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1
2
  • 登录
  • 注册
  • 发现
  • 关于
  • 游戏

    实现
    2018-01-20 11:03
    大家好 这我男朋友
    2018-01-18 21:05
    啊呜呜 是朋友吗
    2018-01-18 21:03
    ……我不知道啊
    2018-01-15 21:29
    墙好!下个单,投稿个树洞QAQ字数有点长,分成两段了,不知道会不会发 《一件雪涛的故事(上)》 军娘打算最后一次上线了,玩完这几个小时,她就A掉了。 刚一加载完游戏界面,看着穿着红发夜斩白帅气军娘角色,她叹了口气。走到信使旁,一个个点开未读信件,她还是看到了来自她最难以释怀的人的那一封。 来自某位又犀利又话痨的二少的遗产,他还不知道军娘也打算A了。 寄信时间是五天前,军娘翻了翻好友列表,发现二少的头像是暗的,签名是:已A,各位江湖再见。 仔细地看了看二少寄来的东西,军娘在电脑那一边笑出了声,他是魔鬼吗? 一本春宫图册,一个真丝肚兜,一个黄瓜。 一件雪涛。 附上9999金。 信上附的文字很简单:辣鸡,你爸爸我A了,留了巨额遗产,见你骨骼清奇,便由你继承。雪涛是看你挺喜欢的,现在终于降价了哈哈哈,原价给你买了个,别他娘的太想老子! 军娘和二少认识了约有两年了,那时候军娘刚玩剑三,在某人口大服生活,无亲无故、十分可怜。那时候她看攻略要去打大战,等到她站在副本门口的时候,看着来来往往的人,又一脸茫然。 咋进去?从哪进?我组谁? 大战啥也不懂三连。 就在这时候,密聊响了。 【二少】:打吗?我们缺个人 【军娘】:第一次玩,不咋会。 【二少】:没事啊你就跟我们走吧,快进组凑个人! 军娘顺势组了进去,跟着队友进了本。小白嘛,你懂得,经常无脑拉小怪。加之队里的奶妈脾气暴躁,看军娘如此,就直接放生了她,也感谢这位奶妈小姐姐的放生,让军娘和二少慢慢有了交集。 【团队】【二少】:为啥那天策总死? 【团队】【奶妈】:没伤害,不躲伤害,掉血最多,懒得奶 【团队】【军娘】:…… 一共三个boss,军娘都是开场被劈死,然后等到打完,再自己点回营地跑过去。奶妈始终是连口溅射都懒得给。 二少有些忿忿不平,道:“你没小白的时候?过分了吧兄弟?”奶妈站在原地,回复道:“呵,关你屁事?” 二少再没说话,只是偷偷地戳了戳军娘,道:“等下先别退组,看这个奶妈打完去哪。她要是直接出本了,就可以死了。到时候记得组我,带你感受不一样的剑网三。” 不出所料,打完奶妈就直接出本,然后秒退组。就在这时候,二少对军娘说:“退组,组我,出本,速度!” 军娘那边校园网略卡,等到出本的时候,看到二少已经开始抡起重剑砸向那个奶妈。奶妈显然是有几秒钟的懵逼,也就是这几秒钟,被二少抓了个正着,没一会儿就躺在地上了。 奶妈近聊白字bb无数,二少熟视无睹。如果奶妈原地复活,二少就继续抡着重剑又砍又拍。如果奶妈回到复活点,二少就扑棱着鸡翅膀,跟回复活点砍。 【密聊】【军娘】:大哥,真不用了,我确实给你们添麻烦了。这奶妈我也加仇杀了,等以后我会玩了,自己去砍她。 【密聊】【二少】:你咋这么小气,你懂不懂剑网三快意恩仇的宗旨,今日事今日毕,今天她惹你不爽,你给她按着揍,明天这事就过去了。 【密聊】【军娘】:…… 那时候的军娘被这一番中二语录吓傻,自己说以后去砍她只是找个借口而已,她也懒得惹事。再说,自己确实挺菜的。 【密聊】【二少】:想不想做一位绝世大侠? 【密聊】【军娘】:啥? 【密聊】【二少】:哎呀你咋那么不开窍,想当绝世大侠你得有匹好马啊!巧了,我就有一匹绿螭骢马驹,只要一万金! 【密聊】【军娘】:我只有五千…… 【密聊】【二少】:哎呀都是一个村儿的,看你和我挺有缘,那就五千卖你了!等你把它养大,一定会变成绝世大侠…… 过了一个月以后军娘才知道,一匹小绿成马才不到一千金,手动呵呵。 那也是她和二少熟起来的契机。 大学时光清闲,军娘经常上线。二少与军娘同龄,更是有说不完的话题。每次军娘上线,第一个组她的必然是二少。二少带她做各种日常,带她混攻防,带她抢材料…… 军娘问二少:“你装分也没比我大多少啊,但是咋感觉你很了解这个游戏。”二少嘿嘿一笑,答道:“以前玩明教的,当时年轻不懂事,惹了太多大佬了,后来给卖了,重新玩了个藏剑。我感觉,藏剑这个门派,前途很美好。” 当时军娘还很诧异,这个二少人还挺好的,为什么惹了很多人呢?没多久她就发现了,二少惹事的祸根,在于他这张张口必是开喷的嘴。 某天二少约她jjc,站在华山之巅,军娘一脸茫然。 二少拍了拍军娘的肩,道:“兄弟,别慌,等下你在我身后猥琐,我先去干一个,你在我身后补刀。我喊冲啊,你就来,听到了吗?” 军娘坚定地点了点头:“嗯!” 说起猥琐,没人能猥琐过军娘,在离着对面很远的地方,骑着小绿左晃右晃。对面是两个纯阳道长,一个剑纯一个气纯,拿着剑扭着屁股在地上画圈,见二少冲了过来,气纯先一剑刺了上去,剑纯跑到后面怼他的鸡屁股。二少气不过,转手给了剑纯一个耳光,气纯又气不过,反手又怼了二少一下。三人你来我往,军娘看得入迷,以至于二少横死街头,军娘还在一边溜达。 “兄弟,你好歹看看我啊。”二少绝望地呐喊。 “不好意思哈,忘了。。。” 两位道长扭着羊屁股便追了上来,将军娘按倒在地,一顿狂砍。 “有能耐solo,二打一算个啥,呵呵辣鸡。”二少在地图频道嘲讽了一句。 两个道长显然愣了一下,你看看我,我看看你,便对军娘停手了。 “哟呵,行啊,来啊solo?”气纯退到一边,道,“不欺负你,你跟剑纯打,让你坐满血。” 二少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密聊给了军娘一个YY号。 “快来,我教你打!” 那是军娘第一次听到二少的声音,语速快得一批,带着点东北口音。 手忙脚乱的军娘最后还是输给了两个道长,离开jjc之前二少不忘又在地图频道bb一句“呵呵”。 YY里二少情绪很稳定,说话也很有条理,但是一到游戏里,就又像疯狗一样,见谁咬谁。 时间过得飞快,军娘和二少依旧形影不离。二人每天沉迷jjc,晚上的时候就算不玩了,也习惯性地挂着YY。 慢慢地,鸡飞狗跳的jjc逐渐好了起来,二人越来越有默契。之后二少开始打算着打33,军娘招募来了个秀姐,三人便开始了王者jjc之旅。 秀姐手法意识都很好,声音甜美,和谁都是客客气气的,让人不喜欢都难。这时候军娘开始觉得有点不大对头,除了jjc的时间,秀姐一上线都是习惯性地挂在二少的YY,等他上线又秒进组。二少对秀姐不冷不热的,心情好的时候多说两句,心情不好的时候爱理不理。 但是军娘看在眼里,还是有些难受。 终于有一天,广都镇熙熙攘攘的广场上,秀姐给二少炸了个橙子。她在YY里,当着军娘的面,对二少告白。 言辞恳切,把少女情思说得生动委婉。 军娘开始还在YY里,后来觉得自己有点碍眼,就默默走掉了。她不知道二少是否答应了秀姐,只是默默地退出游戏,关掉电脑。 可能只是怕自己失去个好朋友吧,军娘蒙在被子里想,等他们情缘了,就不能总去找二少玩了,这样秀姐会不高兴的吧。 军娘想,二少是她最好的朋友,是朋友。 次日上线的时候,发现二少居然也在线,位置是南屏山,估计又去抢材料了。没一会儿,二少便发来组队邀请,军娘点进了组,发现没有秀姐的身影。 “她呢?”军娘问道。 “啊,你说秀姐吗,她也没来啊,而且说以后不跟咱们jjc了。”二少云淡风轻。 “为什么啊?” “你不是听到了吗,她昨天求情缘,我没答应。” “为什么没答应?” “你是十万个为什么吗?” 《一件雪涛的故事(下)》 后来的后来,军娘才知道,那天二少说,他现实中没有女友,是因为他觉得女友哪有游戏有意思。既然玩了游戏,为啥还要找情缘? 故事的结局,有些虎头蛇尾。 军娘还是跟二少一起玩了很久很久。 有天二少说:“新出的那件雪涛真好看,你买不买?” 军娘觉得不适合天策,便没有买。可是二少还是在叨叨,说成女穿雪涛多么好看多么好看。等到雪涛下架,价格飙车以后,军娘才开始动了买的心思。 “你真有钱。”二少吐槽道。 二少觉得价格太离谱了,在他的劝阻之下,军娘算了和雪涛说了句永别。 很多人很多事,相遇的时候总是惊天动地,离别的时候却又多是缄默。 二少军娘约好新赛季重制版,一同打上十二段,同上人生巅峰。可是重制版刚出没几天,军娘便得知二少要A 掉的消息。 二少说:“我恋爱了。” 不知道很多男生是不是都有初恋情结。在最美好的时候遇到的那个人,总是让人一生难以释怀。二少的初恋,在某一天,又悄然回到了二少身边。军娘明白了,为什么二少不谈情缘,不谈恋爱,只是因为他心里活着一片白月光,永远不会变成白饭粒的清风朗月。 “我从初中开始追的她,高中在一起又分手了,然后我又追她,现在大三,她终于和我复合了。” 看着电脑屏幕上二少欢喜的密聊,军娘低着头,过了会儿,才发出一声叹息。 “真好,你要好好对人家啊。” “当然了,我打算A了游戏,好好准备现实生活!” 有人说,你会突然地很依恋、很想念一个人。不是因为你有多爱他,只是出于对曾经一起的那段时光的眷恋。 军娘想,自己对二少的感情,也是这样吧。 那天他下线了。军娘自己骑着当初在他手里买来的天价小绿,一个人逛地图。 成都的夜空真的很美,点点的繁星,像梦一样。 他也像梦一样。 军娘也准备A了。 她最后一次上线是为了收拾自己的遗产,顺便再看一眼二少是否还会上线。 不出意料,他没有上。 看着信使处寄来的信件,军娘笑了笑。她把雪涛套在身上,点开了二少的密聊。 “雪涛我穿上了啊,等你以后上线,告诉我,我得把钱给你。” “估计你也不会再上了吧……祝你三次安好。” 军娘说,她不会A掉了。她穿着那身雪涛,等着二少归来的一天,总要把雪涛的钱还给他吧。 咱们江湖儿女,快意恩仇,今日事今日毕,这个钱,我可不想一直欠着。 npc墙空间转来的,侵删致歉 and抱歉刷屏了
    2018-01-14 20:30
    2018-01-14 07:37
    林间叶下是喊着剑侠而玩游戏的唯一的人。他对人说话,总是满口“老铁”,叫人半懂不懂的。因为他姓腋,别人便从剑网三上的“林间叶下”这半懂不懂的ID里,替他取下一个绰号,叫腋下。腋下一到长安,所有有情缘的人便都看着他笑,有的叫道,“腋下,你今天也是只剑侠的一天!”他不回答,对路人说,“儿女情长,不做探讨。”便转身一个鹤归。他们又故意的高声嚷道,“你一定又偷偷发情缘贴了!”腋下睁大眼睛说,“你怎么这样凭空污人清白……”“什么清白?我前天亲眼见刷世界没人理,哭了。”腋下便涨红了脸,额上的青筋条条绽出,争辩道,“刷世界不能算求情缘……失败!……复制的事,能算失败么?”接连便是难懂的话,什么“只剑侠不情缘”,什么“2018我能网恋”之类,引得众人都哄笑起来:店内外充满了快活的空气。
    thing.php?id=1427183
    确认
    取消
    list.ph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