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1
2
  • 登录
  • 注册
  • 发现
  • 关于
  • 偷话

    实现
    2017-11-10 17:02
    乐陵金丝小枣博物馆 李工 “新郑那边的枣树有比这还粗的,活了几千年的枣树,上面都挂满了红绳。其实新疆大枣就是新郑的枣树,谁知道从新郑到了新疆枣更好吃了。” “你要是农历的三月十五去新郑,那边有祭祖活动,轩辕黄帝的故居嘛。以前郑国国都在这里。‘文王拘而演周易’是在羑里,那边的人都不抓兔子,文王的儿子不是变成兔子了吗。”
    2017-11-05 11:13
    李叔 “我表哥就是坊子,我侄子坊子话比你地道多了,你大概在外面上学久了口音变了” “我给你讲个小故事,你不赶时间吧” “八十年代,你知道科长和当兵的哪个好,肯定是科长,科长和当兵的,有什么区别?二斤点心。当兵的只要给领导送二斤点心就能当科长。” “我那时候上学学医,不知道怎么出国,那时候出国都是公派,自己怎么出同学什么的都不知道,那时候也没有网络查不到。你说如果八十年代出国留学现在回来有多厉害。” “你该去个大公司,开始可能苦点累点,可你能学东西啊,你现在干的这个,学校不是白上了吗。” “安丘我认识人也多,周一周二,刘总和于总来,他们一个是生产石油那方面的机械?一个是跟潍柴有合作,生产拖拉机外壳和游艇?” “以后有什么事就给我打电话,安丘有事给我打也行。”
    2017-10-13 23:09
    拆迁户 一位老大爷 他家情况有些复杂 娘俩嫌老头年纪大不清事理了 撇下老头去现场指界了 老头在外面逮着人就说话 没人理也不停 见我看他 开始跟我说 “这里是加工(家具)的地方,我的手艺,在这一块很有名声,我的名声二十多年了,说我的名字这附近上年纪的都知道。这里加工,我在明乡卖。没有本钱啊,咱没法投资做大生意。 她们觉得我不知道事,但我比她们都明白,共产党不会让我吃亏,我看你们说怎么算就怎么算,肯定不让我吃亏,你说是不。共产党当年怎么得天下,他对老百姓好啊,(向现场里)这些娘们叭啦叭啦啥。 我死过三四天了(吓我一跳)又活了,我姑娘那时候在北京实习,在北京武警总医院里,找了她老师来看我,又把我救过来了...嘿嘿嘿。” 老大爷的牙掉光了 说话的时候我盯着他上门牙那里看 只一点点牙,没掉干净? 老大爷七十五了,闺女二十六 走的时候还给我们说 “我姑娘年纪小你们多担待(?)点” 姑娘很快地笑了一下 有些不好意思
    2017-10-07 22:13
    问我妈,咱们村为什么叫‘解戈’ “老一辈人传下来的,我也不知道啊” 你没问过我姥姥姥爷吗 “没有” 问七十的老哥哥 “人家别的村名啊,都是...” 一个故事 “哎,对,就是有个故事” 那咱们村...? “我还真不知道” 咱们村不是三个村合起来的吗,你知道是什么时候合的吗 “这个不好说,现在你出去,人家问你是哪的,你可以说解戈,人家要是细问,你也可以说新村或者阿佗” 三个村用一个村委? “嗯” 那就是一个行政村三个自然村了
    2017-09-12 23:09
    经理 东阿回济南的路上 经理喜欢说 我乐意听 相谈甚欢? 说的是经理上学的时候 “98年—大学第一次扩招,我考了个专科没去上,又复课了一年。那一年其实我没能上完,辍学了一段时间。我上高中那年,我的下一级,正好是改革,‘三加四’,高中三年初中四年。初中变四年呢,少一级,就把初三毕业没考上高中的给找回来上初四了,当然,相比别的年级,这一级的学生素质很差,都是混的,毕竟好的都考学了,筛过一遍了。复课的时候我就进了这一级。那时候很压抑,因为是考过一次的,班里一些人看不起我们,老师也不重视,除非那些学习特别好的。之后我就辍学了。之后参加了99年的成人高考,上了矿大的计算机专业,我是真不喜欢这个专业,在学校也是瞎混,我姐给我报的,我也没管,那时候也是不知道学什么好,像你们那时候一样。” “明年...哦,我们同学二十周年的聚会了。那时候的同学,不少都考了事业单位,那时候缺口大,有进公安局的,国土局的,法院的,计生办的,现在有的都混到正科级别了。现在想往里考,难” 经理说的投入,差点错过了高速下口
    2017-08-25 18:12
    上午济南去淄博的客车 前座的阿姨 临开车前,阿姨喊我 “小伙子,帮阿姨看一下包行吗,我去趟洗手间” 自无不可 阿姨回来以后就聊开了,问了问我工作 今天刚刮了胡子,可能显得年轻,还背着书包 “你这么小就工作了呀” “我去过淄博好多次了,路上大概是两个小时,前后差十分钟” “你第一次去淄博?你到哪里,还转车吗” 我到淄博张店 “张店就是淄博啊” 啊...张店区 开车之后阿姨就睡了 快到周村的时候 “昨天晚上看电视看到四点半,困死了,受不了了,睡了一觉好多了” 是睡不着吗 “不是,开始没睡着,想着看会电视吧,电视太好看了,四点半才演完” 怪不得看您有黑眼圈呐 那是...周村,我记得有周村烧饼 “是啊,上去好些年,周村烧饼挺出名的,现在好吃的东西多了,没以前那么有名了。像咱们济南以前也有油漩儿,麻汁烧饼(?)啊,现在也不听说有了。” 周村烧饼我在潍坊都听说过的 “你是潍坊的啊,哦,那去潍坊是不是也走淄博” 嗯,过淄博 “蓬莱,去蓬莱也过潍坊吧” 嗯,您经常出去旅游吗 “不,不经常出去,我不愿意动弹,平时,也没有时间。” 您现在应该... “退休了,我又找了活干” 那您现在倒是不在意赚钱,只是找点事干了 “嗯...弄了点小食品。我其实也不愿意干,亲戚那边结婚生孩子了,没办法让我接过来了...唉...” “这次有急事,我表弟这边,非过来不可,大概后天回去吧。” 到站送阿姨上出租车 “孩子,你怎么走,知道坐哪个公交了吗” 再说,阿姨再见 在路上我喊阿姨,阿姨叫我就说孩子,倒是十分亲近了
    thing.php?id=1867802
    确认
    取消
    list.ph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