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1
2
  • 登录
  • 注册
  • 发现
  • 关于
  • 夢境沙龍

    实现
    2017-06-20 08:28
    有时候我还是挺迷信的,相信托梦这事也是个心里安慰吧。小猫离开我也有一年多了,走的时候已经骨瘦如柴了。我特别希望它能回梦里再看看我,也特别希望能梦到他,但是一直没有。今天早上的回笼觉,梦到他了,或者说是他来了。比离开的时候胖了好多,健康快乐的样子,喵喵的冲我叫,我摸它。我跟他说对不起,没能为你尽责,让你走的孤独又痛苦。然后就醒了。随之而来的是整个人泪崩的状态。我想他应该去过很多地方了,他一直是一只自由的猫,或许他马上就要真的离开才回来看我最后一次。或许他是原谅我了。总之,他回来了又离开了,有那么一瞬间,我差点就以为他还在。梦境真奇怪,触感都那么真实,却不是现实。再见了,亲爱的,我知道你过得很好,这就够了。
    2017-06-20 08:12
    梦。两个人抬着一条腿走了,我跑去一个躺在树枝上的流浪汉跟前说他们用新鲜大腿研制药物,为此砍掉许多人的腿。带他去基地侦查情况,要走的时候被巡逻兵撞见了,在他们面露凶相之前我慌忙解释「哎呀,你们这里风水宝地,楼房高,水又急,这么好的地怎么不广而告之呢,这样我们这些炒股失败的人就有处可以自杀了」說罢,跳進一旁的江裏。水中挣扎的时候有两个穿著黑色緊身衣的人來撈我,把我拖進基地的後門。下一个场景是,我怀中抱了个baby,兜里有俩手机,右邊站了一個女人,左邊是江。看到屋子我來了句「這屋子還挺配妳身份的(破草屋」她看了看我没说什么。钻进被窝我准备發基地內部構造給流浪漢,被小baby掀開了被子,baby臉上不符合年紀的壞笑。女人把我揪下床,搜手機,她在前面我挪到後面,轉圈圈,pài。終於沒了耐性,一把抓起桌上的油筆戳进我的脖子,从右面(她是個左撇子,我想,一下插进去半根我有一点疼)接著她慢慢旋转着笔把它拧进去,我摸了摸全陷进去後那个洞,取不出来,我完了,我想
    2017-06-19 08:37
    梦到和黎梓豪晚自习下课闲逛 走到音乐社 好像中间还有一段 是他跟我说他很想她的(不懂是赵柯慧还是谁的 总之事实上并不是这样orz 然后进了音乐社 他走了以后我听到脚步声 就趴在地板上 因为不开灯黑黑的 领导打开门 没有看见我的样子 他们关上门以后 我刚想走 突然灯就打开了 想不起来很多啦 好像还有我叫磨星伊叫磨gay伊 有个女生跟我顶嘴啥的 果然意识是物质的主观映像啊哈哈哈 虽然不学政治了
    2017-06-18 05:23
    梦到我睡着了,非常真实。脑袋顶盘坐着一条蛇,我不敢轻举妄动,装睡。偶尔能感觉到它吐的芯子扫过我的额头。后来妹妹要和我睡,没来得及阻止,她把被子披在身上坐着的时候我看到另一条蛇咬她的大腿,我大惊,徒手捏过它的七寸,活生生把蛇头掰下来丢到门外。我在担忧医院是否有血清蛇是否有毒以及没有血清时是否需要这条蛇本蛇去医院取个血清的时候醒了,醒来时口干舌燥,嘴巴呈呼喊状开启。我继续睡了,把妹妹送进医院后再醒
    2017-06-18 04:05
    做了个梦气醒了,抓着不睡觉打游戏的蔡哥从两点多说到现在。 梦见我打车出门,我爸让我带他一程,到了一个家属楼他下车了让我等他一会儿,结果等好久都没回来,也不接电话,我挺着大肚子各种打车去找他,气的都骂脏话了。 因为梦里是跟我爸生气,醒了之后就一直在讲我爸这些年酒后作人的事,讲的义愤填膺。我知道这样不太好何况今天是父亲节,但是真的情绪上来挡不住,潜意识里积攒太多对我爸的怒气值了,又没地方说,只能跟蔡哥讲。蔡哥很抗拒,还说老丈人在他眼里多么完美…… 对我爸我真是又爱又恨又气,恨和气都源于他对我妈不好的地方,其实好的地方也很多,哎,总之很矛盾,我想,大概就是因为太崇拜他所以要求太高吧,当发现他其实没那么好的时候就变成了“坏”。 anyway,父亲节快乐,可不能让老爷子知道我心里那么多不满,会伤心的。
    2017-06-11 10:24
    梦到在一个很小的餐吧里。大概有六七个人 我坐在里面 里面突然出现了阿黛尔 于是和我们闲聊 站在小吧台上唱歌 路过的人好像都不太认识阿黛尔 没人进来?? 我想拍照给我朋友看 结果老师有人挡一下 晃一下 于是我想一会自拍吧和阿黛儿 正选滤镜的时候 意识到这是梦 拍了也不会存到手机里 还不如现在享受她的歌声.... 于是就放下开始听歌 ....... 做了好几个梦只有这个差不多记住了 但几个梦都挺好的 可能是昨天刚洗了床单被罩枕巾 晒得也很好闻 睡得也比较香(⁎⁍̴̛ᴗ⁍̴̛⁎)
    thing.php?id=1226144
    确认
    取消
    list.ph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