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1
2
  • 登录
  • 注册
  • 发现
  • 关于
  • 碎碎念

    实现
    2016-12-06 08:48
    我想要有个家。
    2016-12-06 06:42
    疼了五个多小时,终于结束了。 这期间豆脑儿很乖,老老实实的趴在我身边。 时不时的过来蹭蹭我,然后舔舔我的手。 五个小时,我没睡,他也没睡。 我摸他头的时候,他也回应般的伸出小爪子搭在我的脸上,小肉垫儿软乎乎的。 这五个多小时我也不是什么都没干。 看了三十三分钟的奥巴马演讲视频,试图转移一下我的注意力。总统先生的口才真是了得,这脱口秀的文本写的也不错。 看完视频我就没事儿可干了。 翻短信,把手机上所有的短信甚至包括垃圾短信和验证码短信都看了一遍。 翻照片,从2013年看到2016年。 然后又不知道干什么了。 吃药。 药效足够快,没一会儿就浑浑噩噩的。 可能是看了一些回忆的缘故,整个人生都在以某种形式在脑子里混沌的播放。但是又像凌乱的蒙太奇般被剪的七零八落。鲜有景深镜头让我稍微能在某一刻度上多做停留。 足够累。于是挣扎着让自己醒过来。 屋里安静极了。 五点二十的时候,外面的白炽灯倏地灭了。 于是整个房间一下子也就完全黑下来。 除了手机背光。 我不知道为什么今天这么安静,没有一丁点儿声响,连隔壁惯有的叫床声都消失了。 我甚至怀疑我是不是已经死了。 这便是我想戒药的理由,它总是给我这样的幻觉。而且都是一些令人消极、甚至令人绝望的幻觉。 为了证明我还是活着的,我开始做一些活着的人需要做而且可以做的事情。 喝水,吃个面包,起床上个厕所,大声的自言自语,掐一下豆脑儿的尾巴让他叫两声,光着身子对着镜子抽烟。 我甚至在想要不要自慰一下。 疯癫的状态结束在隔壁的咳嗽声中。 哦,还是有人在的。虽然是隔壁。 有人在就好。虽然在隔壁。 天也应该快亮了,因为我看到窗帘开始变了颜色。今天会暖和些吧?昨儿个可是真冷。 我昨天傍晚去加油的时候,加油站的小哥送了我一支笔,是我一直都特别喜欢用又不知道哪儿能买到的那种笔。我欣喜若狂。 我昨天特别想吃山竹,但是我没买到。我第一次买山竹是在乐天玛特,但是它现在已经关门了。那时候是2014年,我还西装革履,我还有头发。 我昨天,很难过来着。 天亮了。
    2016-12-06 01:17
    谈不上浑身是伤。 几处皮外伤罢了。 但是还是疼。 血止住了,还是疼。 开车回家换血衣,好好的一件白羽绒服染成了红白相间。分不出哪些是自己的血,哪些是别人的。 脱了羽绒服准备丢进洗衣机的时候才发现后背居然也有,衣服里面也有,然后才发现后背和脖子也伤了。 洗脸,顺便洗掉头上剩下的血渍。 又发现耳后也伤了。 说起来风轻云淡。 倒也是一场恶战。 换了一身干净衣服,穿了衬衣,又围了一条围巾,处理的让别人看不出我受过伤。然后开车回工作室和老吴吃饭。 火锅。 他下午去沃尔玛买了一堆吃的,还给我买了牙膏和洗面奶。炫耀似的说,这牙膏打折,一块钱,我买了一个,给你买了一个。 真是他妈的过日子。 火锅吃的挺爽,喝了半斤白酒。 最近竟莫名其妙的染了酒瘾。 喝不得也无所谓,但是有酒便就快活。 至少能把一切烦扰的劳什子先暂且压下去。 晚上回工作室的路上,我把车开的飞快。 开快车总能让我把心静下来。 好像目前为止,除了我妈没有人觉着坐我的车害怕。只有我妈总会一遍遍的提醒我,慢点儿慢点儿。然后我就不停的减速再减速,直到她觉着心安。 回家后开车带我妈出去买菜和水果,还有小宝的零食。 要么被她嫌贵,要么被她嫌我挑的不好。 买这个她说不吃,买那个她说小宝吃了上火。 只能由她自己挑选。 原来我才知道我现在连小宝喜欢吃什么都不明确了。也许吧,我真不是个好爸爸。 写到这儿。 心里疼的难受。 配合着其他的疼痛, 今晚上我又不用睡了。
    2016-12-05 00:58
    日子越来越近了吧。 我今天明显的察觉到自己的身体跟不听话了一样。突然特别想赚一笔大钱,留给父母留给小宝,留给需要的人。哪怕做点儿违法的勾当都可以。不过这种想法仅仅维持了几分钟就被我打消了。 我真是怕来不及。 8号去省台录节目。老吴说,你带他们去吧。我一脸的不愿意。 我不想让自己更累。 我觉着我已经透支的够多了。 糟透了。 真是他妈的糟透了。 开心的事儿也有。 老吴花了900块钱买了5条药片星月。 然后凑了108个品相极佳的给我。 终于得到了一个心仪的挂珠。 参加竞拍拍到了一个和田玉和一个战国红的平安扣。 等椰壳到了就可以一块儿串起来。 终于可以把脖子上的凤眼儿摘下来老老实实的当持珠盘了。 突然想起来那串金刚菩提, 易主之后我配了藏银。 但是还没等盘,就又易了回去。 轮回。 因果。 都是有定数的。 生。 死。 也都如是。
    2016-12-04 00:19
    每周六出来快活已经成了我和老吴的一种生活习惯。今天晚上照旧,茶馆又没客。坐成一圈儿聊到快九点,各回各家各找各妈。 把李肖送回学校,这个300斤1米88却只有16岁的小胖子成了我新的搭档。 把他带出来。老吴郑重其事的说。 嗯。我从后视镜上看着一脸兴奋的小胖。 他脸上带着的全是对未来的一种期待。 他不知道这条路其实挺难走的。 在工作室待到10点多,就我们俩到底是玩梦幻西游还是倩女幽魂的问题上纠缠了很久,最后都没得到一个结论。于是既下载了梦幻西游又下载了倩女幽魂。 真是没有原则的两个人。 用了四个免费的剃须刀,总算剃干净了满头的烦恼渣。头又亮了,真舒服。 吃过了自助餐,下去泡个澡。 我不喜欢被呵呵。 但是除了你。 有一种被撒娇的感觉。 我就是喜欢这样。
    2016-12-03 14:39
    在愁剧本的时候,收到了一条好消息。 这个月的第一笔进账。 大林给我的第一笔稿费。 还房贷有着落了。
    thing.php?id=1869897
    确认
    取消
    list.ph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