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1
2
  • 登录
  • 注册
  • 发现
  • 关于
  • 水母般活着的每日

    实现
    2017-07-21 09:39
    心碎了 之前还说过要和飞行员一起开演唱会的啊…… 不要走,不要走……
    2017-07-14 18:05
    我的感性告诉我,我无法带他们逃走,若是我足够珍视他们,就该留下,至少和他们死在一起。 而我的妄想告诉我,就算我留下也只是能在他们或者我死去之前,多看几眼,什么也改变不了。不如逃走吧,或许还能做些什么呢? 这时我的理性说话了,它说它已经清楚地看到了,就算我逃走了,也什么都做不成,到最后估计也只是隔着冰冷的大海,被自己内心的愧疚杀死。 但是我的私欲让我毫不犹豫地思考起了逃走的事情,我还非常年轻,我才18岁,不应该连自己的声音都未曾发出过便死在没有自由的地方。 我看着她,很想问她愿不愿意跟我逃走,但是我忍住了。她牵挂的人,比我多太多了。 但是我呢…在认真思考过之后,连面对Brian的时候都抑制不住地感觉到了愧疚,仿佛我在利用他从这里逃走一般。 最可笑的是,我最终愚蠢地祈祷了起来,希望我今日的担忧都是无谓的,希望我所说过所想过的都是假的,希望那些令我作呕的人说的都是事实,希望这片土地的未来能狠狠地打我的脸,告诉我我就是个居心叵测的分裂分子。
    2017-07-13 18:21
    Be free. If can't, try to be safe. If u can't even guarantee to be safe, at least be alive. If u still can't, please don't become part of it. 我会捂住双眼,闭上嘴巴,然后将双耳也一并堵死。 直到可以逃走的那天。 大家各自珍重。
    2017-06-29 15:41
    当阳光锐利地刺向我的时候,眼球和皮肤会如同要爆裂般地疼痛。 在广州这样的城市里的话,就算躲在阴影里,也依旧无法从掐着我喉管的暑气中逃离。 但是我却同时厌恶着下雨。 厌恶着从每一处缝隙钻进房间里的潮湿的水汽,厌恶着与雨水一同到来的厚重的低气压。就连被风卷得变了方向,最后砸在我窗户上的那些雨滴也,一声一声,毫不留情地砸在我颤抖的耳膜上,实在是太过恶心了。 当然不管我如何拒绝去感受外面的天气,都是无用的。 也不能为了一场突如其来的暴雨而愚蠢地生气。 所以又想到了去死。
    2017-06-20 14:25
    ………我不敢,告诉他。 尤其是在他反复地说了好多好多次,我的到来使他前所未有地充满信心与希望之后。 这样一来我便处在了十分尴尬的境地,既不能保证自己一直处于有活力的状态,吞下他因不能独自承受而分过来的痛苦;亦无法将使我困住的depression描述给他,祈求他来剪开那些厚重而看不清的膜,把我救出去。 我知道他是我目前所遇到过的,唯一起了疗效的药剂,但在偷取了将近一年的他的温度之后我又意识到了,this love is going to kill me one day. 我并没有,正常到可以谈恋爱的程度。 我更不应该与一个本来就承受了很多痛苦的人在一起。 我无法为他分担什么,而他也不能救我。
    2017-06-17 22:16
    就这样好了,就这么决定了吧。最后一次了。 等这一次结束了之后,我也结束掉吧。 不要再用给自己留后路的方式了,割开那条血管太疼了我也不想再试一次了。 既然要结束,干脆花光积蓄去到没有人的地方吧。
    thing.php?id=1417319
    确认
    取消
    list.ph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