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1
2
  • 登录
  • 注册
  • 发现
  • 关于
  • plastic wrap

    实现
    2017-06-23 09:48
    梦 挑战盛世独秀赛道,进入潜水箱。 午休时,妈妈把一只马达加斯加发声蟑螂强行塞入我怀中。它在手上乱爬捉不住,突然开始吸血。我用尽全力扯它,闭紧了眼,只觉得它吸管一样的嘴被拉伸好长,特别害怕它被我扯断后内脏喷涌而出。越拉吸得越紧,终于扯下来了,把它丢在塑料盆里,可它太大轻易就能爬出来。我钻进厕所,迅速把暴露在外的皮肤洗洗干净,洗到一半妈妈就端着盆进来了。我不确定它有没有死,好像被砸扁了。我尖叫着躲闪,避之不及,吓死。 总算逃出来了!大人们发散着恶意仿佛目的就是想让我受到伤害。他们施计让蟑螂靠近我,我恨恨地把自己关在锁坏了的屋子里,抱着双膝发抖哭泣。前几年版本的弟弟出现了,那简直不是亲弟。我明明叫喊着不要过来不要过来他还偏要试探一下。我无力抵抗,拼命抵住脆弱的木门,然而我的力气永远比不过与我对抗的那个人。当我惊恐地看到 他手中捧着的浅口透明盒子里的两只蠕动大蟑螂时,死的心都有。它们离我很近,随时都能扑脸上。 我叫着醒了过来,两秒后合上眼继续噩梦。 听着外面平息,我才溜出房门。静悄悄的。爷爷把我吓了一跳,不怀好意地谈论着蟑螂,故作英雄地说不会再允许它们接近我。我要穿鞋出门,发现这也都被蟑螂爬过了,最后在姨妈的劝导下穿了妈妈的手绘小布鞋,画着向日葵,丑不拉几。 我跟着asha班,带着大包小包行李乘大巴到了学校。这次融入新环境的我并不讨喜。我坐在大厅前的台阶上,试图接近旁边斗在一窝的女同学,可她们并不想跟我搭话,于是我决定把行李搬上来。两个大箱子。我把身体挪到上面一点的台阶,和几个闲聊发呆的男孩仰卧在平台上,伸手去拖箱子。有个笑容真诚的男孩起身帮忙,我连忙谢过表示自己ok,可另外一个已经被帮忙拎上来了。谢谢。我和几个人并排躺在冰凉的大理石地板上吹风,无比舒爽。从他们那儿获得了陌生的温暖。 正躺得舒服,我和asha突然被班里三个一上来就管人的女生拉起来当什么志愿者,无奈我是新来的只能服从号令。梦里的asha不再强势,我怜惜起来。 我们俩跟着她仨跑着来到马路边。下着雨,柏油路上驶过的汽车溅起泥水。她们穿着拖鞋,没等我反应过来都已赤脚。一个女生这才对我发号施令,可妈妈那双鞋不好脱,恰好一波车流过去,我被她们拖拉着奔向马路中间栅栏处。中间的人一边问我为什么不脱鞋,一边训责我这么做是对来访者的不敬。前面站着个短发女生,她的躯体将衣服撑得滚圆,五官分布不均,一脸凶相。是高三学姐。我们要自愿和她聊天,帮她排忧解难减缓压力。所有人都穿着白polo衫,只是领口不同,我们黄她红。队长介绍到我时,我连忙为没来及脱掉鞋子陪个不是,结果学姐蔑视地瞥了我一眼,转过身去和队长大声说,“这个人不行,我最不喜欢她这样没自信的bulabulabula…”exm????? 她们四人围成半个圈在前面叽叽歪歪,聊得很投机。我跟着溜进了小巷。因为下雨所以商铺都没开张。路面起伏很大,深灰色砖块被雨水冲刷得透亮,但我断定积水里混有什么的残渣。我一百个庆幸自己没脱鞋,不然根本忍受不住。我看到asha远远地走在前面,和我一样百无聊赖,于是我赶上她,聊聊天,氛围融洽。走进了栋老舅建筑,楼道阴凉。 下楼时也要完成一项任务。我和asha噔噔噔抢在最前头,唯恐被追上。昏黄断续的灯光里我们跑过了头,asha直冲地下室,幸好后面的人制止。她在下面喊“等我一下啊我害怕!”我当然不会丢下她。 我们轮流从二楼楼道窗户爬出去,窗口右拐承接着方形铁桶“滑梯”。惊险!差点摔下去。 晚自习,班里只有23个人。教导处来查数,蓝色板夹上一张表格。懵掉,才意识到此时我的出现并不会被允许,今天实在是贪心了,现在还不走。我像户口普查的黑户小孩无处可躲,座位都没有,只能随便找张桌子坐下,可那一看就不属于我。情急之下我拍了拍前面的asha,不想“死无对证”,把事实一股脑倾倒给她。主任还是走了过来,一道冰冷的目光扫向我。“我知道自己没资格,请你不要赶我走…没办法…”巨大的无力填充着抽噎的空当,像是即将被处决的罪犯低下了头。 痛哭,积攒以久的秘密被一簇簇眼泪带了出来,伤心却不会随之流走。 很温情,全心全意对她好,没有保留,产生会变成爱的错觉。 这算是个够惊悚够伤感但也满足了一把的好梦吧。
    2017-06-17 06:47
    今天梦……好几次差点和他遇见,可我每每下午才出动导致刚好错过,伤心得要命。甚至要视频。 看到微博头条说武汉附近地区气温骤降,北京人民都说冷。我朝窗外一看,天好蓝,就像饱和度调高,但高光减淡,刺激视觉,很美,我发出惊叹。凉快的风呼呼吹,也望不见太阳。那今晚的演唱会要穿什么呢? 老薛说“其实北京这场才真正算得上是我第二场演唱会,”我期待得不行。 我变成岚少恐解里的一个异能力主角。第一遍打到好结局结尾处,我照指示拿东西,顺利迎来GE。薛之谦太可爱了,直接被他举高高。 第二天早晨发现自己的补水面膜贴在了塑料隔板外面…… 什么鬼啊都是
    2017-06-15 14:54
    ?416? 昨晚的消息通知突然发了过来!(推送差评)本来前几天都想删掉趣配音了但转念一想还是留下当回忆吧怪舍不得的❤️ 失而复得的感觉 我好想你
    2017-06-15 10:23
    今天睡在地上有空间打滚 做了魔幻的梦? 只记得 我和弟弟把一个跟着老师出游的幼儿园小姑娘单独引出来 用劣质蓝漆木门哐哐卡她的头 通过惨烈哭叫获得快感 不巧的是碰上了劲敌 她是个很凶很凶的小屁孩 对着我们俩大喊 疯狂地扑上来用指甲抓挠 这些动静引起了不远处老师的注意 我们一看大事不好 夺门而出 没命地跑 到公交站和一群中学生混在一起 老师已经完全掌握了情况 仿佛能看到她闪着红光的眼睛直勾勾瞪着我们 恐怖恐怖恐怖 以及 小卖铺里粘在手上甩不掉的永动蝴蝶? 渗人
    2017-06-13 09:56
    ?414? ……我我我我我想你想你想你想你想你 今天的梦:? 我瘫坐在地板上接他的电话(01067****),看到屏幕底部多出个输入框,于是惊异地打起字来。简单聊了几句,再发问就没了回应,取而代之的是一片歌声。我看了眼时间——六点三十二,学生大概都在教室。也不知道哪句是他唱的,只觉得对面有很多男生。《刚刚好》的伴奏响起,我不由自主地哼唱起来,可实际上并没有发出声音,却清楚地听到我的歌声从听筒中传来(黑人问号)。我紧紧捂住嘴巴确保没有声响,嘶哑的歌声依旧响着。 斑驳的色调。 敏姨要带我们去吃晚饭。我开着灯,刺眼的白,坐在绿色转椅上发呆。爸爸过来说了件什么事,我的情绪瞬间不受控制,两个人激烈地吵了起来。我一赌气不去了,尽管是像胡桃里一样的酒吧。 我一个人下楼,眼前是四面土黄的世界,好比山坡顶。关门大吉的店铺围成四方形,中间是很高的筒子楼。我把左脚的泡沫粉红恐龙拖鞋使劲一甩,不见了踪影。 我和十来个认识不认识的人被迫踏上探险旅程。遇到个开装甲越野的刺猬头眯缝眼小男孩,只有六七岁的样子,却狂得很。他叫嚣着,露出一颗门牙。我看不下去,不听队友劝阻上前去想给他点教训,结果他一个急转弯,疯狗般冲向我,车头锈红细长的尖刺与肌肤只有毫厘之差。快躲不开了,看来他认准了要干死我,两个尖刺的位置刚刚好刺入我的胸腔,想想都痛。情急之下王璐晰一个回旋踢——让小屁孩转移了目标。其他人乘机遁逃,钻进巷子里,装甲车被卡在巷口。 探险接近尾声,所有人都被掠去衣裳,赤条条地逃命。我在满都是电脑的房间里穿行,最后洗了个热水澡,每人裹条白色厚浴巾,锁住了身体的温度。我坐在大巴靠后的位置,王璐晰在正前方。瞟了一眼车上空落落的座位,疲惫地昏睡过去。 到了。我的灵魂附在了一个留着络腮胡的黄发法国佬身上,恍如生死战场归来的军官。身旁一位银发碧眼的男人是他的朋友,正笑着和我交谈什么。我整个精神都松懈了下来,毫无戒备之心。正当我长舒一口气准备享受这劫后余生的欢愉时,突然发现身后多了一群装甲机枪手正从四面围过来,场面很是严峻。“完了。”我一下子意识到了不对,不安强烈地在胸腔内翻腾——附近一定有武装恐怖分子,继续走很可能会和他们打个照面,但就此止步绝对死路一条。我硬着头皮走,装样轻松。不幸的是,我飘忽的目光刚好与一位向上抛着手榴弹的金发痞子交汇。惊恐在不经意间流露了出来,这将我送上亡路。他的嘴角溢出一抹坏笑,随即将手榴弹丢到我们两人脚旁。我来不及抓住银发男人的手,拼命奔逃。随着巨响和猛烈的爆炸,我被狠狠弹开,失去了意识。我一定是死了。 睁开眼,是间舒适的小屋子。暖风推着米黄色窗帘将日光涂在漆红地板上,一个白衣男人注意到了我的苏醒。他是我的心理医生。当我拼命想从对面镜中看到自己的脸时,镜中像更加模糊。是医生有意让我回避自己的面容,可我还是隐隐看到,我的一只眼睛和半边脸变得血红,像条图腾掩盖了金发的光芒。我带着绝望的哭腔低语,从心底散发出悲伤:“我的妻子…”,医生皱了皱眉头,告诉我,银发友人死于这场灾难… 这个梦即使是死亡也让我信以为真。酷毙了
    2017-06-10 11:49
    ?411? 没有联系的一天,真想你? 等电话。 今天的梦:? 新一年的91,似乎没法再躲了。被妈妈拖拉了一路上到六层,像个垃圾袋一样被丢给老师。从前的同学像看怪物一样打量着我。被愤怒恐慌填满的我只有一个强烈的念头,就是从窗户跳下去。然而我发了疯地挣脱束缚、大喊着朝窗边奔去时,发现外面装上了牢固的铁网。我扭过头去,映入眼帘的是所有人狠毒又得意的嘲笑——“别想着逃离解脱!好好经受生的折磨吧哈哈哈!” 我把自己关在一间灰蓝色的屋子里,头上嗡嗡作响的吊扇将光线切割成方块。为了摆脱痛苦,我一次又一次摁下墙上“所有人死亡”的按钮,尽管他们的幻影不断哀求,尽管我深爱着。这不就是现实的影射?只是我真的不知道,和所有爱的人断绝了关系,假如有一天希望重燃我该如何应对。但愿我永远也不会跨出这自绝后路一步。 最近的梦全都是我最担心的事情。
    thing.php?id=1738644
    确认
    取消
    list.ph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