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1
2
  • 登录
  • 注册
  • 发现
  • 关于
  • 思君令人老,岁月忽已晚

    实现
    2016-12-02 18:32
    《雨同我》 "天天下雨,自从你走了。" "自从你来了,天天下雨。" 两地友人雨,我乐意负责。 第三处没消息,寄一把伞去? 我的忧愁随草绿天涯: 鸟安于巢吗?人安于客枕? 想在天井里盛一只玻璃杯, 明朝看天下雨今夜落几寸。 ——卞之琳
    2016-08-10 21:58
    上次跟他在QQ上聊天都是一个多星期前了。我随手翻着跟他的聊天记录,要么是在互相狂发表情包,要么是我在吐槽,还有就是是他在给我讲题,或者给我科普各种不知道从哪里看来的奇怪知识。 ……真是两个2b。 我顿时忘了考砸这回事,看着聊天记录笑得乐不可支。 忽然,聊天窗口闪了一下。他的头像是那个什么球队的队徽,曼彻斯特联? 我迅速拉到最下面,苏君白说正经事一向都简洁。 “琉璃,我好累。” 他一向简洁。 我的心,忽然狠狠狠狠地疼了一下。 苏君白,他只是普通人啊。 去掉他头上天才的光环,他就只是个普通的少年。一样会喜会怒会哀会乐,会有喜欢的东西,他仅仅是,比同龄人更聪明,更刻苦,这怎么又成了他的错? 其实是我怯了吧。 他仍旧是那不染纤尘的纯真少年,心境澄明如静水毫无杂念。我却一厢情愿地用他的优秀作理由推远了他,孤立了他,是我想得太多,我觉得在他面前自己生生低到尘埃里,可他那样洁净的孩子身前,没有满地尘埃,只有落花如雪。 这也是他第一次叫我琉璃。不是连名带姓的江琉璃。 从没有这样叫过我的他,让我读到了话里的伤痛无助。 ……尽管并不曾知他的伤痛无助从何而来,想要为他做点什么的愿望却如此强烈。 他,当真是将我视作知己的。 “君白……我知道。” 我知道,我怎么会不知道呢。我默默地在心里对自己说。 对面正在输入。 “你知道个毛线。” “……” “你什么都不知道。” “……”我竟无言以对。 心里仿佛有些什么东西,渐渐地沉下去,又有些别的什么东西,要鲜明地破土而出。我全然看不清楚。 “笨蛋。” 他打过来这么两个字。无从知道他是什么表情什么语气。QQ大约就是这点不好,我不知道他是怀着怎样的心情在跟我说话。 “……苏君白你找打!” 我只得打出这样一行字来掩饰自己的慌乱。甚至连为什么慌乱我都说不清楚。QQ也大约只有这点好,他不知道我是怀着怎样的心情在跟他说话。 我只抚着胸口,往桌子上一趴。心想,江琉璃,你可能……是脑子出了问题。
    2016-05-25 23:19
    他爱她,她爱他,他爱她。人生一直都是这样吗,还是只有童年如此?是的,人生一直都是这样。
    2016-05-25 19:01
    这是一个睡不着的晚上。我想我应该写点东西给你,理应用纸笔,鸿雁传书多么美丽。可是我早就没了拿起笔来给谁写信的力气。 我说过,曾经给一个人写了五封信,但是他一封都没有回。 或许我也并不是有多爱他,只是想把属于自己的事情做完,写完一个剧本,画上一个句号。或许是因为因为自己曾经许下的誓言,又或者,我是个极其注重仪式感的人,有的事情,一啄一饮,一生一会,不能做到圆满,我就干脆全部放弃。所以不能给你一个完好的我,我真心觉得愧疚与抱歉。 我骨子里这样偏执,偏执得让我自己都感到害怕。 想想自己的心已经如此残破不堪,而要把这碎片捡回来,片片拼回原样,需要多辛苦,需要多少力气,需要多耐心。我有多喜欢你的温柔,就有多明白这对你来说丝毫不公平,这理应是时间做的事,而不是你。 我自己很清楚,自己心里有个壳,我自己不把它敲碎,我永远也不能获得解脱。 所以我说……孤独这种东西叫我一个人来背负就好了。 只有孤独一人的时候,我才敢去做很多所谓的很酷炫的事情,才敢去一个人的旅行,才敢装作淡漠而冷酷地写那么多东西。 这不是借口,这是真的。 我已经不再会去想和他如果有一天再相逢会是什么样子。如果我变不成一个正常人,我这种爱只能走向毁灭吧。 我心里很清楚,对方不知道什么时候就会离开的感觉太痛苦了。我曾经这样痛苦过,也知道近在咫尺却只能是朋友的不甘心,也知道那种暧昧不明的态度有多么地叫人希望了又失望。我不理解过,失望过,也怨恨过,就算到了今天,我还是没能真正看开。 所以我想……我不能这样对待你。求不得太苦。得而复失则更是。 求不得,求不得。世间多少事情,都是求不得。 你是那样温柔那样好的少年……不该被我这枯朽悲观的心染上那样偏执的色彩。 我要一意孤行,我要去追寻“根源”,你却不必。你应当去过正常人的生活,去爱一个鲜妍明媚的姑娘。在最好的,最合适的年华里,开始一段纯洁无瑕的恋情啊。 我要一意孤行其实也不是为了谁,而是在自己彻底安定下来之前,去独自把整个世界流浪一遍。去将自己燃尽在自由之中。 或者说,我是害怕的吧。我若是喜欢上谁,便是自缚成茧,将对方也捆得透不过气来。我若是喜欢上谁,我会不自觉依赖,我自觉不自觉地会想,我所知所识已经足够我生活,足够我活得有趣,我便不必那么辛苦,那么用力地去往大洋彼岸,也不必去追寻那么远那么远的宇宙真理与人生命题,甚至写作这种我视为生命的事情,也会因为“不如我喜欢的人重要”而搁浅。譬如你要找我说话,我一般都是搁下手里的事情秒回。而将对方的心意视作高于自己意志的我,是不懂得说不的。我无法拒绝别人,你也看到了,拒绝别人时我自己有多么痛苦。 我说到底,只是个小女孩子。 所以现在,我真的是怕了。我喜欢人,总喜欢得太用力太过分,我会把自己从一棵树,变成一棵藤蔓,然后自己的宿命就会终结于此。 我怕我一旦有了一个人可以陪伴,我就总会忍不住想,我要这世界还有什么用,我有他就够了。我的诗,我的歌,全都写给他就好了。我干嘛要当作家,我干嘛要走那么远?我做个平凡女子,不也很好? 所以说,不是不能爱,而是不敢爱吧。一旦在那个阈值之上,感情就会高于理智,我这种视感情如生命的人,真的不会做出什么可怕的事情吗?现在的顾虑太多太多,变成了平凡女子的我还值得爱吗?丢弃了理想风骨丢了手中笔的我还是我吗? 这样好吗?不好吗?各有各的幸福不是么? 可是,当我已经不再是我,我就不得不被丢弃了。 不要简单地归因为喜欢或者不喜欢。这世界上的很多事情,真的不是喜欢或不喜欢就能解决的。在十七岁的年华里,懂得了这些的我,已经沧桑枯朽得不成样子。我已经再也不是少女了,我的心残破又坚硬,已经没什么事情可以再让它活过来,像一颗正常的,活生生的心脏那样跳动。我再也无法将感情放置于理智之上去思考问题。我不想把自己最冷酷的内核剥开给你看,那样太伤人。 到底我还是希望能在你心里留下一个温柔美好的少女形象的不是么。 我已经不能给你一个完好的我了。 我已经失去了部分喜欢人的能力了。 我无法虔诚地把我的心捧出来交给你,道一声,请好好收藏它吧。 它已经被人摔碎了,流着血,流着泪,躺在大雨地里的泥巴里,我试图去把它捡回来,却只捡回了一部分残片。 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我已经再也不能爱自己。我憎恨自己,憎恨这个想要让所有人都幸福,却在不断地伤害着身边的人的我。我冷静而理性地拿着解剖刀把自己的深层想法一层一层挖出来看,把自己深处的自私挖出来,然后悲哀地发现,我其实跟所有人一样,我并不能保证自己的无私。我愈发的不能爱自己,于是用孤独来惩罚自己。以前总是孤独,初中,高中,都孤独得发慌,孤独得在夜里独自蒙着头哭。 如今孤独之于我却像是一种赎罪,给予他人爱与温柔,同时将自己置于孤独之中,好像唯有这样,我才能略微感到自己的良心有那么片刻饶过自己。 我是不配得到幸福的,我就应该时刻生活在孤独之中。 我给别人造成过伤害,我怎么能心安理得地幸福呢。 所以如果可以,我想过去当修女,也想过终身不嫁,把自己献祭给哲学或者文学。又或者,我真的能活那么久吗。说不定哪一天,生命会在一个意想不到的节点结束掉。 我在等着时间把我变得正常,可我却好像走上了截然相反的路。我既然选择了与孤独为伴,又怎么能带谁上路呢……有了牵绊就走不了那么远,有了牵绊就会怕死。有了牵绊,我就不能那么心安理得地献祭自己了。 人生已经荒唐颓败至此,就算披着光鲜的壳,也不能掩饰它的腐朽。要怎么才能将因果斩断?要怎么才能让命运和时间倒流? 我在听一首歌,《大鱼》,大致能够形容我现在的心情吧。 你可以去听听这首歌。 说了这么多…你总算该知道我是个怎样糟糕透顶,又纠结到死的人了…… 想必不会再喜欢我了吧。说到这里,不失落是假的,但是比起这个,我还是更希望你可以幸福快乐地生活下去。 今夜月色很美,并不是骗你的。
    2016-05-20 14:08
    520竟然真的被表白了… 被自己最好的男生朋友… 不是不喜欢他,只是我觉得喜欢得还没有到自己那个阈值? 既然不能保证一辈子,就不要轻易地承诺吧… 尽管答应他,可以让他更开心,可能也会使我自己获得救赎。 可是,这大概还是没有到时候。 人和人的关系…有时候就是这么微妙又难以捉摸吧?
    2016-05-09 04:41
    有人跟我说话,是有的啊。我去做各种事情,和不同的人一起玩。 可是心还是很空,很荒芜。我已经再也提不起劲儿去爱什么人,也不想给谁写信,也不想跟谁去看电影,也不想被谁治愈,也不想喜欢上什么人。 我害怕啊。 谁能对我有如同我自己一般的执着。这种执着或许会让人觉得害怕。但是除了你之外的人,只有有这种执着,或许才能让我如铁石般的心,有那么一些温暖和触动啊。 我……真的活着吗。 我真的有存在的意义吗。 未来那么艰难,我好怕啊。 会有很多人来跟我说话,来关心我,来聊聊琐碎平淡的日常。 即使是这样,还是不觉得自己是被爱着的。 总觉得自己离去了的话,无论是爸爸妈妈,还是朋友们,也都不会有多么伤心的。 我如果死了,和死了一只猫,一只狗,有什么区别。 反正都会被时间所抛弃,都会被他人淡忘。 我不敢把自己在别人心里的分量想得很重,没有人离开别人会活不下去。所以我呢,有谁需要我吗?有谁把我看成他生命的一部分,离开我就会活不下去吗? 我活着没有实感啊。我没有疼痛,没有流血,没有悲伤,我不觉得自己是在活着的。只有偶尔眼角会流泪,莫名其妙啊。 那样的夏天……和谁一起吃着西瓜吹着空调的夏天,在凉席上躺着,阳光明媚的夏天,不会再有了吧?回不去了吧? 我突然好想,好想好想再割一刀下去啊。 反正,也不会有人觉得有什么好心疼的对不对。 我是个小疯子。明明答应了谁不会伤害自己的,可是他早就已经不管我啦。我做那么多他不喜欢的事情,都与他无关。那我自虐,他也不用来心疼我。 如果割一刀下去,会有人注意我的话。如果割一刀就可以被人关注,被人记起,被人牵挂着,担心着的话。 为什么不做啊? 我的桌子上就有一把刀。 我是真的想流好多好多血,或者流好多好多泪。流血到虚脱,或者哭到死去。 感觉要活不下去了呢。 真是,不喜欢活着啊。 这种用不喜欢也不想做的事情填充起时间的日常,真是让人绝望。 啊……好想报复什么人啊。好想把心底的恶魔放出来啊。 可是……我能吗。我放出来,就更加不配得到爱了。 我摇尾乞怜着哀求着所有人,请爱我,请多爱我一点,让我觉得我被需要,让我觉得我是活着的啊。 讨厌别人碰触我,那么我还能碰触什么人吗。 我这种人,我这种可怜虫,我这种胆小鬼,也配得到幸福吗。 无时无刻不活在愧疚之中,无时无刻不害怕着突然给予又突然收回的感情。 以前是暖一下就着火,冻一下就成冰。 明明说了不想让人担心,但是却觉得不让人担心就不能证明自己的存在。 可是,我要怎么告诉你呢。你是那么善良的孩子,我怎么忍心用我的自虐来当做对你的报复呢。我若是说你是我唯一的救赎,又让其他人怎么办呢。 执念能杀人,也能救人。 我会努力克制住,不用那把刀去划开自己的左手手腕的。 虽然我还不想死,但是我想知道,大家到底有多爱我,又或者,有多不爱我。 总有一天,你们都会离开我的。 那样一天之前,如果我还是这么任性的话,还是这么没有理智,这么疯狂的话。 我会像石锦迟一样结果掉自己的。 哎呀,光说不练是不是很不好?嚷嚷着不想活了却什么都不做还好端端地浪费着生命是不是很不好? 好久没有闻到过血的气息了,到底要不要做呢,真是让人头疼啊。 我……是病了吗?
    thing.php?id=1116169
    确认
    取消
    list.ph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