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1
2
  • 登录
  • 注册
  • 发现
  • 关于
  • 明月雪時

    实现
    2017-09-30 11:01
    我今天居然在校对刘慈欣的稿子 圈了三个错别字才反应过来… 这tm是我男神啊
    2017-09-29 20:02
    我和我的哲学老师怕不是两个傻子吧
    2017-09-23 17:00
    2017-09-23 02:29
    一年四季,都喜欢雨。 我要去一个多雨的地方定居。 下小雨写诗,下大雨做爱。 听水滴屋檐也欢喜,听穿林打叶也欢喜。 撑伞出门也欢喜,打湿发丝也欢喜。 雨打梨花,深闭门。
    2017-08-21 02:19
    “霓裳,你比我多活了那么久那么久,比我的故事多那么多那么多。你爱过谁,恨过谁,你的过去,那么长的没有我的时间……那是如何寂寞或者纵情的岁月,我俱不敢去想。” “我这短暂半生,从未有一刻觉得自己被爱。我的子民,我不爱他们,他们也无从爱我。我是圣女,可圣女是竹千绯还是竹青霓,可有人真正在意?霓裳,你在意吗?” “你怎么总是蹙着眉头呢。我可宁可你不要这么好看。倘使来生能与我做对平凡夫妻,养些海棠花,那可是再好不过了。” “终有一日,我也会化为你的过去中的尘屑。我只盼你能多记着我一日,便是一日了。” 我最开始写竹青霓,觉得她像十二国记的予王。 她的爱恋只是独角戏。她的玉霓裳永远也不可能回应她。 只是如今想来,叶雪离、竹青霓、洛清凝,何尝不是同一个人呢。 老何说他喜欢这个可怜的圣女。我也有些喜欢她了。若是没有这个人,又哪里来的,能明白情爱为何物的玉锦瑟呢。这个故事里每个人都在郁结于过去,殊不知对于玉锦瑟这种人来说,岁月早已不是岁月,任桑田沧海,他清澄不改。而,几万年,几十万年,很多事终究都是会忘的。 忘了的过去,就已经不是过去了。 旁人又是在替你,执着于什么呢。 我好想快点开始继续写这个故事啊。 这个美到令人哀恸的故事。
    2017-07-27 22:45
    新观点: 只要一件事情是确实地让当事人感到了痛苦或烦恼,那么无论痛苦是大是小,当事人都有表达出来的权利并值得尊重。并且他人对其无权使用“矫情”这类词汇。 重点在于,表达不要过头。不要过分夸大。 但多数时候存在,痛苦极大,无法表达,因为说了不会有人信和有人理解,然后恶性循环导致更大的痛苦。
    thing.php?id=1116169
    确认
    取消
    list.php