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1
2
  • 登录
  • 注册
  • 发现
  • 关于
  • 游戏

    实现
    2017-04-23 22:25
    2017-04-23 17:07
    瞎瘠薄截图 轻功的时候有一点点难截……
    2017-04-07 21:38
    当初 是为了什么?
    2017-04-06 19:03
    谁 信 谁 S B
    2017-04-05 20:59
    31.你有没有听说过狐狸雨。传说狐狸爱上一个人,就会记住他的名字。闲来无事就会在默念着,放在舌尖头,牙齿上,嘴唇里,他的名字啊。那些名字被风一吹,就吹到云上了,当云朵再也承受不住名字的重量,天空就会下起狐狸雨。雨后,山坡会长出紫色的小花,采一朵簪在发间,会收到心上人的告白。
    2017-04-05 20:46
    #原创##琴秀##BG##BE##一个琴爹写个秀萝情缘的#@{uin:974886281,nick:7,who:1} “朱颜镜花花辞树,但使人间岁月长。” 岁月三岛上,他拜别了梅先生,将竹叶青洒在那块碑前。 那是梅先生的旧友。 生死结拜,无话不谈,无饮不欢的旧友。 长歌门的长辈,门主杨逸飞也得尊敬的松先生。 如今却是和着那坚硬的石碑,嵌在这岁月三岛里了。 “人世无常,所有的人不过是命手里的一捧土,命到了,尘沙飘扬,人也就那样,散了。” “记邪,你得为命而活,所有停在你生命中的人,都会走散。” 源明雅的话在芦苇荡里激起了波澜。 对的人也好,错的人也罢,终是留不住的。 “大侠、大侠,快醒醒,这……遭了倒霉天气了……行船也不方便。长歌门,今夜怕是到不了了,天黑压压的,得下多大的雨……咱先到七秀码头寻个干净的地方吧。” 他被船夫叫醒。 那个慈眉善目的老者,那块冰冷的石碑,那个挺拔骄傲的东洋预言家,而唇上似乎还残留着竹叶青的余香。 是梦。 他的包裹里,还塞着源明雅的龟卜。 “记邪,你得为命而活,为长歌门而活。” 原来,生命里的人,都要走散。 这昼日太清冷太漫长,夏日的黄昏雨是带着慈悲心的,将昼日的热洗凉,给予人一丝情意绵绵的生机。 桃花簪上的水,顺着他的颔骨,流了下来。 刹那的黄昏,映得他仿佛眼角带泪。 “欸?你怎么淋雨啊!夏日的冷雨,会让人生凉的。” 于是,手中多了一把罗伞,罗伞上映着花,似乎是鱼戏莲荷。 他撑开了罗伞,低头看到了她。 美目流盼。 在她瞳目流转中,那一点情怀不紧不慢小心翼翼地便淌了出来。 画楼听舫,一舞倾城,歌尽繁影,舞烬平生。 七秀坊的女子,是多么的明媚。 他看着她的眼睛,明亮得,仿佛整个世界都亮了。 沉默在不经意间变成了一道风景,彼此在风景的风景里流转沉沦。 似乎向世人宣告:有一个人,爱她如生命。 雨中定情,荷伞为信。 “只要是对的人,我就算割裂了生命里的裂痕,也会拼命保护吧,我,不会走散。” 他还记得当时当着源明雅的面说出的话。 至于深埋在岁月三岛上的疤,他选择忘记。 可越是忘记,就越是清晰。 别有三分愁。 茕嫠可待。 怕的只是往事回还,在脑海中盘桓。 他现在还记得,多年前的炎夏,一双稚嫩的手撑开的罗伞。 “今夜你就跟我一起回七秀,这样你就不会被雨淋了。” 一生那么长,一辈子又那么短,是不是所有的预言都会实现。 天晓得。 后来,不知道是源明雅的预言成真,还是大唐的战火已经燃的太过嚣烈。 雁门边关,黄沙卷起了多少苍云将士的血尘。 长安城门,烈风埋葬了多少天策将士的尸骨。 他被杨逸飞叫回了长歌门。 留下了她一个人。 狼牙的火,已燃了半个大唐。 军火烈烈,瘦西湖红的要滴血。 缠绵意深,已是彼此间再也回不去的曾经,那些迟暮的相思,只是如同轻言淡语。 他于长歌千岛知。 她处七秀扬州持。 被杨逸飞叫回长歌门那天,他知道她一个人独处乱世将会是怎样的艰难与孤落。 但是,师命难为。 她说,不要着急上路。 而不是说,不要上路。 她是愿意让他走的。 这愿意里又有百般的不情愿。 而他到底渐行渐远,又见离散。 她犹记得很久的以前。 他们在明净的窗下小酌,灯光温熙暗暖,说到分离,却是沉默。 秋日的萧瑟兀自在那一刻变得夸张起来,空气是沉重的凄清与寂寥。 她转过身去,不再应答。 而他也醺然,睡将过去。 这已经是他们离前最温情的独处。 时间有时候是绝望的,他明白这个道理。 正如她知道他们再见的这一次必定是各自伤迟暮,年岁老矣。 吹箫人去玉楼空。 一枝折得,人间天上,没个人堪寄。 也许有转世,他们还会再见面。 所有凄别,所有预言,都会破碎。 因为。 没有人比他更爱她了。
    thing.php?id=1427183
    确认
    取消
    list.ph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