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1
2
  • 登录
  • 注册
  • 发现
  • 关于
  • 偷话

    实现
    2017-09-12 23:09
    经理 东阿回济南的路上 经理喜欢说 我乐意听 相谈甚欢? 说的是经理上学的时候 “98年—大学第一次扩招,我考了个专科没去上,又复课了一年。那一年其实我没能上完,辍学了一段时间。我上高中那年,我的下一级,正好是改革,‘三加四’,高中三年初中四年。初中变四年呢,少一级,就把初三毕业没考上高中的给找回来上初四了,当然,相比别的年级,这一级的学生素质很差,都是混的,毕竟好的都考学了,筛过一遍了。复课的时候我就进了这一级。那时候很压抑,因为是考过一次的,班里一些人看不起我们,老师也不重视,除非那些学习特别好的。之后我就辍学了。之后参加了99年的成人高考,上了矿大的计算机专业,我是真不喜欢这个专业,在学校也是瞎混,我姐给我报的,我也没管,那时候也是不知道学什么好,像你们那时候一样。” “明年...哦,我们同学二十周年的聚会了。那时候的同学,不少都考了事业单位,那时候缺口大,有进公安局的,国土局的,法院的,计生办的,现在有的都混到正科级别了。现在想往里考,难” 经理说的投入,差点错过了高速下口
    2017-08-25 18:12
    上午济南去淄博的客车 前座的阿姨 临开车前,阿姨喊我 “小伙子,帮阿姨看一下包行吗,我去趟洗手间” 自无不可 阿姨回来以后就聊开了,问了问我工作 今天刚刮了胡子,可能显得年轻,还背着书包 “你这么小就工作了呀” “我去过淄博好多次了,路上大概是两个小时,前后差十分钟” “你第一次去淄博?你到哪里,还转车吗” 我到淄博张店 “张店就是淄博啊” 啊...张店区 开车之后阿姨就睡了 快到周村的时候 “昨天晚上看电视看到四点半,困死了,受不了了,睡了一觉好多了” 是睡不着吗 “不是,开始没睡着,想着看会电视吧,电视太好看了,四点半才演完” 怪不得看您有黑眼圈呐 那是...周村,我记得有周村烧饼 “是啊,上去好些年,周村烧饼挺出名的,现在好吃的东西多了,没以前那么有名了。像咱们济南以前也有油漩儿,麻汁烧饼(?)啊,现在也不听说有了。” 周村烧饼我在潍坊都听说过的 “你是潍坊的啊,哦,那去潍坊是不是也走淄博” 嗯,过淄博 “蓬莱,去蓬莱也过潍坊吧” 嗯,您经常出去旅游吗 “不,不经常出去,我不愿意动弹,平时,也没有时间。” 您现在应该... “退休了,我又找了活干” 那您现在倒是不在意赚钱,只是找点事干了 “嗯...弄了点小食品。我其实也不愿意干,亲戚那边结婚生孩子了,没办法让我接过来了...唉...” “这次有急事,我表弟这边,非过来不可,大概后天回去吧。” 到站送阿姨上出租车 “孩子,你怎么走,知道坐哪个公交了吗” 再说,阿姨再见 在路上我喊阿姨,阿姨叫我就说孩子,倒是十分亲近了
    2017-08-06 14:02
    齐齐哈尔来的火车 东北人实在豪爽,上车不久邀我一块打扑克 好几年没打了我是猪队友... 对座的大哥 “狗,鸡,猪这些都会游泳。那年我们那里有一条疯狗,把它赶到一个大坑里,坑里有水,寻思淹死它,它一到坑边上就把它打回去,用砖头棍子什么的,一群人围着打了五个小时还活蹦乱跳的,狗的水性是真好。” “鸡也会水,就没多大的小鸡,你把它扔水里,一会自己就上来了,绝对淹不死。落汤鸡,落汤鸡也是不死啊。” “猪也会水,马也会水。九八年发大水,路上水过小腿深,人不敢走了,你不知道哪有坑,掉下去就淹死了。就把马赶到高处,套上马车,坐马车上让它拉车走回家,马都认识路,自己回家走不岔。” “就是人笨,还得现学游泳。” 另一个玩核桃 手里转着文玩核桃,红棕色,不时用个牙刷刷一阵 我记得转核桃讲究转的时候两个核桃不能碰到 “这个核桃变成红色是最好,这还不算红,这个我才玩了几个月,原来的一对,让我给弄丢了。这个核桃要经常刷,纹路里要是有脏东西,去找牙医用的那个勾针清一清。手里有汗,就抹到核桃上,它就吸收了。特别是油性皮肤的,皮肤上这些油抹到核桃上,它变色会更快...” 以后见到人家玩核桃的,我一定看看就算了,再不拿着玩了...
    2017-07-24 23:37
    公交车上 两个老头 上午出去的时候 一个坐着轮椅的老头要上公交车 正纳闷坐着轮椅怎么上 老头下了轮椅站起来了 把轮椅搬到车上 别人去帮他扶轮椅 “别动!别动车子(轮椅)!” 老头声音洪亮 “我这不是帮你扶住吗,省的跑了” 也是一位老人 “不用,我在公交车上待了四十多年了,不用别人帮助。我开了四十多年公交车,凭什么当队长,就是因为安全!” 老人不说话了 “什么人要帮助,这不是看人残不残疾,是看背景,我在公交上待了四十多年了,我不用别人帮助,我侄子现在也在公交公司。不过,你关心我,谢谢你啊。” 晚上 公交上突然有人在说“...知不知道什么叫五讲四美三爱,讲文明树新风爱祖国爱人民...” 听不清楚,我在车尾,那人在车头那边,声音像捏着嗓子在说,挺难听的 说着一会开始骂了,越来越难听 在想,不是醉汉就是精神病 下车恰好跟那人在同一站下 一个老头 至于怎么知道是那个人的 他一下车又骂了几句 没有酒味... 过了马路他又在叨叨地骂 离得近了听的真切 指名道姓地骂国家主席... 这什么人啊...
    2017-07-10 22:16
    二舅 说起水库的水少了 “水库南那不是在打井,给潍坊市里供水。一期工程要打一百五十眼井,往水库放水三十万方。两个施工队,十几套钻井机。周围的村子更抽不着水了。” 咱们村现在还没耽搁浇地什么的吧 “有些小井也是没水了,一些又打深了的,用大电机才能抽上来。以前用小电机不就能抽着水了,现在根本不行了。”
    2017-07-07 16:55
    邻座的大姐问怎么连火车上的无线 跟她说明白了 “现在就是进步了哈,飞机上还不能连无线的。去东北的火车上有吗?” 有坐过一次沈阳来的,好像也有 “哎,那回家不坐飞机了,火车有无线就不无聊了。” 坐飞机要多长时间? “两个多小时吧” 火车呢 “两天” ...坐飞机还真是无聊得紧哈 对面的女生 别人在说今年夏天热,是种太阳的种熟了 她挺惊讶,“真的有种太阳的?” “在学校里我一般都是坐办公室,我的课不多,基本上只批作业。冬天的时候那个屋特冷,冻得慌,夏天那个屋开空调,就我一个人,还是冻得慌。有工资,一个月四百。” 这么少吗 “我是学师范的嘛,这个属于支教” 你去的哪里支教? “聊城” 聊城也是支教?西部呢? “哦,西部也是,我们学校有西部计划,这两年报的人不多,但每年有几个。” 去西部支教都是多长时间 “一般是两年。” “哎,聊城那边,我在的那个地方,女孩十六以后不上学的话,一般都结婚生孩子了,而且都生四五个。之前听说过有这么个地方,都不管计划生育什么的,没想到我去的就是那里。” “那些孩子都没有户口,有些父母和孩子都没有户口的。”
    thing.php?id=1867802
    确认
    取消
    list.ph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