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1
2
  • 登录
  • 注册
  • 发现
  • 关于
  • 神奇海螺

    实现
    2017-11-21 19:04
    Q:须知已阅,请问君老师,你如何理解“I am who i am”这句话? A:存在具有排他性。
    2017-11-20 19:26
    Q:须知已阅。 如果你是刘鑫,你会开门吗? A:我对这种问题没什么信心,所以我总是选择站在门外,懂了吗。谁再问这种诛心问题我操他血妈。
    2017-11-20 19:21
    Q:须知已阅。君老师,请问如何挣脱“文章只是写给自己看”的桎梏,让文章切合真正的读者的胃口? A:请注意,“摆脱私人写作”,“使作品通俗易懂”和“迎合大众审美”是截然不同的三件事。思考如何使文章合读者口味是一个创作者完蛋的第一步,至于“真正的读者”,你的文章本身的质量自己会替你遴选。当然了,如果你是在给公众号供稿,当我没放这个屁。
    2017-11-20 19:15
    Q:须知已阅。对于日常生活中的刻奇,人们只能接受吗? A:你也可以选择啐丫一脸唾沫啊,如果你做得到的话。
    2017-11-20 17:09
    晚上更新投稿,不要催,老子背疼。
    2017-11-19 10:45
    Q:须知已阅。最近江歌事件引起周围朋友的讨论,有分歧但无一例外地支持罪犯死刑。然后我又问了一些人对于废除死刑的态度,支持反对八二比。不通法律,就个人来说只是不反对的倾向。因此想听听螺老师的见解。 A:废死首先是个伦理问题:即使有法律和一般道德的背书,要求一个个体在非战争状态下杀死另一个与其毫无关系的个体这件事会对执行者造成巨大的伦理负担。更糟糕的是处决的行为本身是对一个人命运的论断,某种程度上讲这不是人的权柄,这就使得整个司法系统和执法系统中的工作者们都被捆在了另一种非道德的链条中,paradoxical, eh? 举例来说,为什么日本很难判到死刑?因为死刑判决要一直提交到法务大臣那里去,大臣签字批准,死刑才能执行。正式执行的时候还要三个执行人同时按下三个按钮,在场者没人知道起作用的是哪个按钮。之所以搞这么复杂,就是因为人们正在意识到其中的伦理负担啊,否则像以前那样一斧子砍掉不就完了【。 至于保证司法公正,避免错杀错判这种大家都懂的部分我就不赘述了。 总之我认为废死是必然趋势,不过不是现在,毕竟还有那么一些人有血债要还呢。我是希望将来能有像黑镜里那种刑罚啦,肯定很适合某些人的。
    thing.php?id=1562448
    确认
    取消
    list.ph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