奶这边了 也是在那之前 黄爷爷得了偏瘫 右半边的肌肉是不上劲 他家里人在楼下做了个定滑轮 滑轮上绑上砖头 让黄爷爷坐在楼下拉滑轮坐康复训练 人嘛 老着老着就病了 病久了就会死 那之后 家里就剩下她一个人了 很长一段时间空落落的 我家人说她开始变得很奇奇怪怪 像是病了 像是鬼魂一样 昨天经过楼下 看她搬个马扎坐在楼下 就上去打了声照顾 我清清楚楚的看到 她在说话的时候 左半边脸抽搐了一下 这种病发生在她身上 自然到她浑然不觉 自然到像所有人很久很久以后 都会这样 老 想起每天早上我姥爷都起很早 醒来后就先摸索到电视机旁 打开电视 然后把所有的灯和空调打开 再开开换气扇 在厨房里有一声没一声的喊着我的乳名 最后端着一碗面条 走回电视机旁 手撑住桌子把身体的重量上压上去 一点点慢慢的坐下 坐在电视机正前方 有时我姥姥也会给我讲 说你姥爷现在有病啦 洗澡的时候会一直叫你的名字 就像你小时候一样 可能击垮我的是 昨晚姥姥说骨质增生脚痛的厉害 我给她揉的时候 能明显的感到每揉几下 她的肌肉都会抽搐了一次 她也病了 病有大 病有小 病有轻重有缓急 病久了人都会死 老了就会病 就像我很喜欢一部漫画 我可以忍受我一辈子都不知道它的结局 我可以忍受他脱稿混更 我忍受不了他完结 完结就是什么念头都没了 都是普普通通的人 完结就意味着这个人 从此彻彻底底的消失了 我惧怕自己老 也惧怕我爱的人老 更惧怕我老的时候 像是他们中的任何一个一样 孤独又渺小 我刚刚做梦了 梦见黄奶奶像小时候一样 包了饺子要给我家送来分着吃 我看见她眼一边抽搐着 一边像我走过来
    2017-06-08 01:01
    (图一是我在责怪Pillow 图二是我和monkey的对话) 嗯…… 事情是这样 打完球之后 pillow(也就是df)想吃烧烤 然后就攒了个饭局 把我和体委monkey鱼藤酮 叫到一起吃了个饭 我pillow鱼藤酮先到了烧烤摊 pillow一个劲给我讲 真的吃了这顿饭就好了 什么事都没啦 你相信我啦 我可不夹在你俩中间了 好尴尬啦 monkey来了之后 就一个劲在打电话 不知道在跟谁说 自己好贱啊 自己前女友就是个骗子啊 只要是好看的男生她就加人家 和人家聊天 给他戴绿帽子了啊 一个劲在那里智障 因为鱼藤酮是女孩子 要先回宿舍 pillow就说要送她回宿舍 然后一个劲的给我递眼色 意思是你俩快点 给我和好 我们走了你们好说话 鱼藤酮也摁住我不让我走 最后就剩下我们仨人面面相觑 体委去洗手的时候 monkey把他的手机递过来 让我把我的扣扣给他,说 哎,咱俩加回来吧 我不想见到你不怼你 就认识你还要装高冷不搭理你 我 …… 我想装高冷啊 但我同意了 回去的时候 monkey和体委在抽烟 我走在他俩中间 monkey一把把体委拽走 说他受不了烟味别让他走在中间 上车之前还要给我开车门(why?) 翻门的时候回头看到我拿着书包 还跑过来 接过去…… 我 我怎么能不原谅他? 明明不是他的错? 是我自己在惩罚我自己而已啊? 但我怎么能原谅他? 告诉我自己? 无论他和什么人恋爱 无论他喜欢什么人 你都是他的朋友 但他很喜欢你 认为你是很好很好的朋友 所以 你怎么能 你又怎么敢去告诉他 你喜欢他,你真的很喜欢他 你怎样让他去处理 你丢给他的这份感情? 啊 我爱人脸上越过寂寞的那一秒 你让我怎么办 和上次一样? 看着他坐在你的对面 说自己没人喜欢,估计是三个人中最后一个安定下来的人 然后 你不敢告诉别人 自己跑去小树林里偷偷哭? 可我又突然想到 我曾经无数次的 想证明给ambition看的一个问题 我到底是不是一个正常人 是不是一个可以接受失败 以正确的心态对待问题的正常人 这难道对我而言不是一场救赎么? 看看自已到底是不是一个正常人 自己喜欢的人不喜欢自己 不是你可以拿去伤害他的理由 每个人都想和自己喜欢的人在一起 你清楚的 这份喜欢不是强求 也不是怜悯施舍而来的
    2017-05-03 00:53
    他是直男啊 想和一个娇柔的 蛮横的 朴素的 或者孩子气的女人 拥抱 亲吻 坠入爱河 哪怕他不知道这河水的深浅 也不会在意这河之外的事物 就算有这么一次 这位弄潮儿因为抽筋上了岸 但他终究是要行那鱼水之欢的鱼人 废弃的河道再怎么蜿蜒 干涸的河坝再怎么围困 富饶的水库再怎么金贵 雨季的水一来 他们就都撒欢似的 一股脑游回河里去了
    2017-05-01 10:51
    昨天monkey来济南了 中午一起吃了饭逛了MUJI 下午看了电影喝咖啡 晚上回到家monkey抢着要做饭 我把菜洗好切了菜之后 感觉厨房实在是容不下两个人 (by the way 事实证明他做的比我好吃) 就出来收拾明天回学校带的东西 然后花花一直缠着我让我摸摸它 我就在厨房门口逗它玩 抬头看到脱掉上衣的monkey在炒菜 问我口重不重 …… 就感觉 贼鸡巴想恋爱
    2017-04-20 01:51
    事情发生在上个周末 我随口问了一句monkey要不要网吧通宵 monkey本来说不去 后来又改口了 可我又不想去了 结果等他来宿舍找我的时候 我贼他妈想玩游戏 …… 就跟他去了网吧 一开始就是玩游戏啊 因为嫌他守望水平太差 我就和别人开黑留他一个人打lol monkey平时就爱拿我寻开心 我也爱整蛊他 所以我打竞技的时候 他一直在冲我的麦大喊大叫 或是在打团战的时候摸我 搞得我打不下去就看巴拉拉小魔仙…… 所以当他的LOL竞技赛开始的时候 我就开始玩他 就先摸他的胸 后来看他没反抗 就隔着裤子摸他那 就大概这么一个小时过去 他开始看越狱 我就躺沙发上和他聊天 可能太久没和人说过话 我把我这一年所有讨厌的人 讨厌的事都一个一个讲给他听 他也给我讲我不知道的一些事 大概熬到六点的时候 他躺过来睡觉 我冒冒失失的抓着他的手睡觉 OK 这就是我丧的原因 像mill说的我怕我是快要喜欢上他了 以前贼讨厌他的香水味现在觉得超好闻 上课想和他坐一块 早上看他和别人聊一节课会不开心 有时候会故意找事和他说话 关键是这个人并没有认为 那天在网吧发生的事有任何的奇怪…… 他做事还是那么不明不白 昨天他来给我送东西 开玩笑说不想见他 门是锁着的(因为在自习室) 他会真的生气质问你为什么不想理他 被他惹烦了让他滚蛋 你再去找他的时候 他会说你不是让我滚了么 好像过分的是我 我知道这些事很平常 以前我俩也经常这样 但是 我 怎么说 我说不清楚 这么说吧 首先我怀疑我喜欢的目的性 我怀疑我是喜欢一个假象而已 我总是喜欢按照我的想象把一个人填补的充满色彩 我怕我喜欢的是不存在的东西 其次我怀疑我喜欢的廉价性 一颗石子是可以制造水纹的 可能是长期没有与那种被定位为愿意与他交欢的人得到什么进展 让我对于任何一个 具有交欢能力的人产生依赖 导致我喜欢上他 (就是我怕因为我摸了他 让我对他产生潜在性幻想 从而导致我喜欢他) 我在想如果有机会 我会不会喜欢上朝阳或者网吧里小哥哥? 如果会那算什么狗屁玩意啊…… 避开这两方面不谈 我受够了求而不得的煎熬与猜疑了 每天活在不断重拾希望与心灰意冷之间 以朝圣者的期盼 祈求上帝掷那½的骰子 那种下贱的错觉我再也不想有了 所以除了上课之外不想再和他有交集了 这是保持我情绪相对稳定的唯一方法 但是我们班男生都不大爱洗澡 也只有他那破香水能盖过他们隔夜的臭味 不和他坐一起不行啊……
    2017-02-18 05:55
    我是不喜欢吃葱姜的 但我自己炒饭的时候 总要约摸着涨上一点 只是因为记得放这个会提味 什么是提味提到什么程度 放多少最好好到什么程度 究竟放不放有没有区别 我是从来都不知道的
    thing.php?id=1986813
    确认
    取消
    list.ph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